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十四章 鴻門宴好戲一場
    柳玉龍痛得滿頭大汗,瞬間退開了老遠,抱著手臂一個勁兒的痛呼著。

    陸希夷看著在酒窖門口的阿冷,眼底滑過一抹促狹的笑意,但臉上倒是沒有什么表情,直接吩咐:“阿冷,過來幫忙。”

    “好。”阿冷點頭,從柳玉龍身邊路過,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抵在柳玉龍身后的木樁子突然斷了,他瞬間摔了一個狗吃屎,那模樣滑稽極了。

    陸希夷眼底的笑意更盛,裝模作樣的上前,關心道:“表哥,你沒事吧?”

    本來這柳玉龍痛得齜牙咧嘴的,一見漂亮的表妹前來關心,連忙忍痛道:“表哥沒事,不過表哥摔了,需要表妹扶一把。”

    眼底一抹涼意從眼底掠過,陸希夷作勢上前去扶他的肩膀,可是那腳下卻非常‘不小心’的踩到了柳玉龍的手,刺耳如同殺豬般的聲音再次響起,“啊啊啊,表妹,你踩到我的手了!”

    陸希夷嚇了一大跳,嚇得那腳在地上碾了碾才驚覺的抬起來,一副非常愧疚的模樣:“對不起表哥,我是不小心的。”

    如果是別人,柳玉龍早就罵娘了,但這人是陸希夷,而且又是不小心,他只能忍著痛,連忙說著沒事。

    “阿冷,幫忙扶一下表哥。”

    陸希夷裝著不敢在上前的模樣,只能由阿冷幫忙,而阿冷也不是什么善人,雙手捏在柳玉龍的肩膀將他給提起來,柳玉龍就感覺像是被鐵箍給箍著一樣,痛得他的骨頭脆脆的響。

    “啊,痛死我了!”柳玉龍瞬間怒罵,“你到底會不會扶人!”

    阿冷臉上沒什么表情,陸希夷見狀,非常合時宜的開口:“我看表哥需要休息一會兒,阿冷,快過來幫忙吧。”

    阿冷自然上前。

    本來還想罵幾句的柳玉龍也只好作罷,在一旁休息,他也沒有閑著,一雙猥瑣的倒三角眼睛一直在陸希夷曼妙的身上的打轉。他真是遇見寶貝了,他這表妹不但長得漂亮,這皮膚還水靈水靈的,而且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

    正當他看著起勁兒的時候,一抹修長高大的身影突然遮住了他的視線,柳玉龍非常的不爽,換了一個位置繼續看陸希夷,而這抹礙眼的身影再次晃到他的眼前。

    陸希夷在這里,這柳玉龍也不好發作,而是擠到兩人中間,對陸希夷一臉諂媚的開口:“表妹啊,表哥我沒事兒了,可以干活了。”

    陸希夷瞧著他倒三角的眼睛愈發的不喜歡,表面上維持著客氣,一臉欣喜道:“真的嗎,那太好了。”

    柳玉龍也笑,“表妹快給我安排活兒吧。”

    陸希夷裝模作樣的思索的一番,開口:“我看著這天兒也快亮了,客人差不多也都上門了,那麻煩表哥將這些裝好的梨花落送去大廳里,如何?”

    柳玉龍臉上的笑有些僵硬,陸希夷皺眉:“怎么,表哥不愿意嗎?”

    柳玉龍猛地反應過來,連忙點頭:“愿意,自然愿意,表哥這就去。”

    他要在陸希夷面前表現好一點,這樣,美人兒才會喜歡上他。

    所以一天下來,柳玉龍干著陸希夷吩咐的活兒,忙前忙后,一到晚上,沒容柳大郎來詢問配方的事兒,就已經睡著了,鼾聲連天。

    柳大郎心底一喜,他這兒子還是有可取的地方,現在已經開始勤快起來。

    第二日,柳玉龍來見陸希夷,剛好碰上陸希夷釀酒,陸希夷前前后后都交代了一遍,柳玉龍見陸希夷這么認真,也跟著好好學,倒是沒有怎么分心。

    “我講的都記住了吧?”陸希夷問完,不等柳玉龍開口說話,就下達任務:“今天你要做的,就是釀出一壇梨花落來。”

    她能在陸府大院長大,心思非常的玲瓏,柳大郎把柳玉龍安排過來的目的也是清楚得狠,但是她覺得沒什么所謂,釀酒這事兒一通百通,能藏著掖著得反倒顯得小氣。

    所以第二日,柳玉龍釀了一天的梨花落,晚上柳大郎來詢問情況,得知柳玉龍能夠釀造了,雖然口感差了一點,但是也高興得不行,讓柳玉龍繼續跟在陸希夷身邊,如果她再釀新的品種一定要好好的記下來。

    不過這些柳玉龍都沒有放在心上,他只想拿下陸希夷。

    所以到了第三日,他直接插科打諢起來,但是每每要接近陸希夷到時候都會無緣無故受傷,加上還有一個礙眼的阿冷,更是近身不了,到了第四日,他再也沒有耐心在這個酒窖里耗著了!

    所以當兩個狐朋狗友來找他出去喝酒找樂子的時候,二話不說就走了。

    “誒,柳公子,聽說這幾天你都泡在酒窖里學習釀酒,什么時候轉性兒?到時候釀出好酒來,可別忘記了我們哥幾個啊!”一個長相清瘦的男子諂媚的說。

    “滾蛋,你懂個屁,老子是看上我的表妹,不過不是很順利。”柳玉龍一想到這兩天來,累死累活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還莫名其妙地受了很多傷,就非常的郁悶。

    這時,另一個稍微壯實一點,但眼睛下一團陰影的年輕男子突然賊賊的一笑:“莫非就是最近在安陽鎮名聲大噪的釀酒西施?”

    “對,他就是我表妹。”柳玉龍問他:“顧邦,你怎么知道?”

    陳三也就是面黃清瘦的男子,他說道:“柳公子,你還不知道顧少爺的喜好啊,他對美女可感興趣了。”

    柳玉龍自然知道顧邦的德行,顧家在安陽鎮上算是個大戶人家,加上又作為顧家的少爺,沒少玩過女人。

    柳玉龍一臉拒絕:“不行,他是我表妹,是我的女人,輪不到你。”

    在這古代,表親是可以通婚的,所以柳玉龍并不想把自己美貌的表妹約出來。

    顧邦也不惱,勸道:“你剛剛不是說進展不順嗎,不如把她約出來,讓哥幾個幫幫你,如何?”

    柳玉龍轉念一想,也是這個道理,答應了下來。

    他們的算盤全部進了,屋頂那抹邪魅的紅影耳里。

    花千月斜依在黛瓦上,一手拿著一只燒雞,一手拿著梨花落,一邊吃一邊喝,放浪形骸的同時將身上的瀟灑演繹得淋漓盡致,風華絕代的臉更是美艷絕倫。

    花千月嘖嘖了一聲,“又有好戲了。”

    柳玉龍果然來約陸希夷,“表妹,表哥這幾日見你太過辛苦,要不今兒表哥做東,請表妹去醉香樓吃些小菜,喝些小酒,這也是犒勞表妹這幾日為柳氏酒坊忙前忙后的心意呢。”

    陸希夷那雙明亮的眸子閃著睿智的光,她斜睨著柳玉龍:“不會就只有我和表哥二人吧,如果是這樣,那就不必破費。”

    “當然不是。”柳玉龍生怕陸希夷不去,連忙道:“你表哥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面子,所以還請了我幾個朋友一起,表妹能否賞臉?”

    陸希夷看著柳玉龍那急切的模樣,眼底精光暗閃,隨后勾唇一笑:“表哥既然這么盛情,還請了朋友就為表妹一人,我豈有不去的道理?”

    “好好好,今日酉時,醉香樓二樓包廂,不見不散。”

    “好。”

    華燈初上,陸希夷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著便出門,古街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陸希夷就像是一朵青蓮如淤泥而不染,就算在人群中,她周身散發出來的清冽氣質能讓人一眼望見她,加上那張比花還美的臉蛋,實在是太能引起人但注目了。

    所以她這個便宜隨從跟在身側,阿冷皺眉不解:“你為什么要去?”

    “看來你也知道這是個鴻門宴。”陸希夷眼底的精光幾乎不可掩飾,她笑:“像這種人,不教訓一次,他們還會粘上來,甩都甩不掉。”

    阿冷微微一愣,然后輕挽起唇。

    看來,他是不能小看這個,第一眼就不將他放在眼里的女子。

    兩人來到醉香樓,雖然衣著平平,但是從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讓人無法忽視,除了陸希夷,特別是阿冷,那張俊美無儔的臉讓這酒樓里的女子都紅了臉。

    好俊俏的男子!

    兩人都沒有在意這些目光,去了二樓的包廂,只是兩人前腳剛走,一個紅衣男子就踏了進來,再次讓酒樓里的女子怔住。

    這紅衣男子比起先前的黑衣男子絲毫不差,加上他身上流淌出來的邪魅,以及一雙魅人無比的桃花眼,更是讓在場的女子各個臉紅心跳。

    最近都是怎么了?來了一個釀酒西施,還多了這么多俊俏的男子。

    花千月的桃花眼在酒樓掃了一圈,眼底都是嫌棄之意,然后抬頭看向二樓,嫌棄之意退去,一抹玩味的笑意染滿了美艷的臉。

    好戲即將登場!

    二樓,在酒樓掌柜的熱情帶領下,來到柳玉龍的包廂。

    門打開,柳玉龍瞬間一喜,連忙上前相迎:“表妹,你來了。”只是那張興奮的臉在看到阿冷的時候,瞬間沉了下來,頗為不喜道:“他怎么也跟來了?”

    “他是我的隨從,所以就一起來了,這應該沒有什么吧?”陸希夷反問,這柳玉龍不爽,但是也不好說什么,然后引這二人進了房間,走過屏風后,陸希夷就看到多出來的兩人。

    瞬間,一股淡漠的,輕蔑的笑意從眼底滑過。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