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六十八章 氣都氣飽
    了

    陸希夷知道阿冷不會無緣無故的賣關子,便跟小夢回各自房間睡覺。

    第二日五更鼓,陸希夷按照平常起身到作坊釀酒。火才升起來,阿冷也過來了。

    陸希夷看到阿冷有黑眼圈,心疼他不已:“昨晚你出去拿解藥,肯定很累,不如回去多睡一會兒,我自己劈柴沒有問題的。”

    阿冷揉揉眼睛,振作精神:“你看我,像累的樣子嗎?”

    “但是……”陸希夷還想說,他有黑眼圈,不過話才到嘴邊,阿冷已經拿起斧子劈柴了。

    陸希夷搖搖頭,便專心釀酒。

    “釀好了酒,你跟我去縣衙一趟。”阿冷一面劈柴一面說。

    “去縣衙?”陸希夷眉頭一皺,一看到縣衙里面那些猙獰的刑具,她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去縣衙做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阿冷又補充一句,“記得帶上銀兩。”

    釀好酒了,兩人各騎馬匹,來到縣衙。阿冷讓衙役通報縣太爺,就說他們要單獨跟他見面。

    衙役將阿冷的話帶到,縣太爺捏著下巴琢磨:剛為逍遙酒坊扳倒了沈思卓,他們又來干嘛?其實扳倒沈思卓對縣太爺來說,沒有什么好處。從前,沈思卓可沒少往他身上使銀子,要不是因為是貢酒,他可不愿意把這么一棵搖錢樹砍倒。所以,他心里惱恨逍遙酒坊的人,特別是陸希夷和阿冷。

    不過,鑒于他們都是劉冀的朋友,不看僧面看佛面,那就見他們一見。

    “去,把他們領到后花園里。”

    縣太爺提著一個白鐵鳥籠,鳥籠里的水盞子,是包金的,光燦燦,就是鳥籠的罩子也是名貴的蜀錦。這籠子里的鳥兒,過的生活比普通的柳州市民不知道要好多少。

    陸希夷和阿冷來到后花園,只見縣太爺將鳥籠掛在一棵柳樹上,對著鳥兒吹呼哨。鳥兒在籠子里又跳又叫,聲音清脆悅耳,可好聽了。

    “回稟老爺,逍遙酒坊陸老板和冷少俠帶到。”

    縣太爺根本不看衙役和陸希夷、阿冷兩人,只是喉嚨里哦一聲,衙役便退出去。

    陸希夷看出來,這是縣太爺在給他們下馬威,便瞄了阿冷一眼,心里有些著惱:大早上的,來這里吃氣!

    阿冷上前一步:“縣太爺,你好清閑啊!”

    縣太爺冷哼一聲,輕描淡寫的:“沒有你們,我更清閑。”話語雖小,但阿冷和陸希夷都聽到了。

    阿冷明白縣太爺什么意思,立即將手里的錢袋子提起來,晃蕩了晃蕩,銀子發出熟悉而悅耳的聲音,比鳥兒的叫聲還要吸引縣太爺。

    “這……”縣太爺兩眼放光,看著阿冷,指著錢袋子。

    陸希夷也想知道,阿冷究竟在搞什么名堂。不是已經將沈思卓關進監牢了嗎,此時來給縣太爺送銀子,難道是為了感謝?在陸希夷看來,這位縣太爺不是什么好東西,犯不著給他送銀子。

    阿冷開門見山:“老爺,我們這次來,是想要你放了沈思卓。”

    此言一出,不僅是縣太爺,陸希夷也是吃驚的瞪大眼睛:“阿冷你……”

    阿冷對陸希夷親切一笑,示意她不要著急,聽他和縣太爺慢慢說。

    縣太爺捋著八字須,琢磨了琢磨:這個阿冷到底搞什么名堂?一會兒要我抓沈思卓,一會兒要我放人,前后矛盾,拿我來耍呢吧?難道他在試探我,跟姓沈的有沒有金錢往來?

    縣太爺咳咳兩聲,面色嚴厲:“這個沈思卓干盡壞事,最近又是企圖污染貢酒,我正寫奏折,發往京城,讓刑部的人來審理他,你怎么要為他求情?莫非,你跟他是一伙的?”

    縣太爺也太虛偽了,別人不知道,難道阿冷不曉得他跟沈思卓之間的曖昧嗎?

    阿冷冷笑:“要是沈思卓去了刑部,對你可就不好了。”說著,阿冷看了陸希夷一下。

    陸希夷柳眉蹙著,也不明白阿冷究竟在做什么。

    縣太爺面色更是陰沉,聲音都是沙啞的:“哼,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信不信,我現在就叫人將你拿下,治你一個賄賂官員之罪?”

    “你收下的賄賂還少嗎?”阿冷笑的是如此自信坦蕩,更顯得縣太爺齷齪陰暗。

    縣太爺此時已經明白過來,要是沈思卓在刑部將他們金錢往來的事情抖露出來,他的烏紗帽可就保不住了。

    一道冷風從縣太爺的脊梁骨竄起,冷到骨髓里去。

    但是也奇怪,后背是冷的,縣太爺額頭卻又冒出汗珠。他不自覺的擦了擦。

    “你究竟想干嘛?”縣太爺犀利的盯看阿冷。

    阿冷又把錢袋子晃蕩了晃蕩:“聽我的話,把錢收下,然后放了沈思卓,就那么簡單。”

    縣太爺又捋一捋八字胡,吐了一口氣,笑吟吟的:“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又有錢賺,又能放了自己的搖錢樹,縣太爺有什么做不來的!不過,阿冷和陸希夷知道關于他的事情太多了,總有一天,他會找辦法將他們辦了。

    回來的路上,陸希夷面色一直難看。阿冷知道她在氣什么。

    “那里有個面館,肉絲面很好吃,要不要嘗一嘗?”

    陸希夷斜眼眍了阿冷一下:“不吃。”

    “早上到現在,我們什么都沒有吃,你不餓嗎?”

    “不餓,氣都氣飽了,餓什么!”

    “吁!”阿冷把兩匹馬都勒住,跳下來,對著面館小二就喊,“把我們的馬牽走,好料伺候!”

    店小二躬著身子,笑吟吟的說道:“原來是逍遙酒坊的陸老板和冷少!里面請,改天陸老板也給我們面館釀幾壇酒,好招呼招呼客人!”

    陸希夷對阿冷有氣,可是對自己的客戶卻是眉開眼笑:“只要你們說,明天就送過來。”

    店小二牽著馬兒到后面去喂草料了。面館老板走出來,也是笑吟吟的:“你們吃什么?”

    阿冷指著掛在墻壁上的木牌子:“就吃你們拿手的肉絲面,來兩碗!對了,一碗加辣,一碗不放辣!”

    還好阿冷記得陸希夷不吃辣椒,陸希夷肚子里的氣才消了一些。

    不一會兒,兩碗面條端上來,熱氣騰騰的,阿冷的那一碗紅通通的都是炸辣椒。

    “吃吧!”阿冷遞給陸希夷筷子。

    陸希夷別過臉,一副堅貞不屈的樣子:“不吃。”

    阿冷笑了:“那我說了原由,你吃不吃?”

    “你說!”陸希夷氣鼓鼓的。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