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九十二章 是誰泄露了消息
    鐘易青以笑來遮住自己的慌張,又給鎮國公倒酒:“父親,你別聽大哥胡說八道,我們家里什么都不缺,干嘛要開酒樓?”接著看向鐘易寒,“大哥,你聽誰說的?你告訴我,我非把他狗腿打斷不可。”

    鐘易寒眼神凌厲如刀:“真的沒有?”

    如果是真的,傳揚出去,鎮國公的聲譽就敗壞了。鐘易寒視家門聲譽如生命,斷然不允許鐘易青敗壞。

    鐘易青扯一扯嘴角:“大哥,你連我都不相信,卻相信外頭的人?父親,我可以對天發誓,我從來沒有在外頭做任何買賣。”

    鐘易青說的如此真誠,鎮國公點點頭:“沒有就好!若是我聽說你在外面開酒樓,斷然將你腿打斷!”

    “孩兒不敢!”鐘易青鼻尖發白,露出微小的汗珠。

    鐘易寒看在眼里。

    “好了,此次我叫你們來,是因為皇上晚上有個宴席,想請我和你們都去。你們回去準備一下,晚上跟我進宮。”

    皇帝宴請鎮國公,那是常有的事情,只是這一次太突然。

    “父親,皇上莫非有事情要跟你商量?”鐘易寒問。

    鎮國公略微一琢磨:“我也不清楚,總之去了就知道了。”

    鐘易青笑道:“大哥,你未免疑心太重了!皇上宴請我們家還少嗎?不過是想跟我們聯絡感情而已,值得你想來想去。”

    鐘易寒也不辯解。最近宮中看似平靜,其實暗流洶涌。他已經聞到了硝煙的味道。

    鎮國公將粗糙的大手一揮:“沒其他事情了,你們出去吧!”

    他這兩只手,握著大刀,在沙場上不知殺死多少亂臣賊子。若是這雙大手生在別人身上,那是難看,可是生在鎮國公身上,那就是榮耀!

    鐘易寒和鐘易青走出畫堂,來到假山下。

    “易青,我奉勸你一句,趕緊把那就酒樓關了。”

    鐘易青怒從心頭起,回頭陰冷的看鐘易寒:“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去酒樓了?沒有證據,可不要胡言亂語。”

    鐘易寒盯看著鐘易青:“我是為你好,也是為國公府所有人好。”

    鐘易青道:“我的事情不用你來教!”

    冷修一甩,咚咚咚咚穿過回廊,走了。

    鐘易寒看著鐘易青的背影嘆口氣。

    “快說,是誰泄露了消息?”鐘易青離開國公府,來到那家酒樓,將酒樓老板以及幾個伙計小二叫來,兇狠的掃了所有人一眼。他手里提著明晃晃的大刀,只要讓他知道是誰泄露他經營這家酒樓的消息,他馬上將對方的頭砍下來。

    沒有人敢吭聲,鐘易青目光落在酒店老板身上:“是你嗎?”

    “不是,不是!”酒店老板眼睛看著鐘易青手里的大刀,吞吞口水。“我怎么敢把小公子抖落出去,天地可鑒!不過,酒樓前幾天確實有人故意來找茬。我覺得,小公子信息泄露出去,是不是跟這個女人有關?”

    “女人?來找茬兒?”鐘易青拉著臉,“是誰?”

    酒店老板努力回憶陸希夷的外貌:“她好像是第一次來我們酒店,長得挺水靈的,身邊跟著一個穿著華麗的男人。具體叫什么名字,我不是很清楚。”

    頓了頓,酒店老板又說:“她竟然只喝了一口,便知道我們的酒有毒。現在酒樓沒有客人來了,都怪那個女人!”

    竟然那么神奇,只喝一口就知道酒里面放了藥?鐘易青捏捏下巴,眼光驟然狠辣,咔嚓一下,刀砍在桌子上,將桌子的一角砍缺了。

    “你們一定要找到這個女人,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給我找出來!”

    酒店老板滿臉的諂媚:“回稟小公子,我們已經知道那個女人住在哪兒了。她就在驛館里面!”

    鐘易青心陡然一凜:住在驛館里的可不是簡單的人物!

    “你們在打聽打聽,看看她是何方神圣!哪怕她是外國的公主,我鐘易青也不會放過她!”

    酒店老板有鐘易青背后撐腰,笑出獠牙:“放心好了,我一定把她挖出來交給小公子處置!”

    陸希夷回到驛館,劉冀急忙迎接出來:“沒事吧?”

    陸希夷手放在心口上:“剛才我差點就回不來了呢!”

    劉冀大驚失色:“出什么事情了?”劉冀在驛館走來走去,后悔自己沒有跟陸希夷出去。要是陸希夷真出事情了,他既沒有臉面見阿冷,自己也懊悔終生。

    “我在路上遇到了酒店那幫人,他們想殺我……”

    陸希夷的話還沒有說完,劉冀的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我就說你出去肯定有危險!”不過看到陸希夷毫發無傷回來,劉冀頓然起了疑心,“小陸,你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陸希夷將買來的蘇合香放下,認真的看劉冀:“劉大哥,你覺得我像是開玩笑嗎?”

    “可是你……”劉冀狐疑的將陸希夷上下打量一遍。

    陸希夷知道他想說什么:“可是我為什么毫發無傷,是不是?”

    劉冀點點頭:“如果他們要殺你,你一個人怎么能全身而退?”

    “你說的沒錯,光我一個人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陸希夷一想到那個黑衣人,便心生感激,“就在我要被抓走的時候,有一位英雄出現,把對方打跑,救了我。”

    劉冀陸希夷表情如此迷戀,刮刮鼻梁,不禁笑:“我想,那個英雄一定長的玉樹臨風,是不是?我們的小陸都犯花癡了!”

    陸希夷嘟起嘴,眍一眼劉冀:“劉大哥,你在取笑我!我才不會犯花癡!其實對方的面容,我并沒有看到,他戴著面罩,穿著黑衣,根本不想讓人看出來他長什么模樣。”

    “戴面罩,穿黑衣?”劉冀更加疑惑了,想了想,“莫非救你的人,是酒店老板認識的人?怕酒店老板報復,所以沒有露出廬山真面目?”

    陸希夷坐在椅子上,伸個懶腰:“反正他的劍法很厲害,一劍刺過去,就把對方刺傷了!太俊了!”

    陸希夷靠著椅背,臉朝天仰望著,好像在自言自語,又好像是在對劉冀說話:“要是我能夠再見到那位英雄就好了!”

    “哼,還說沒有犯花癡呢!”劉冀不想打斷陸希夷的思緒,走出房間,在驛館花園里隨處走走。

    突然,驛館外面鬧嚷嚷的,劉冀好奇走出來看。

    “就是他!”有人指著劉冀,高興的拍手,“我們要見的人就是他!”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