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狂兵 > 第3532章 隱晦的求援!
    五百萬美金,雖然不是小數目,但是在瑞卡莉看來,這一次的錢……花的值。x23us.

    這是一個能夠把珞嘉皇冠集團置于死地的視頻,一旦放出來,將引起軒然大波,雷克希貝卡將萬劫不復。

    現在,瑞卡莉都有點嫌棄雷克希貝卡了,如果他不是自己的親弟弟,那么瑞卡莉都會想著把這個害群之馬給永久逐出韋廷家族了。

    “這么大額的轉賬,我需要一些時間。”瑞卡莉沉聲說道,“不是我在有意拖延,二十四小時之內應該可以搞定。”

    “十二個小時。”金南星的聲音很冷淡,他直接把時間給縮短了一半。

    “我試試看吧,但是不保證一定能做到。”瑞卡莉并沒有立刻答應下來。

    “不要試探我的底線。”金南星打開對講機,說了一句:“來吧,讓雷克希貝卡少爺清醒一點,也讓瑞卡莉小姐能夠更清楚的認識到她現在面臨著怎樣的形勢。”

    此時,雷克希貝卡正被銬住手腳,坐在這輛猛禽皮卡的車斗里面。

    聽到金南星的話,瑞卡莉的心頭驟然涌出了極為不妙的感覺。

    緊接著,她轉臉一看,一個恐怖分子已經拔出了匕首,將之狠狠的扎進了雷克希貝卡的小腿!

    “啊!”雷克希貝卡發出了一聲慘叫!直接疼醒了過來!

    “十二個小時之內,我會轉賬給你,我希望,在這十二個小時之內,雷克希貝卡不要再受到任何的傷害。”瑞卡莉沉聲說道,她在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她雖然很不喜歡雷克希貝卡的所作所為,可對方畢竟是自己的親弟弟,瑞卡莉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折磨死的。

    “這才是合作的態度。”金南星淡笑著說道。

    …………

    “這個金南星的簡歷有一些問題。”蘇銳坐在車子里面,翻看著手機里面的信息,“目前為止,很難看出他加入索林統一陣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選擇更好的生活,哪怕去一些著名的軍事資源公司當傭兵都是可以的,所以,我覺得他完全可以被我們給利用起來。”

    蘇銳最擅長跟這種不確定的家伙打交道,而且,又不需要他親自去試探,這么艱巨的任務,交給瑞卡莉姐弟兩個就可以了。

    “你這樣做,等于直接把洛麗塔給推到了臺前了。”歌思琳笑著說道,“瑞卡莉一來到非洲就折戟沉沙,整個洛嘉皇冠集團都等著看洛麗塔力挽狂瀾。”

    蘇銳這一計,確實是一箭雙雕,這種順水推舟的方式讓人嘆為觀止。

    蘇銳舉起了望遠鏡,看了看遠處的別墅:“我很想知道,那個幕后的家伙,到底在弗里德曼的身后給我布置了什么樣的驚喜。”

    “要不要來一次火力覆蓋?”歌思琳開始出主意了:“把他們全都炸死在這里。”

    “若是對付普通人,這一招肯定沒問題,但是……我有預感,這一次來的肯定不是普通人。”蘇銳說道,“而且,他們并不一定就會乖乖的呆在別墅內部等著我上門。”

    “那咱們怎么辦?”歌思琳想了想,隨后說道:“直接打上去,這樣是最簡單直接的辦法。”

    “你說,現在的黑暗世界里面是不是有很多雙眼睛盯著這里?”蘇銳忽然問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歌思琳微笑著說道,“你要做給所有人看。”

    “是的,必須要起到震懾的作用,至少得讓我接下來的非洲之行安生一些。”蘇銳瞇了瞇眼睛,“而等這邊的事情解決之后,我就會回歐洲,和他們算總賬。”

    “我就喜歡你這樣霸氣的樣子。”歌思琳的雙眼之中露出了迷醉的神色:“我也陪你一一起對付他們。”

    蘇銳笑著搖了搖頭:“不,歌思琳,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雖然需要你的幫助,但是嚴格來講,并不是現在。”

    說著,蘇銳在歌思琳的耳邊,輕聲的說了幾句什么。

    后者微微蹙眉。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多保重。”說著,歌思琳便開門下車了,隨后,她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街角。

    …………

    “也替我向歌思琳問好,很久不見,我挺想早點見到她的。”之前在和蘇銳打電話的時候,洛麗塔說了這么一句。

    這有些反常。

    蘇銳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這句話的不對勁,但是,他想了好幾分鐘之后才明白過來。

    洛麗塔這是在請求蘇銳的幫助!

    她遇到危險了!

    洛麗塔當時說“想要早點見到歌思琳”,實際上就是讓蘇銳把歌思琳派到她的身邊去幫助她。

    蘇銳是絕對相信洛麗塔的超級智商的,既然她說想要見到歌思琳,那么根據她的判斷,歌思琳若是出手相助,足以解決她所面臨的問題,并不需要蘇銳跟著出手。

    所以,蘇銳就安安心心的留在這里,對付那些未知的敵人,完全不用為洛麗塔而分心。

    洛麗塔是西方黑暗世界的智慧女神雅典娜,她在處理問題的時候,習慣走一步看三步,這一點和軍師極為相似,可是,這一次,她竟然忽然向蘇銳求救了,而且還是以這么一種暗示的隱晦方式!

    那只能說明,她的身邊出現了問題!

    …………

    歌思琳走了之后,蘇銳瞇了瞇眼睛,打量著遠處的別墅,沉默了很久,很久。

    “不知道為什么,我有種要遇到老熟人的感覺。”蘇銳放下望遠鏡,終于出聲了,“弗里德曼,能把你都當成誘餌,那么真正的埋伏者,可真是讓我很感興趣呢。”

    說著,他給法蕾爾和埃勒爾去了個電話。

    十分鐘后,這兩個黃金家族的精英都來到了蘇銳所在的車子上。

    “將軍,大小姐離開了嗎?”埃勒爾問道。

    “歌思琳先去忙別的事情了。”蘇銳回答。

    于是,埃勒爾便用胳膊肘頂了頂法蕾爾的胳膊,眨了眨眼睛:“上校,你的機會來了哦。”

    法蕾爾俏臉微紅,狠狠的瞪了埃勒爾一眼。

    “將軍,我們在附近干掉了敵人的三組巡邏人員,一共六人,再也沒有發現第四組。”法蕾爾說道,“不過,這六個人都是底層,從他們的嘴巴里面并不能夠掏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他們只是負責外圍的巡邏,對于別墅內部的情況,一概不知。”

    “我知道了。”蘇銳點了點頭,隨后說道,“一會兒我去會會別墅里的人,你們兩個在外圍等著,如果我很長時間沒出來,那么就把這件事情告訴歌思琳,當然,通知凱斯帝林也行。”

    很顯然,蘇銳這是要獨自去面對危險了!

    “將軍……”法蕾爾猶豫著說道,“你這樣做,我不太支持……你是指揮官,沒有必要時時刻刻都沖在第一線的。”

    “不,并不是這樣的。”蘇銳盯著遠處的別墅,說道,“有些人,總要去會上一會的,有些宿命,也終究是躲不掉的。”

    “我們可以陪你一起。”法蕾爾說道,她的語氣很堅定。

    蘇銳無奈的笑了笑,他看了對方一眼:“法蕾爾,你和埃勒爾如果個體的戰斗實力能夠再強一點,或許還能幫得上我的忙,但是現在……還不行。”

    嗯,現在還不行。

    法蕾爾點了點頭,她也知道,蘇銳說的是事實,她現在還沒有和蘇銳并肩作戰的資格,只能夠成為對方的累贅。

    法蕾爾不會因此而感覺到挫敗,只會化壓力為動力。

    蘇銳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并沒有想到,這一句不經意的言語,卻給亞特蘭蒂斯造就了一位女戰神。

    不過,那已經是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由于蘇銳坐在前排,并沒有看到法蕾爾眼睛里面的堅定之色,但是一旁的埃勒爾卻注意到了,他笑著打趣了一句:“將軍,法蕾爾上校在努力的追趕著你的腳步呢。”

    法蕾爾再次瞪了他一眼。

    “埃勒爾,你負責瞅準機會,進行火力覆蓋。”蘇銳說道,“攻擊機會由你自己來決定。”

    這句話讓埃勒爾有些愕然:“將軍,攻擊機會由我自己來決定?如果你還在別墅里面,沒有走出來,那我也可以決定進行火力覆蓋?”

    這是什么命令?埃勒爾很擔心,如果這些炮彈丟下去的話,沒炸死敵人,倒先把蘇銳給炸死了,又該怎么辦?

    “到時候,就各憑運氣了。”蘇銳笑著說道,“華夏有一句老話,叫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將軍……我還是不建議你這樣去拼命……”法蕾爾說著,意識到自己也攔不住蘇銳,于是猶豫了一下,話鋒一轉,說道:“將軍,我會盡快的提升自己,讓自己能盡快幫到你。”

    說著,她的眼睛里面已經燃燒起了斗志。

    “好,那讓我們一起加油吧。”蘇銳把拳頭往后一伸,然后埃勒爾和法蕾爾也都伸出拳頭,和他碰了一碰。

    說完,他便下了車,不過,蘇銳在離開之前,還專門從后備箱里面取出了一支單兵火箭筒。

    “祝我好運。”蘇銳拍了拍兩人的肩膀,然后很隨意的把火箭筒扛在肩膀上,朝著遠處行去。

    法蕾爾和埃勒爾都下了車,他們看著蘇銳的背影,然后齊齊的敬了個禮。

    “將軍是我見過的最有魅力的男人。”埃勒爾瞥了目不轉睛的法蕾爾一眼,“上校,你說是嗎?”

    “是的。”法蕾爾毫不客氣的打擊道,“埃勒爾,你和將軍之間,還隔著十萬八千里呢。”

    這句話讓埃勒爾不禁為之氣結:“上校,你這樣做不合適,你喜歡一個人,用不著踩另外一個吧?”

    “踩了就踩了,你有什么意見啊?”法蕾爾拍了拍埃勒爾的肩膀:“反正你現在也打不過我。”

    埃勒爾憋屈無比,然而他偏偏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時候,蘇銳已經走到了別墅前方兩百米的位置了,他扛著單兵火箭筒,咬著一根草棒,對著前方說道:“嘿,老朋友來了,不出來迎接一下嗎?”

    隨后,蘇銳便扣動了扳機!

    一道火龍從他的肩膀之上噴薄而出,直奔別墅大門而去!

    </br>

    </br>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