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腹黑嬌妻:總裁大人請就范 > 第17章 做情人可好?
    對于言溫乎的默認,她的心里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

    那天在車上,她明顯感到言溫乎對那個女子的態度不是很好。完全不像是,已經訂了婚的樣子。

    “不是還沒有結婚嗎?”曲斯蠻懶得去猜別人的私事,她現在的的目的就是拿下言溫乎。

    起初知道言溫乎沒有結婚,所以才想到用愛來完成她的目的。自己的計劃已經開始實施了,眼看著就要有點成效了,她現在怎么能有放棄的道理。

    更何況言溫乎只是訂婚了而已,還沒有結婚,一切都還來的及。

    為了報復曲家,她不在乎自己成為插足別人感情的第三者。反正之前,在曲家,她也不是沒有被這樣冤枉過。

    “難道你想當第三者?”那充滿挑釁的語氣,讓曲斯蠻很不適應。

    但為了報仇,她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走下去。

    “愛情面前,從來沒有先來后到。”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臉上并沒有任何表情。

    但無可否認,她說的并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但你憑什么認為我會喜歡上你?”

    言溫乎的話,不禁讓她遲疑了許久。

    是啊,她做了那么多事情,獻吻獻身,都沒能得到言溫乎的歡心。

    那么她還該做什么,才能讓言溫乎對她動心呢?

    “憑我是真心喜歡你。”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已經無法退縮了。

    面對一個人的對自己的再三表白,就算再冷血的人,也會多多少少被感動。更何況這個和他表白的人,還像極了那個她。

    “言溫乎,你就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嗎?”曲斯蠻那乞求的語氣,再次撼動了他的心。

    “你想要什么機會?”言溫乎不禁問道。

    “你心里比誰多清楚,我想要什么?”曲斯蠻實在是無法再次重復那樣的一句話了。

    她已經卑微到了塵埃里,他還要她怎樣。

    “我不是告訴過你,我已經有未婚妻了嗎?”言溫乎的語氣中不禁帶有一絲怒意。

    “那我可不可以當你的情人?”那細小的聲音,一般人是真的很難聽清。

    但言溫乎卻和正常人不太一樣,從小到大他的聽力就比別人要好的多。

    盡管曲斯蠻的聲音特別小,但他卻是聽的清清楚楚的。

    如果是別人,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拂袖而去的。但現在說這話的人卻是曲斯蠻,而他的心中竟然有些認同她的話。

    “其實我也不想這樣卑微,但誰叫我喜歡你呢。”曲斯蠻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強調她對他的感情。

    他心里雖然認同曲斯蠻的想法,但從小到大他所受的教育都在告訴他,不該同意曲斯蠻的想法。

    “你喜歡那個女人嗎?”言溫乎的一直不語,不禁讓她感到有些著急。

    “喜歡啊,要不也不會訂婚。”言溫乎的語氣中略帶著一些調侃和無奈。

    何歡這個女人并不是他所喜歡的類型,但奈何彼此的家族之間存在著太多太多錯綜復雜的關系。

    為了家族企業能夠越發強大,他必須和何歡結合。雖然他不喜歡,但那又能怎樣?娶誰不是娶呢。

    如果那個小時候在孤兒院的那個她還在,那他想他一定不會將就愛情的。可是那個她已經死了,而她的死也把她的靈魂給帶走了。

    “可是,我只想能夠留在你身邊,哪怕沒有任何身份。”

    她猜不出言溫乎說這話是真是假,而事實上這些也并不是她所關心的。

    寂靜的夜晚,微風輕輕的吹過他們的臉頰,朦朧的月光溫柔的打在了曲斯蠻的臉上。

    月光下的曲斯蠻,身上散發出別樣的美。

    “你當真愿意沒有任何名分的跟著我?”這話剛落,言溫乎都不禁感到意外。

    自己竟能說出這樣不負責任的話,但他卻不想收回。

    “嗯,我愿意。”曲斯蠻絲毫沒有任何猶豫,很是迅速的回答道。

    “這么迫切啊。”言溫乎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嘲笑般的微笑。

    且不說,言溫乎對她有種不同的感覺。就憑著曲斯蠻愿意當他的情人這一點來說,這就和其他追他的女孩不一樣。

    “其實真的挺害怕孤獨的。”此時的曲斯蠻像極了一條急于上岸的魚。

    奈何一直沒有人拉她一把,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了,她怎么能不死死拉住。

    而她的這番話,卻又一次深深的刺痛了言溫乎的心。

    他不知為何,心里對曲斯蠻就是有股熟悉感,仿佛他們曾經在哪里遇見過似得。

    “這可是你愿意的。”雖然他已經心軟了,但嘴上依舊冰冷極了。

    “嗯。”曲斯蠻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那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地下情人了。”言溫乎特意加重了地下情人這四個字。

    雖然和曲斯蠻她想的不太一樣,但這對她來說也算是一個好的開始了。

    “喂,你已經是我的情人啦?”見曲斯蠻沒有什么反應,他不由得開口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她的腦子里一直都在想情人之間該做什么,所以才沒有在第一時間里給出反應。

    “然后呢?”這并不是他想要聽到的答案。

    “什么然后?”曲斯蠻不太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成為情人后的我們,難道不該做點什么嗎?”一向不太主動的言溫乎,這次倒有些例外。

    男人仿佛都是這樣的,總想在女人身上尋找一些刺激。

    “你愿意嗎?”曲斯蠻很是小心的問道。

    總共兩次獻吻,都是她主動的,可是這兩次言溫乎似乎并不太喜歡。

    現在他們是成為了情人,但讓她再次主動獻吻,她做不到。

    離開曲家后的她,是卑微,但她在追求言溫乎這件事上,她已經夠卑微了,夠犯賤了她不想最后弄得女人的尊嚴都沒有了。

    言溫乎也不傻,曲斯蠻做的一切,他的心里都有數。當他聽見她那樣小心翼翼的問話后,他的心就不知為何,莫名的痛了一下。

    一時間,誰也沒說話,氣氛一度變得極為尷尬。

    兩個人就那樣靜靜的坐著,也不知彼此心里都在想什么。

    “你……唔……”

    曲斯蠻剛說一個字,就被言溫乎一手拉進懷中,隨后一個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言溫乎的這個吻,是那樣綿長,那樣霸道。那個吻剛落到她的唇時,她的心里本能的是有點抗拒的。

    但那也僅僅是幾秒鐘的事情,她便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

    為了復仇,任何的苦難,任何的屈辱,對她來說,都不算什么。

    隨著曲斯蠻后面的熱情回應,這個吻持續著時間真的很長。

    “怎么樣,滿足嗎?”

    熱吻過后,言溫乎突然松開了她,慵懶的靠在椅子上。

    “應該還有下一步吧。”

    曲斯蠻輕描淡寫的說道,隨后從包里拿出紙巾,微微的擦了下自己的嘴巴。

    “沒想到,你這個女人心還挺急的嗎?”言溫乎說著也隨手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煙,很是自然的夾起,放在了嘴上。

    不得不承認,言溫乎抽煙的姿勢真的很帥。那股帥氣,讓她不由得想起了顧世宇,那個她愛慘了的男人。

    如果一切都和以往一樣,那么此時的她想必已經成為了顧氏集團董事長夫人。可是,這世上哪里會有如果這個詞啊。

    還是現實一點吧,畢竟她現在已經不再是曲氏千金了。曲斯蠻在心里不止一次的這樣告誡自己,要認清現實。

    “你在想什么?”

    曲斯蠻越是沉默,他就越感到好奇。

    一直以來,曲斯蠻給他的感覺就是話多,心機多。她很少有沉默的時候。

    “抽煙對身體不好。”

    曲斯蠻的思緒似乎并沒有及時回過來,而是很自然的說道。

    言溫乎不禁微微一愣,他怎么從這話語中感覺到了關心的味道。

    他長這么大,似乎從來沒有人這樣真正的關心他。就連父親,都沒有這樣發自內心的關心過他。

    “你說什么?”言溫乎很想在聽一遍這樣關心的話語。

    而這個時候,曲斯蠻才突然回過神來。眼前的人,不是顧世宇,更不會因為她的一句話,而不再抽煙。

    “哦,我是說,你抽煙的樣子真好看。”

    的確作為情人,曲斯蠻這樣的話沒有任何毛病。

    但他聽起來,心里便莫名的升起一股酸意。

    “我不想聽這個。”言溫乎說完,便狠狠地掐斷了自己手中的煙。

    他的這種行為,在曲斯蠻看來,無非就是自己的那一句話沒讓他聽高興了,所以才亂發的脾氣。

    “那你想聽什么?”曲斯蠻的手很自覺的搭在了他的肩上。

    “天快亮了。”言溫乎身體微微一傾,便把她的手從自己的肩上甩了下去。

    “哦。”她知道他向來善變,可是這變臉的速度卻未免太快了吧。

    “走吧。”言溫乎突然站了起來。

    “去哪兒?”她心里雖然有數,但依舊裝傻道。

    “從哪兒來,回哪兒去。”而言溫乎似乎也看出了她的小心思,但他并沒有說破。

    “我就這么回去了?”曲斯蠻依舊裝傻充愣道。

    “那你想怎么樣。”言溫乎說著,不由得感到有些可笑。

    他的時間很多嗎?竟然能陪一個小丫頭坐在公園里一夜。

    “好啦,這就夠了。”曲斯蠻一直都很懂得分寸。

    她越是這樣,言溫乎的心里就越心痛。

    但無論他的心里怎么想,他都不會表現出來。

    “那走吧。”又是淡淡的這樣一句。

    曲斯蠻只好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后站起身體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走出公園后,曲斯蠻安靜的站在馬路上,希望能等來一輛出租車。

    因為她知道言溫乎只是答應和她成為地下情人,而這關系是見不得光的,所以她也不能指望言溫乎的車能夠拉她一程。

    “先生,您好,是您叫的車嗎?”沒有一會兒的功夫,一輛白色的別克越野就停在了他們面前。

    “嗯。”言溫乎在走出公園的時候,就已經用手機軟件叫好了車。

    “上車啊?”言溫乎的手在拉開車門的時候,卻發現曲斯蠻依然站在原地。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