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 垂髫幼女 第816章 你忽悠我忽悠
    曲終人散。

    再開心,該曬的地瓜干還是要繼續加工。嗨……小丫頭,你家蓋簾兒上的地瓜片兒少了知道不?

    葉秀荷來了~

    關平安更不敢偷偷從小葫蘆里取出她的專用擦板子。

    “娘,既然哥哥們過來幫忙了,你和我爹倆先回去行不?家里大鍋要是燒炸了可咋整呢,多可惜。”

    “娘,你瞅,你瞅我的手。你閨女我隨你呀,賊能干。這兒就這么一點點,我干完就回家哈。”

    葉秀荷紋絲不動。

    壞丫頭,又想忽悠人!

    “呀,你快瞅,我爹是要去哪兒。娘,我告訴你一個小秘密哈。爹爹兜里有一百多塊錢,我剛剛摸到了。”

    葉秀荷停了手,側頭望了一眼自家男人的背影,狐疑地盯著閨女,“不能啊,賣豬的完成證還在娘手上。”

    關平安眨了眨眼,“是嘛?可我確確實實摸到一扎錢,隊里的錢又不是我爹管。娘你說不會是……”

    “啥?”

    關平安趴近她,擠了擠眼,“私房錢!一準是我爹私房錢。準是又有誰找我爹借錢,可到底是誰一下子要借這么多錢?”

    說著,關平安立馬蹙起眉頭,朝她娘揚了一下小下巴,“先沒收!娘,你一定要先沒收再說。”

    “真有百來塊錢?”

    “你知道的,你閨女的小手靈著呢,一摸一個準。就在我爹穿著的棉襖暗兜里頭,快去,晚了就沒了。”

    葉秀荷遲疑一下,果斷推開擦板子站起了身。

    她這一抬腳,關平安立馬轉身捂住小嘴兒。

    兩兩相對的齊景年:“……”想了想,他一手指著葉秀荷的背影,一手招了招她向前走幾步。

    見狀,關平安朝他呲呲牙,再瞟了一眼附近蓋簾兒邊上正擺地瓜片兒的天佑,只好認輸向前。

    “叔真藏了錢?”

    “嘿,嘿……”

    “說真話。”

    “嘿,嘿……”

    “關!關!”

    “好啦~沒呢。我爹真要藏了錢,我還怕我娘跟我爹吵嘴兒呢,你說是不是?我咋能讓他們倆吵架?”

    笨!

    齊景年無語地推了一下她額頭,“只準這一次!今天嬸兒都被你嚇哭了。關關,我知道你想幫嬸兒多干活,可方法不對。”

    “那你說咋整?”

    “明天我去外面找幾位‘親戚’過來幫兩天。你要知道你的手不是干粗話的,有這時間還不如多翻本書。”

    “安全嗎?”

    “啖以重利、捏住把柄,有何之難?”你還真辜負了這些日子以來苦讀的史書,“有我在,不用擔心。”

    “那你咋不早說?”

    “……”齊景年一怔,隨即啞然失笑,“還不是怕你一個人偷偷溜走?不然你以為這五千斤的地瓜哪來?”

    “你跟我爹一樣壞!”

    要不要說好榮幸?

    “哼!”

    齊景年斜了她一眼,繞過她朝放著擦板子的地方走去,“剩下的這點,我來,你去看看叔和嬸兒有沒有吵嘴,順便讓他們不用再挑過來。”

    “不行!你不會!”

    小胳膊小腿兒的居然還敢嫌棄人!

    好歹比你高了一個頭!齊景年走得更快,“還能比片魚片更難?你可瞧好了,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

    “咯咯……哈哈……呼呼……哈哈……咯咯……”

    關天佑翻著蓋簾兒上地瓜片兒,突然聽到奇怪的笑聲。

    他立馬轉頭一瞧。

    ——還真從來沒聽到過自家妹妹居然還能樂得笑出如此千奇百怪的聲音。難怪!還真笑抽了~

    “傻!練手感都不懂?等下條地瓜就妥了。這就跟對敵一樣,總要先試探一下對方的實力。”

    你就吹吧……關平安聞言更是樂得不可開支。

    “一上來就快速往下推進,是不是莽夫所為?不知深淺,憑著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傻氣直沖上前,是不是都是第一個倒下?”

    不是!

    之前你就第一個沖到我前面,咋就沒倒下?剛湊近的關天佑立馬悄聲笑道,“明海哥棉襖上剛縫的補丁又破了。”

    提起他,齊景年到現在還有氣。那傻小子就是光長個不長腦,通風報信?還不如乖乖閉上嘴!

    “啥意思?”

    “明海哥被哥他給嚇著了。”關天佑見齊景年并沒有阻止,他立即將自己見到的一幕和猜測告之于她。

    關平安收斂笑意,“咱爹是在你之前走的還是之后?”

    “我先跑了。”

    “那就好。”以她爹的眼力,一定會處理好……關平安來不及先松一口氣,立即看向齊景年。

    可她哥在,該如何說合適……“是你說隨時都要留底牌。不應該的,你知道我能保護好自己。”

    關天佑不贊同地蹙了蹙眉,“景年哥也是擔心你。你是不知當時明海是咋喊的話,我們都以為你出了大事。”

    “我知道。”

    齊景年無語地瞥了眼關平安,彎腰從筐內撿了條地瓜。知道?知道你現在就不會是在這里。

    關平安見狀眼神閃了閃,抿緊了小嘴兒。唉……有些話,她不能說,也不好說,實在太傷人。

    前世今生早已今非昔比。要是換成如今,顧曦再想要她的命,她也會千方百計地避開要害部位。

    只要留口氣在,哪怕是殘了,她也要好死不如賴活。可穆休,我如何說得出口當初是真不想活了。

    舉目無親,天地間多她一人不多,少她一人不少。那種一日比一日更漫長的度日如年滋味能逼瘋人。

    活?

    還不如早日解脫。

    她能說再次睜開眼來,其實最感激的是顧曦?她能說再次睜開眼來,每時每刻都恨不得一天是四十八小時?

    不能說的。

    就如她現在就總有一種恐慌,總覺得自己兩世都永遠活不過及笄到來。可是她能說?敢說?

    不能!

    不求來世,只求今生熬過這一關。

    她是再也舍不得放下。

    “嘿,嘿……告訴你們一個秘密。除了咱仨,不準告訴第四個人,不對,是第五個人。”

    “連咱娘都不行?”

    “那就多咱娘一個。”關平安小手一揮,“不能再多了!爹他年幼時曾經做個一個非常清醒的夢。

    咱們關家的老祖宗給他托夢,說咱們這一房都能長命百歲,子孫后代福澤無邊,世代興旺。”

    這忽悠不錯!

    香不?

    ()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