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四十六章 都是美貌惹的禍
    “不就是選拔的折子嗎?對本公子來說又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兒,不就是想要嗎?本公子給你們就是了!”

    “何必弄的這么傷和氣,這樣吧,本公子明日請逍遙酒坊的各位去春風樓一聚,不知道各位肯不肯賞在下這個臉?”

    阿冷本想著給沈思卓一個臺階下,沒想到他居然來這么一出。

    現在所有人都看著他們呢!

    如果他們不答應,倒顯得他們逍遙酒坊小家子氣,肯定會遭人口舌。

    可是如果去的話,又不知道沈思卓的葫蘆里到底賣得什么藥!

    阿冷怎么也拿不定主意。

    “去就去!我們逍遙酒坊一定會到場的!”

    阿冷聽到這話愣了一下,一扭頭便看見陸希夷站在他的身后無所畏懼的說著。

    雖然他有些驚訝,但是看陸希夷都已經答應了,那么他也好支持她的決定了。

    于是他附和道:“小希說的對,我們明日一定會到場,你們就好好等著吧!”

    “好!”

    周圍的人一下就轟動起來,鼓掌叫好。

    回酒坊的路上,陸希夷的心里七上八下,手心也止不住的冒冷汗。

    阿冷看出了她的異樣,便問道:“你的臉色怎么忽然變得這么差,可是有什么心事?”

    陸希夷面露難堪。

    “其實我這心里還是挺擔心的,可是剛剛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不那么做的話,我們這酒坊以后怕是就沒人了。”

    阿冷握緊了她的手,說道:“這你就放心吧,到時候你只需要跟在我身旁便可。其余的事交給我來。”

    聽到阿冷這番話,陸希夷的心里這才好受了些。

    和陸希夷一樣心情起伏不定的還有沈思卓。

    他坐在庭院里,一邊喝茶一邊不懷好意的笑著。

    喃喃自語的說道:“沒想到陸希夷這女人居然如此有個性,是本公子喜歡的那種。”

    “到時酒樓一會,本公子定要將她拿下!”

    翌日天剛拉下黑色的幕布,陸希夷便和阿冷還有酒樓其他人一起朝約定好的春風樓出發了。

    春風樓可是柳州城出了名的數一數二的酒樓,平日里來這里吃飯的客人可是絡繹不絕。

    不過今日卻是十分奇怪了,原本熱鬧的酒樓居然冷冷清清。

    陸希夷等人剛在酒樓門口站定,小二便吆喝著走了出來。

    滿臉堆笑,彎腰熱情的將陸希夷等人朝朝酒樓里面帶,隨即又問道:“幾位就是逍遙酒坊的吧?”

    陸希夷點點頭。

    “小二哥,你們這里今日為何如此冷清?”

    小二發笑:“幾位客官還不知道呢?這沈公子說是怕有其他人在這里,幾位玩的不盡興,便花了二十兩黃金把我們酒樓包下來了。”

    “今天我們酒樓就只為幾位開門。”

    小二說罷擦了擦桌子便去了后廚。

    陸希夷不禁說道:“這沈公子未免也太大手筆,不過……”

    她這話雖然停了下來,不過這話里面的意思大家也都知道,正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如果只是簡單的吃一頓飯,他沈思卓絕對不會這么大手筆的,這里面必定是有什么文章。

    此時門外忽然傳來馬蹄聲。

    “吁!”

    汗血寶馬忽然停在了春風樓前,沈思卓用力扯了扯馬繩,馬這才安靜下來。

    他翻身下馬,一進門就看到了身著綠羅裙頭戴百步搖的陸希夷。

    沈思卓眼睛一下就放起了光,兩步并作一步走上前。

    “陸姑娘今日打扮的如此好看,可是為了見本公子!”

    說罷,他的那一雙手就準備去觸碰陸希夷的臉頰。

    手剛靠近,阿冷的劍便先一步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阿冷沉著臉命令道:“沈公子,我勸你還是自重些好。”

    沈思卓尷尬的收回了手,這美人沒碰到卻碰了一鼻子的灰。

    “好了好了,本公子不是看各位等了這么久,想給各位解解悶子罷了,阿冷少俠何必這么動怒。”

    阿冷不理會他,只是冷漠道:“以后這種玩笑還是少開些好!”

    沈思卓笑了笑,連忙轉移話題。

    “大家好不容易來一次,可別因為這件小事擾了興致!對了,這菜怎么還沒有好,我先過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思卓說罷便離開了。

    此時的廚房忙的熱火朝天,剛一進門濃濃的菜香味兒就撲面而來。

    “都在干嘛呢?還不趕快上菜!”

    沈思卓扯著嗓子大喊著。

    他走到擺滿菜和美酒的一處地方,忽然從兜里掏出來了一袋白色的粉末。

    “讓你老是和本公子作對,本公子就是要奪了你的女人。”

    說罷,他便將那袋粉末依次撒進了好幾盤菜里,其余的全部都倒進了那壺酒里。

    最后還用力的晃了晃那壺酒,目露兇光:“今晚你們一個都別想逃!”

    然后他忽然掏出了一個白色的藥丸就水服下。

    忽然一下門便被打開了,沈思卓嚇了一跳,轉過身發現是自己人這才松了一口氣。

    他瞪了那人一眼然后便又對后廚的人催促道:“行了行了,差不多就得了,趕緊上菜吧!”

    回到房間,剛一開門,陸希夷和阿冷便一起看著他。

    “沈公子可是在外面碰上什么熟人了,為何耽擱了這么長的時間?”

    陸希夷眉頭微微一皺發問道。

    沈思卓搖搖頭。

    “陸姑娘說笑了,這酒樓今日被本公子包下來,就是為了能和逍遙酒坊的各位好好的喝上一頓,又怎么會有其他的人到這里呢!”

    幾人談話間,小二的敲門聲便傳了過來。

    “幾位爺!菜都已經做好了,是否可以上菜了?”

    沈思卓大手一揮:“上!”

    不一會兒,各色各樣的菜肴就擺滿了桌子,都快有些放不下了。

    最后小二又拿出了一壺酒放在桌子上后便離開了。

    “來來來,大家可別和本公子客氣,咱們今日敞開了吃,敞開了喝!”

    沈思卓說完便給在座的所有的人倒起了酒。

    要知道沈思卓平時在柳州城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在座的這些人平時哪里會享受的了這待遇。

    一個個連忙站起身,擺出一副很是恭敬的態度。

    一旁的阿冷不管怎么看沈思卓今日的態度都覺得甚是奇怪,這個人平日里和他們逍遙酒坊可以說是水火不容的態度,可是今日里卻像換了一個人一般。

    “少俠,愣著做什么?趕快那啤酒杯跟大家一起喝一杯才是啊!”

    “來,大家一起干杯!”

    沈思卓一副等不及的態度,這讓阿冷更加肯定自己的懷疑是對著的了。

    “不是我不愿意喝這杯酒,而是我看沈公子酒杯里的酒好像更好一些!”

    沈思卓疑惑了一下。

    “都是一個酒壺里倒出來的,少俠這是說的什么玩笑話。不過既然少俠都開口了,那本公子也不能駁了少俠的面子。”

    話音剛落,沈思卓便將將自己的酒杯與阿冷的酒杯交換了。

    所以高舉酒杯,然后一飲而盡。

    一杯又一杯的美酒接二連三的喝下肚,每個人的腦袋也開始越來越沉。

    一個接一個的倒在了酒桌上,一直到所有都倒下之后,原本早早的就趴在桌子上的沈思卓忽然就有了單子。

    他一點一點的試探性的抬起頭,確認了每個人都睡著后,便一個人躡手躡腳的走到了陸希夷的身邊。

    沈思卓一邊搓著手一邊一臉猥瑣的看著陸希夷。

    “哈哈!小寶貝兒,你終于是我的了!”

    說罷他便伸出了手,眼看著馬上就要得趁了,突如其來的一把劍卻嚇得沈思卓差點魂都沒了。

    “是你!這怎么可能!你明明喝了……”

    “明明喝了你下了藥的酒,對不對?”

    阿冷替他說道。

    “就你的這么一點小伎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我一看你那副殷勤的模樣就知道你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至于剛剛的那些酒,我根本一口都沒喝!”

    沈思卓嚇壞了,他根本沒有聯想到會是這個結局,所以這次過來也沒有帶什么人馬。

    “你……你別過來啊,我上邊可是有認識的人!”

    阿冷嘲諷的扯了扯嘴角:“那又如何?本來我完全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是你這主意都打到小希的頭上了!你說!我怎能饒你!”

    阿冷說罷朝著沈思卓的面門就是一拳,兩行鮮血一下就從沈思卓的鼻子流了出來。

    “別讓我知道你還想打小希,否則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沈思卓本想反抗,可是自己的那點三腳貓功夫哪里是阿冷的對手,所以左思右想還是灰頭土臉的轉身離開了。

    沈思卓暗自在心里說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既然你們這么想贏得貢酒大會,那么我就偏不讓你們如意!我們三日之后見!”

    阿冷卻沒有注意那么多,只是一臉心疼的抱起了陸希夷回到了逍遙酒坊。

    雖然是釀酒的人,但是陸希夷卻也沒怎么喝過酒,大多時候都只是酒釀出來了后嘗嘗味兒。

    于是,喝了太多酒剛醒過來的陸希夷感覺自己的腦袋像是炸裂一般的疼痛。

    “好難受!”

    她不禁說道。

    阿冷端著一碗醒酒湯進了房間,聽到陸希夷的話不禁回答道:“被人灌了那么多的酒,如果一點都不難受那還真是奇怪了。”

    “來,把這碗醒酒湯喝了或許會好受一點!”

    陸希夷微笑著接過醒酒湯,然后咕嘟咕嘟的一飲而盡。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