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三十章 臨終床前受托付
    “這位哥哥,求求你給我一點吃的吧!我奶奶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過東西了,求求你了!”

    酒樓門前,一位衣衫襤褸,面如土色的小丫頭正在向跑堂的那小伙子要著飯,卻不料被他一腳就踢開了。

    小女孩重重的倒在了積滿了雨水的泥坑里,手中的半個雪花饅頭也沾滿了污泥。

    陸希夷連忙就放下了手中的算盤,一路小跑到了門口。

    “你這是做什么!怎么能這么對待一個小姑娘!”

    她很是生氣指責了小二一頓,然后彎下腰將手里的一個雞腿還有一個饅頭給了那個小女孩。

    小女孩卻朝后退了一步:“姐姐不要過來,我……我身上臟,要……要是把姐姐的花裙子弄臟了就不好了。”

    陸希夷溫柔一笑,安慰道:“不怕不怕,姐姐最喜歡小孩子了。喏!這些吃的都是給你的。”

    見小女孩收下了吃的,陸希夷這才終于安下心。

    她忽然想起來小女孩剛剛說家里還有一個奶奶,便又詢問道:“你還有個奶奶嗎?”

    “奶奶她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過飯了。”

    說到這里,小女孩忽然轉身跑了出去,一邊跑一邊說:“我要去給奶奶送吃的了,姐姐再見!”

    這時,陸希夷清楚的看見有一個東西從小女孩的身上掉了出來,看起來還挺貴重的。

    她下意識的就對身后的小二說道:“你告訴阿冷,就說我有事出去一會兒,讓他好好看著酒樓的生意。”

    陸希夷說完便離開了,一路跟著那個小姑娘來到了她住的地方。

    小女孩住的地方是一間用茅草搭成的小屋,根本就算不上房子。

    她剛想進去把東西還給小女孩卻不料忽然碰倒了一個東西,小女孩聞聲走了出來。

    “姐姐?”

    她看到陸希夷的時候嚇了一大跳。

    “小夢!是誰在外面啊?讓人家進來坐坐啊!”

    “是姐姐!”

    小夢見到陸希夷時高興壞了,連忙就將她拽了進去。

    這屋里十分昏暗,明明是白天卻還要點著一盞燈才能看見,霉味兒更是十分的嚴重。

    床上的老太雙頰凹陷,眼神無光,看起來應該是馬上就要不行了。

    “婆婆好,我是來還東西的,這釵子是小夢掉到我家跟前的,我特意來還給她的。”

    小夢看到陸希夷手里的釵子時嚇了一跳,因為這可是她從小就帶在身上的,她奶奶說這東西說不定是她爹娘留給她的。

    她接過釵子緊緊的抱在懷里,感謝道:“謝謝姐姐!要是丟了我就找不到我親生的爹娘了!”

    陸希夷剛想問為什么的時候,老太太卻突然發話了:“小夢!你跟這姑娘是怎么認識的?”

    小夢便將自己和陸希夷相識的經過全部告訴了老太太。

    老太太聽完一個勁兒的夸陸希夷是活菩薩。

    她說著說著便停了下來,懇求道:“求姑娘答應老太婆一個要求,想必你看我這樣子,也知道我不行了。”

    “看在我馬上就快死了的份上就答應我吧。”

    小夢一聽說自己的奶奶馬上就要死了,一下就哭了出來。

    “不許哭,快點在陸姑娘跪下來!”

    小夢被老太太這么一說,也不敢在放聲哭了,只敢偷偷的抽泣著。

    老太太緊緊拽著陸希夷的手,懇求道:“陸姑娘,我已經不中用,但是我現在唯一還放不下的就是這丫頭了。”

    “這丫頭乖巧伶俐,你收下她好不好?她以后一定會好好孝順你的。小夢你說對不對!”

    此時的小夢哭的滿臉淚痕,卻依然堅決的回答道:“不,我只要奶奶!”

    “不聽話!你要是不答應奶奶這個,你就再也不是奶奶的孫女了!咳咳……”

    老太太說著說著忽然就劇烈的咳嗽起來了。

    眼看著老太太的身體越來越差,陸希夷實在是不希望她臨走的時候還帶著遺憾,便點頭答應了她的要求。

    “婆婆你放心,我發誓我一定會像對待親妹妹的一樣對待小夢,讓她健健康康的長大!”

    老太太聽到陸希夷終于答應了,心里面頓時也就輕松了不少,她握著陸希夷的手,用盡最后一點力氣說道:“謝謝姑娘,好人一生平安,你……你一定會有好報的。”

    說完最后一個字,老太太的手就像是沒有了骨頭一般,一下就耷拉在了床頭,雙眼一閉就離開了。

    “奶奶!”

    小夢知道老太太這是已經走了,她趴在床頭失聲痛哭。

    陸希夷輕輕摸著小夢的頭,安慰道:“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你的,也一定會處理好你奶奶的身后事。”

    她說到做到,當天晚上她便派人將老太太安葬了。

    等她帶著孩子回酒樓的時候,阿冷擔心的就差報官了。

    “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可擔心死我了,我還以為你遇到了什么壞人。”

    “好了好了,別擔心了,再說了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陸希夷深知自己做的不對,連忙又是道歉又是撒嬌的,才讓阿冷消氣。

    正準備進屋的時候,阿冷便將陸希夷拉到了一旁,用只有兩個人才可以聽到的聲音,低聲問道:“這丫頭怎么會跟你一起的?”

    陸希夷知道他早晚都要知道的,于是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都告訴了阿冷。

    “正如你所聽到的那樣,我現在已經把她當成我的親妹妹了,從此以后我們就要生活到一起了。”

    阿冷見陸希夷一臉堅定的樣子便同意道:“既然她現在是你的親妹妹了,那么她也就是我的親妹妹了,我們倆一起照顧她。”

    他說著說著便到了小夢的跟前,介紹起了自己:“你叫小夢是吧?我叫阿冷,以后她就是你的姐姐了,而我也就是你的哥哥了。”

    “小希姐姐!”

    “阿冷哥哥!”

    小夢見自己終于有了親人,以后再也不用到處流浪了,心里忽然一暖,淚水一下就從眼眶里流了出來。

    她哽咽著說道:“太好了!我……我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那天晚上,幾個人一起吃了飯過后,陸希夷怕小夢剛走了奶奶,一個人睡覺會做噩夢,便和她誰在同一張床上。

    看著面前熟睡的稚嫩臉龐,她忽然就想起了自己兒時的經歷。

    那時候的日子雖然是不愁吃,不愁穿,但是和同齡的人相比卻也并沒有辛福到哪里去。

    她越想越難受,不自覺的就抱緊了懷里的小女孩。既然自己兒時生活的很不幸,那么一定不能讓小夢過得和她小時候一般。

    要讓她健康快樂的長大才可以。

    等到了第二天,陸希夷處理完了酒樓的事情,便說要帶小夢上街去逛逛,說是要給她添些衣裳和首飾。

    小夢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便拒絕了。

    “不用了吧,我身上這不是穿的有衣裳嗎?”

    陸希夷看了一眼小夢身上的衣裳,搖了搖頭。

    這小了太多不說,而且上面還滿是泥污和補丁。

    尋常百姓家的孩子怕也不會穿成這個樣子。

    “要的要的,你一個女兒家再怎么說也得有兩身漂亮的花裙子不是,還有幾枝好看的簪子,你說是不是。”

    還沒等小丫頭反應過來,陸希夷便將她帶到了城里面一家最受歡迎的成衣店里。

    “兩位姑娘想要看些什么?不管是買布還是做衣裳,我們這里都可以!”

    一個身穿身穿長衫忽然從內屋走了出來招呼著說道。

    陸希夷連忙將小夢推了出去:“我來給這個丫頭做幾身衣裳和裙子,老板你看看有沒有合適的!”

    “您問我可算是問對人了,喏!你看這一批都是店里面這兩天剛到的蜀錦,京城里許多的官太太可都是穿的這些呢!”

    那老板一個勁兒的夸贊,可是陸希夷看了半天都覺得沒有合適的,這顏色都太過老成,根本就不適合小夢這個階段的孩子。

    忽然一個淡粉色的蜀錦映入眼簾,她剛想說就這個挺合適的,卻不料被人一把搶了過去。

    “老板,我看了半天就這個還挺合適,給我做成衣裳吧。”

    那老師傅有些猶豫。

    “可是這蜀錦是這姑娘先看上的……她……”

    涂滿脂粉的女人看了陸希夷一眼,冷哼一聲:“她先看上的又怎么樣?我喜歡的東西她還敢搶我的不成!”

    看這這女人的打扮還有身上穿的那些,陸希夷不用猜就知道這女人拿的是哪一份錢。

    她本來不打算和她爭執可是一聽到她這話,心里面就不免窩火,她將小夢護到身后。

    “這位姑娘未免也太過霸道,這東西明明就是我先看上的,怎么你一來就成了你的東西。這也未免太沒有道理了吧?”

    那女子一聽這話,美目一瞪,朝陸希夷走了過來。

    “哪有那么多的道理,我告訴你今日這蜀錦,你是必須要給我!”

    女子語氣堅定,可是陸希夷也不是會被三言兩語嚇到的人:“那我要是不給你呢?”

    “你!”

    那女子剛想要回擊什么的時候,一個手持紫砂茶壺的貴公子便走進了成衣店里。

    “我就說這怎么隔老遠就聞到了百合姑娘的香味兒,原來真的在這里啊!”

    “哎呦!”

    這男人一來,這女子就像是忽然被人抽去了骨頭一般一下就倒在了他的身上,還用手捶著胸口。

    “氣死奴家了,劉公子你是不知道奴家剛剛客氣受了好大的委屈,胸口這會兒都疼起來了呢!”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