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我要做閻羅 > 第550章:世越號沉船事件
    “下一個問題。”許久,他才開口道:“李貞淑親手埋葬了安俊浩。他們是什么關系?既然李貞淑知道你不是安牧師,她為什么還要和你聯系,卻不讓你知道她的確切位置?”

    安素美苦笑道:“安牧師是李貞淑的洗禮牧師,而他……是這具身體名義上的父親。”

    “李小姐要聯系的,實際上是背后的魯緬采夫侯爵。雖然她并不知道,但是她很清楚,安俊浩只是一座橋,可以有一座,也可以有很多座。以她的強勢,她不介意走那座橋,不介意這些橋是否長得一樣……她……并不害怕鬼神之說……據我觀察,她很可能也沒有信仰……”

    當然……秦夜輕輕搖頭,活了這么久的人,怎么可能還有信仰?

    那么,這就解釋的通李貞淑為什么親手埋葬了安牧師,卻毫不介意地和他聯系了。

    “但是……她是五年前,忽然讓我們無法定位的。”秦夜正在順著自己的思維理下去,安素美這句話,卻忽然讓他目光一亮!

    這不對勁!

    李貞淑的防范,如果是出自自身安危,她一開始就會采用這種措施。所以,在通靈的時候,秦夜第一反應就是,這是李貞淑一直在使用的方法。

    但現在……對方卻說這是五年前開始的!

    他輕輕托著下巴,目光閃爍。如果說,五年前的李貞淑沒有使用鐵木加銅鏡,那么,就說明五年前,李貞淑是信任他們的……是信任著那位多瑙河之王的,雖然她大概率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和誰交易,不過這對一個不死者來說,并不重要。

    她要死的方法,對方要她在陽間的權力。這不沖突,甚至雙方都非常相安。

    那么……為什么五年后,忽然使用鐵木加銅鏡的搭配呢?

    “只有一個解釋……”他喃喃道:“五年前……李貞淑因為什么原因接觸到了死神劇本的核心,從而不再相信他們了?”

    “并不是沒有可能,因為……這只是安素美的單方面言論。她能聯系李貞淑,其他一號二號同樣可能聯系李貞淑,他們都不知道對方對她說了什么,有什么請求。所以……安素美不知道并不奇怪。”

    他輕輕一揮手,一只破損的圓珠筆出現在手中,他沉聲道:“小權,五年前……你在不在李貞淑身邊?”

    “不在。”還沒說完,權景浩就沙啞開口:“但是……確實發生過一些事……”

    “您不用問我……我……記得非常清楚……”

    “五年前……4月23日,我……就是那時候蘇醒的……而醒來的第一眼,我就看到了她,察覺到了她的與眾不同,所以……我才會一直追蹤著她,來到首爾,到通靈的時候,試圖附身她。”

    房間里很安靜,死神的劇本到現在為止充滿迷霧,而筆仙權景浩的話,讓這份迷霧更重了一絲。

    “我的直覺告訴我,如果能搶奪她的身體,我會……找到當年的真相。但是,我沒成功。”

    圓珠筆顫抖了起來,數秒后輕輕一抖,一個被水泡的發白的靈魂,五官都淌著血水,出現在虛空。

    “呵……”就在他出現的剎那,安素美渾身一抖,不敢相信地看著對方,仿佛想說什么,但由于太過巨大的震撼,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你想起了什么?”秦夜立刻追問道。

    安素美沒有開口,而是嘴唇發顫地看著筆仙,數秒后才低下頭來,沙啞道:“世越號……”

    房間里一片死寂,這三個字,如同鬼魅的呼喚,讓空氣都冰冷起來。

    “你……是世越號的學生?五年前……4月23日……你……只能是那時候產生的無常……”

    不等秦夜開口,權景浩就怨毒地開口道:“五年前的4月16日……一艘載著四百多名修學旅行學生的船只,從仁川港出發,后來浸水沉沒。三百人死亡,一百五十人受傷,八人失蹤,而我,就是那失蹤的八位學生之一!”

    秦夜早就想過,如果是浸水的死法,根本不可能立地無常。權景浩的死必定有驚天冤案,但是他沒心情去管,這是劉裕的職務。他可沒有幫對方收拾爛攤子的想法。然而萬萬沒想到,竟然和韓國的死神繪卷聯系到了一起。

    他靜心聽了下去,思維從未有過的清晰。

    “我記得很清楚。”權景浩的聲音如同從牙縫中發出的,仿佛在笑,又仿佛在哭:“4月16日,仁川港大霧,所有船只取消出發,但……只有我們出發!”

    “直到浸水,船體傾斜的時候……你們知道船長和船員怎么說的嗎?”

    他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他們說:別動。”

    “安靜坐在位置上,聽指揮。”

    “我們聽了……因為我們太小,還不足以保護自己……”他猛然抬頭看向天花板,聲音無比凄厲:“然后……他們跑了……跑了!!!”

    轟!一圈血色陰氣,猛然從權景浩身上炸開,彌漫整個房間。

    四面八方,竟然響起了咕嘟咕嘟的冒水聲。

    特殊陰靈?

    秦夜有些愕然,他沒仔細看過對方,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是立地無常的特殊陰靈。

    “那時候,我才十一歲。”權景浩舔著嘴唇冷笑道:“我和同學……沉沒在還冰冷的海水中,我們呼救,我們尖叫。但沒有人管我們……”

    “軍方沒有,船公司也沒有,更沒有船員!我眼看著……一個個同學沉下去,一位位同學淹沒在水中……”

    他長長出了口氣:“直到我。”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海水的滋味。咸的,苦澀的,冰冷的。”

    他的身體都在顫抖,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憤怒。

    房間里很安靜,王成浩張了張嘴又閉上,什么也沒說。織田信忠也深深看了看對方幾眼。

    任何怨靈,生前都有自己的執念。

    秦夜也沒有開口,因為……這件事國際影響極大!這事情的背后根本沒那么簡單!

    首先,是所有有關部門,包括當時的總統樸女士眾口一詞:已經在拯救。

    然而,說這句話的同時,沒有一艘船前往海面,同時,所有民間救助組織被排擠在外。

    全部四百多位學生……被困在傾斜的游輪上好幾個小時,眼巴巴地看著蒼茫大海,沒有任何船只救援!

    那種絕望,孤獨,被拋棄的感覺……簡直不敢想象。

    其次,在迫于壓力展開救援,在仍然有幸存者的情況下,總統樸女士已經開始談善后,拒絕談救援。同時,拒不公布救援數目。

    最后……就是最可怕的。

    這艘船上,當時除了學生,還有船員,但船上99%的船員……最后定位為……另類天主教徒!

    說白了,邪教。

    這不是失事,而是獻祭!

    是聯絡政府的獻祭!

    有人……在其中手眼通天!

    當時,很多人都以為這是謠傳。

    直到次年,世越號所屬船公司“清海鎮海運”公司,世越號船長李某以謀殺罪被判處死刑,判處大副姜某、二副金某、輪機長樸某無期徒刑,判處其余船員15至30年有期徒刑。這才徹底引爆了社會!

    為什么是謀殺罪?

    細思恐極。

    而“清海鎮海運”公司會長俞秉諺,1941年于京都出生,早在1987年,由于信徒32人集體自殺事件,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

    他對這次事件不知情?不知情可能讓99%的邪教徒上船?還正好和他一個教派?

    秦夜感覺身體發冷,他忽然意識到,99%的可能,世越號……出自沙皇的手筆!

    但更讓他心冷的,是……誰在其中手眼通天?

    能做到這一點的,韓國絕對少之又少,而李貞淑……恰好是其中幾位。

    按照權景浩的話,七天內,李貞淑到過世越號現場!同時,俄羅斯地府早就在十幾年前聯系李貞淑。

    聯系李貞淑最大的好處……不就是在韓國橫著走么?

    不就是有什么事都壓的下來么?

    能壓得這件事情一年后才爆發,這份能量真的讓人感到畏懼!而且……如果真的是死神劇本,按照俄羅斯地府對她的重視程度和鍥而不舍的精神,她……必定有參與!

    “呼……”他閉上眼睛,揉了揉眉心。如果……假如李貞淑真的操縱了這件事,那么……他和她絕非什么“命中注定。”

    甚至,他找都不會去找對方。

    這……超過了他的底線。

    四百多位懵懂學子啊……看報道最大的才十五歲,最小的就八九歲,就這么葬送在冰冷的海底。他自認,他就算坐穩了閻王位置,也下不了這么狠的手。

    “如果是真的……劉裕……你千方百計謀求來的開國皇帝位置……沾染了多少無辜鮮血?而這……還只是死神劇本三部分計劃其中之一……”

    他長嘆一聲,睜開眼,看向權景浩:“李貞淑是什么時候來的?做了什么?”

    “她是4月23日來的,我不可能記錯!”

    “頭七。”織田信忠忽然開口道:“回魂夜。”

    權景浩抿了抿嘴:“不過……我覺得……應該不是她……否則我在她身邊這么多年,哪怕灰飛煙滅,我也要為自己報仇!”

    秦夜抬了抬眉:“繼續。”

    權景浩點了點頭:“當時,她是坐直升飛機來的,和另外一個男人一起上了船,我記得……他們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甚至……李小姐拿出一把槍對準對方,扣下了扳機。”

    “但是……對方沒死!”

    ………………………………………………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查閱下世越號真相,真的……太狠了……

    政壇,商界,教派……不知道多少高層摻雜其中,他們怎么下得去手啊?

    還有世越號的家庭采訪視頻,家長哭成什么樣了。那些罪犯真的是……死不足惜!死太便宜他們了!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