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十八章 重振旗鼓尋出路
    阿冷說道做到,他說完便將柳氏夫妻吊到了柳氏酒坊的大門前。

    第二天天亮,被吊起來的柳氏夫妻就成為了街坊鄰居的圍觀對象。

    “哎呦哎呦!這不是大郎和月俄嗎?怎么被吊到這里了!”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拄著拐杖說道。

    “這誰知道呢?這柳大郎平時就喜歡短斤少兩,欺軟怕硬的。”

    “說不定這是碰上了一個不好惹的主兒,讓他平時那么囂張的,現在可算是遭到報應了,看他們兩口子這下準備怎么辦?”

    人群中忽然傳來了聲音。

    柳大郎心里又羞又怒,一想到以后的日子還長指不定要被這些人說三道四,心里面別提有多憋屈。

    一旁的陸希夷見柳大郎被吊了這么久,心里居然也覺得挺不好意思,畢竟柳大郎也和她有著血緣關系。

    她蓮步輕移到了阿冷身旁,用旁人聽不見的聲音,低聲在他耳邊問道:“要不然算了吧,這酒坊說來還是我外公的呢?”

    “教訓一下他們也就行了。”

    阿冷聽陸希夷的,一個甩手,一把飛刀就直接隔斷了捆著柳氏夫婦的身子。

    兩人猶如熟透的果子一樣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柳大郎一邊站起身來一邊揉著差點摔成了好幾半兒的屁股。

    踉踉蹌蹌的站起來一臉憤怒,仗著人多,膽子也硬氣了起來:“好你個陸希夷,有了小白臉撐腰就無法無天了是吧?”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次回來其實就是為了奪走酒坊,你不就是眼紅酒坊賺錢但是卻沒有分你一杯羹!”

    “我今日就當著這么多鄉親的面告訴你,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不要妄想可以從酒坊拿到一分錢。”

    柳大郎面目猙獰,唾沫橫飛。

    陸希夷身心俱疲,就算柳大郎說的這些沒有半個字是真實的,但是她也不想和他爭辯這些了。

    靜靜的聽完柳大郎說完,她又緩緩說道:“既然舅舅你都這么說了,那么我今日就把話說在前面了!”

    “從此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們倆家互不打擾,大家也得個清靜。”

    此話一出,柳大郎的臉變得更紅了。

    他氣的渾身顫抖,顫顫巍巍的伸出手指指著陸希夷:“你……你這個死丫頭!”

    “你走!你就當沒你這個舅舅,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這兩人之間的場面,不知道的人見了還以為是陸希夷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惹的柳大郎不高興。

    就算是兩人最后好好說話,柳大郎也想讓陸希夷成為眾人嘴里那個勾搭小白臉,圖謀財產的惡毒女人。

    陸希夷心寒,什么也不說的就轉過了身子,離柳氏酒坊越來越遠。

    人們轉過頭望著她,單薄瘦削的背影看起來格外疲憊,不過還好她的身邊還有著一個阿冷。

    阿冷溫柔的安慰道:“別太難過,看清楚了就好了,至少他們現在奈何不了你了。”

    “看你都瘦成這個樣子了,走吧,我們先去吃點東西。”

    為了讓陸希夷吃點好的,阿冷便帶她來到了全城最好的酒樓。

    到了地方,陸希夷站在門口卻怎么也不肯進去。

    “要不然算了,你看酒樓的布局和裝修,一看就是很貴的,要不然我們還是去換一家便宜點的。”

    陸希夷說著說著嘿嘿一笑。

    阿冷就是看中了她單純但是卻堅強的性格,他拽了拽陸希夷。

    “你莫說笑,我之所以帶你來這里就是為了讓你可以吃一點好的,你怎么能不去呢?”

    兩人爭論時,正在忙活的小二發現了端倪。

    “二位客官,我們酒樓的菜色味道可是一絕,而且我們既然敢賣的比別處貴,那肯定就又貴的理由。”

    “所以二位客官還是進來坐坐,嘗嘗看怎么樣啊!”

    小二一張巧嘴,舌燦蓮花。

    就連一開始堅決不想進去的陸希夷也被他說的動搖了,在加上阿冷還在一邊幫著他,索性她便也隨他們二人進去了。

    這酒樓分為上下兩層,下面這一層放著桌子,而且每張桌子的形狀都有些不一樣,人們坐在這里有說有笑好不熱鬧。

    上面那一層是為了那些圖清靜的人,每個房間之間都還隔了一些距離,兩個房間互不干擾。

    當然價錢上也要比前廳的貴一些。

    陸希夷在全部看過之后決定還是在大廳里,畢竟除了價錢之外她也是喜歡熱鬧的一個人。

    “得嘞,二位客官!”

    不一會兒,小二將幾盤熱氣騰騰的菜擺在了他們倆的面前。

    陸希夷還沒動筷,光是看著這冒著熱氣的菜就覺得很有食欲。

    她先是試探性的夾了一點放進了嘴里,再一嘗這味道,陸希夷感覺皇宮里的大廚做的菜恐怕也就不過如此了吧。

    “你快嘗嘗看這菜!”

    自己嘗了不算,她還夾了一筷子喂到了阿冷的嘴邊。

    阿冷看見陸希夷第一次為自己吃飯,心情頓時也好了不少。

    不知道是因為陸希夷的原因還是因為這菜確實不錯,他也覺得這菜可能是他吃過的最好吃的菜。

    陸希夷咋了咋舌,感慨道:“這酒樓的菜果然是名不虛傳,只是不知道他們這里的酒怎么樣呢?”

    她剛說完,阿冷忽然就從桌子下拿出來了一壇酒,輕輕的放到了桌子上。

    “早就猜到了你會這么說,我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這可是他們酒樓最好的酒了,你快嘗嘗看。”

    陸希夷嚇了一跳,沒想到阿冷居然早就猜到了自己的心思。

    她解開酒蓋,一股濃郁的酒香忽然撲面而來,陸希夷作為行家,一聞便知道這是在地下埋了好些年的女兒紅,至少也有十年了。

    她提起酒壺,倒入酒杯,酒香味兒似乎又更加濃郁了。

    陸希夷迫不及待的滿上兩杯,將其中的一杯遞給了阿冷。

    一口美酒入喉,先是些許微辣然后又帶著些甘洌的清甜。

    味道綿延,唇齒留香。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沒有什么后勁兒。

    這味道和這菜比起來的話還是稍遜一籌,不過一口美酒一口佳肴倒是搭配的挺不錯。

    看這酒樓的生意和菜色都做得這么好,陸希夷不禁想到自己想要開酒樓。

    要說這酒樓的門道她還是懂一些的,只不過這酒的問題倒是沒什么,唯一讓她感覺頭疼的就是,該上哪兒找一個好廚子。

    陸希夷越想越頭疼,不禁嘆了口氣。

    阿冷見她如此不開心,便問到:“你怎么了?可是這菜的味道不和你的胃口?”

    陸希夷搖頭,并向他解釋了一通。

    “我還以為是什么事,原來是因為這個!”

    “走!我這就帶你去看看好東西。”

    阿冷說完就拽起了陸希夷的手,一路上還蒙住了她的眼睛,說是什么要給她一個驚喜。

    兩人走了好一會兒,才到了目的地。

    陸希夷再也忍不住了:“到底是什么,怎么弄的這么神神秘秘的!”

    她剛說完,阿冷一下就松開了手,并在她耳邊道:“送給你的,喜歡嗎?”

    陸希夷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一座規格還不小的酒樓,招牌上還出現了她的姓。

    她激動的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只是一個勁兒的道謝著。

    阿冷見她這個模樣,竟然忍不住的掐了掐她的小臉:“好了好了,不用這么謝我,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感謝我的話,就讓這個酒樓開業。”

    陸希夷的腦袋點的就像是撥浪鼓似的應道。

    阿冷牽著陸希夷的手將鑰匙交到了她的手上。

    “怎么了,女主人?還不快帶我進去參觀參觀!”

    陸希夷本來就容易臉紅,被他這么一說直接是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她和阿冷一起來到了酒樓門前,打開了門。

    這酒樓和他們剛剛吃飯的那一家相比起來,自然是小了一些,不過這也沒什么,因為他們這才剛剛起步,一切都還得慢慢來。

    酒樓的布局也是分為上下兩層,他們先去參觀了后廚還有休息的地方,然后去了樓上的客房。

    有好幾間客房居然還正對著一個湖泊,靜下心來還可以聽到鳥叫聲,這樣的環境倒是一種享受。

    因此陸希夷當時就決定了一定要把這幾間房錢定的貴一些,不然怎么對得起這么好的環境呢。

    后來的好幾天里,他們又是忙著翻新酒樓,又是忙著打掃酒樓里面的衛生,忙的不可開交。

    陸希夷都恨不得多長出幾條腿。

    慢慢的,酒樓也算是翻新好了,衛生也打掃的差不多了。

    可是越接近開業。陸希夷的心里卻越來越慌。

    她對阿冷道,她現在最擔心就是廚子的問題,眼下他們這才剛剛開酒樓,根本就沒有什么錢。

    這太貴的廚子他們也請不起,可是太便宜她又不敢用,怕吸引不了客人。

    阿冷身上的銀兩也用的差不多了,他值得提議道去碼頭做工,聽說那里還在招人。

    他這話剛說出口就被陸希夷否決了。

    “這怎么能行,你的傷還沒有完全好,我是絕對不能讓你去做苦力的。”

    “算了,這事你就別再擔心了,交給我來想辦法。”

    阿冷不解:“你一個女人家能有什么辦法,不行!我一定不能讓你出去受苦!”

    陸希夷見他這么關心自己,不禁捂嘴淺笑:“你是不是忙糊涂了,都忘記我會釀酒了,放心吧!我一定不會累著自己的!”

    “我明日一早就上街看看有沒有酒坊再招人。”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