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九十五章 拜見少傅
    這個決定太突然了,便是鎮國公也想象不到:“皇上……”

    皇帝看向鎮國公:“怎么,你有為難之處?”

    鎮國公也不是不知道太子的為人,假如以正人君子來限制太子,太子必定對他有仇。哪怕鎮國公功勛再高,也不敢惹國家的儲君。

    皇帝看出了鎮國公的難處:“鎮國公不必為難,朕賜你尚方寶劍和御鞭,如果太子膽敢不聽從你的教導,該打的就打!”

    齊晏嚇壞了,若是讓鎮國公當了少傅管束他,這就像關在了牢籠里。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跪在皇帝面前:“父皇,鎮公國功勛卓著,豈能用這種瑣屑之事來勞累他?不如就讓他在國公府安養身子,再另選賢能來做少傅。”

    在齊晏眼中自然有合適他的人選,陸明德就是一個。齊晏早就聽說,陸明德是個特別怕老婆的人,如果陸明德怕老婆,也必定怕太子。讓這樣膽小的人來做少傅,正合齊晏的意。

    皇帝殷切的看鎮國公:“放眼整個國家,有德行又有功勛的人,除了你,朕再也找不到其他人。太子是未來的帝王,假如沒有好的師傅教導,將來不僅害的是自己,國家和人民也將受到禍害。所以,這件事情關系重大,還望鎮國公不辭辛勞,接個這個重擔。”

    鎮國公猶豫著,他知道大公子鐘易寒最有主見,便看向鐘易寒詢問該怎么辦?

    鐘易寒明白自己的父親想什么,但是大義當前,怎能推辭?于是便給鎮國公遞了個肯定的眼神。

    鎮國公咬咬鋼牙,回稟皇帝:“既然皇上對老臣托以重任,老臣怎敢推辭!”

    “好,好!”皇帝高興的拍手,“有鎮國公做太子少傅,還怕太子不成材嗎!”接著便對太子說道,“還不快給少傅磕頭行禮!”

    太子聞言,面紅耳赤,心里雖然一百個不愿意,但也沒有辦法,只得當著眾多官員的面前,給鎮國公行了拜師禮。

    “哈哈哈哈!”皇帝十分高興,心上一塊大石頭終于落地了,“眾位愛卿請盡情品嘗美酒美食!”

    此時所有被邀請來的人才知道今晚的宴席,只為太子和鎮國公而來。

    君臣盡歡而散。

    皇帝留下鎮國公,商談一些國家大事,其他人先行離開。

    “大哥,剛才你給父親遞眼神,別以為我看不到。”鐘易青在紫宸宮外的走廊里攔住鐘易寒,“你干嘛要陷害太子?”

    如果鎮國公當了太子少傅,鐘易青就不能夠跟太子經常往來嬉游了,這也是他為什么如此惱火。

    齊晏也正好從宮里走出來,聽了鐘易青的話,勃然大怒:“鐘易寒,原來是你教鎮國公下決定當我的少傅!你居心何在?”

    鐘易寒沒有任何居心:“我想太子變好,怎么就叫有居心了?太子殿下,你這污蔑,我可承受不起。”

    齊晏怒的兩眼猩紅:“你叫你父親來做我的少傅,管束我,怎么就叫讓我變好?”

    太子驕奢銀欲,誰人不知道,所謂的“變好”是不言自明了。

    “太子知道我在說什么。”鐘易寒冷眸看向鐘易青,“你以后也該收斂些了,否則父親定然不會饒了你!”

    “鐘易寒,我跟太子來往,關你屁事,要你來管!”鐘易青罵道。

    齊晏喊一聲:“拿劍來!”旁邊隨從害怕太子做出殺人的事情來,沒有立即把劍給他。

    齊晏又怒吼:“沒有聽到我在說什么嗎?”

    隨從急忙將寶劍遞過來,齊晏拔劍出鞘。

    鐘易寒臉上沒有任何驚恐的漣漪:“太子,你要是殺了我,恐怕以后就做不成皇帝了!你覺得皇上會讓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人來做國家的儲君嗎?”

    鐘易青汗流浹背,也攔住太子:“殿下,息怒!”

    齊晏深深呼吸一口氣。鐘易寒雖然討厭,不過他說的話很有道理,為了一時之怒,而失去了當皇帝的機會,太愚蠢了。鐘易寒不過是鎮國公的大公子,日后可以再慢慢對付,不能急于一時。

    “鐘易寒,你給我等著,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蒼狼一聲,齊晏將寶劍入鞘,大步流星離開。

    鐘易青指著鐘易寒:“大哥,你又是何必惹怒太子?他將來若是當了皇上,你麻煩事兒可就多了!”

    鐘易寒看鐘易青的眼神警告的意味很濃:“我再一次對你說,你日后離太子遠一些,否則父親很難做人!”

    “行了,行了!”鐘易青不耐煩的揮手,“跟你在一起,總是很堵氣!”

    鐘易青背剪兩手,也大踏步離開。

    王大富走過來,對鐘易寒行個禮:“見過大公子!”

    王大富在京城里住,自然是知道關于鎮國公大公子的事情,知道鐘易寒為什么戴著一個鐵青的面具。

    鐘易寒萬萬沒有想到王大富會被邀請來參加宮里的宴席:“王員外不必多禮,你這是要去哪兒?”

    因為鐘易寒看王大富去的方向,不像是去宮門。

    王大富笑一笑:“我在宮里有個老朋友,想跟他聊一會兒。”

    鐘易寒馬上明白過來,王大富之所以在京城混的如此開,肯定是朝廷里有人,宮里頭也有人。

    “告辭!”

    鐘易寒轉身走開,才然走出幾步,就聽到王大富歡喜的叫道:“昆公公!”

    鐘易寒心想,王大富連昆公公都認識,真是不簡單啊!

    另鐘易寒更驚訝的是接下來王大富說的事情。

    “昆公公,我聽說過幾日春祭大典上,皇上要用柳州逍遙酒坊的玉冰燒,可有此事?”

    鐘易寒腳步一凝:王大富怎么就說到玉冰燒了?他便閃在一邊,聽兩人說話。

    昆公公覺得王大富話里有話:“怎么,這玉冰燒有問題嗎?這酒我也品過,確實很好,用它做春祭大典的禮酒,是再合適不過了!”

    王大富嘴角露出陰冷笑容:“好是好了,只是公公可曉得這酒是用什么釀的嗎?”

    昆公公也對釀制方法非常感興趣:“還請王員外說一說,這玉冰燒是怎么釀造的?”

    “是用五花肉為主料釀制而成!”

    世間以肉釀酒多的是,昆公公并不覺得有多新奇:“那又如何?只要好喝,符合皇上的口味,那就是好酒。”

    “哎呀,昆公公,你還沒有反應過來嗎?祭奠儀式,是向上天禱告,務必要清潔,怎么能用肉酒呢?再說了,你不知道大長公主的口味?”

    在王大富的提醒下,昆公公恍然大悟:“是了,是了!大長公主是吃齋的,篤行好佛,若是她知道玉冰燒是五花肉釀制而成,起不是很憤怒!”

    王大富道:“我說的正是這個意思。這玉冰燒,可不能做那天的祭奠晚宴用酒!”

    “王員外,你提醒的是,我這就馬上給皇上回話,撤回玉冰燒。”昆公公和王大富告別,去紫宸宮向皇帝稟告。

    王大富轉過走廊,恰好和鐘易寒撞了個滿懷。

    “怎么,大公子還沒有回國公府?”王大富十分吃驚。

    鐘易寒笑一笑:“我也去走訪一個宮中的朋友,不過他不在,所以我又轉回來了。”

    “哦!”王大富并沒有懷疑鐘易寒的話,“天色不早,我該回去了。改日我再與大公子敘一敘。”

    兩人道別。

    鐘易寒看著王大富的背影,神情凝重:若是皇上知道關于玉冰燒的釀制方法,會不會勃然大怒?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