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九十八章 私藏蘇合香罪
    不過是爭閑氣而已,至于發兵犯疆嗎?館丞未必太小題大做了。

    “館丞大人,有句話叫不知者無罪,剛才我們也不知道他是這么一個人物,還望見諒。”陸希夷心里很驚訝,沒想到其貌不揚的哈克,竟然是黎國的使節。

    黎國在雍國西北方向,盛兵三十萬,而且都是驍勇善戰的騎兵,假如侵犯疆域,后果將不堪設想。

    不過,陸希夷不相信哈克是那種小雞腸子的人,不過是她和他之間的賭局,犯不著上升到國家的層面。

    劉冀就不服氣:“黎國又怎樣?館丞大人,明天你記得來看,小陸和哈克斗酒,看誰勝出。假如小陸贏了,可就為我們雍國掙面子了!”

    館丞笑的很陰冷。

    “只怕你們跟哈克的賭局,不能進行了。

    陸希夷不明白館丞的意思。

    “怎么進行不了了?司天監的人說明天有雨?假如有雨也沒事,我們搭個棚子,就可以生火釀酒。”

    “誰是陸希夷?”一隊兇神惡煞的官兵忽然出現在驛館之中,其中一個捕快帶頭,眼睛帶著殺氣。

    館丞過去,觍顏奉承。

    “捕快,這就是陸希夷。”

    捕快精光四射的看了陸希夷一眼:“你是陸希夷?”

    陸希夷納悶的很,不知道這幫官差來找她做什么。

    “我是陸希夷……”

    捕快一聽,立即對手下人喊:“將陸希夷抓起來!”

    真是飛來橫禍,陸希夷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劉冀趕上一步,擋在陸希夷面前。

    “捕快大人,你抓人總得給個理由吧?”話語里,對捕快甚是不屑。

    捕快聲色具厲:“你不知道理由?哼,那我就跟你們說一說!”他走進陸希夷釀酒的房間,指著爐子。

    “這香味是蘇合香,是不是?”

    轟的一聲,陸希夷立即明白了:原來是館丞將她買得蘇合香的事情告了官差!這個陰險的家伙。

    想著,陸希夷對館丞投以鄙夷的眼神。

    “館丞大人,你嘴巴可真厲害呀!”劉冀諷刺道。

    館丞得意的笑了笑。

    “你們用蘇合香釀酒,是真的吧?我沒有撒謊吧?”

    一句話,說的陸希夷和劉冀啞口無言。不過,陸希夷心里暗暗對自己說,無論如何都不能將那個藥鋪老板供出來。

    捕快緊了緊抓著大刀的手,目光直逼陸希夷:“快說,你的蘇合香是從哪里買到的?”

    陸希夷將下巴微微揚起。

    “要抓就抓,問那么多干嘛!”

    “皇上都找不到足夠的蘇合香釀酒,你自家有卻不供出來,豈不是犯了欺君之罪!來人呢,抓起來,帶回監牢審問!”

    隨著捕快一聲令下,幾個滿臉橫肉的官差便過來將陸希夷一條鏈子鎖住。

    劉冀急壞了。

    “官差哥哥,這……這里面有誤會!”

    “誤會什么?”捕快喝道,“你們都承認是用蘇合香釀酒了,還有何話說!帶走!”

    眼巴巴看著陸希夷被官差抓去,劉冀卻束手無策,他狠狠給自己一個耳掛。

    “真沒用!”

    館丞扯扯嘴角,幸災樂禍。

    “劉公子,這一次陸小姐是犯了欺君之罪,怎么也救不得了!”

    劉冀兩手抓拳頭。

    “館丞,你信不信我揍你?”

    館丞是個膽小的人,聽劉冀滿臉的紫氣,害怕的很,腦袋能縮到脖子里去。

    “你……你離我遠點!毆打官差,是要坐牢的!”

    劉冀背后也有勢力,打個館丞,料也沒有什么事情。誰讓館丞如此邪惡呢!

    砰!

    一拳沖著館丞的臉面去,打的館丞鼻子、嘴巴都流血了。

    “以后好好做人,別狐假虎威,專門泄露別人隱私!”

    劉冀氣憤憤回到房間,團團轉,思想著該怎么救陸希夷。

    捕快帶著官差將陸希夷帶出驛館,驛館對面酒樓上坐著兩個人。鐘易青和那個替鐘易青經營酒樓的老板。

    “小公子,只要她進了大牢,不愁她不死!”

    老板笑吟吟的給鐘易青倒酒。

    鐘易青傲慢的舔著牙齒。

    “跟我斗,只有死路一條!可恨的是,現在酒樓生意慘淡,再也沒有顧客了。”

    老板想了想。

    “那有何難!咱們再開個酒樓,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做龍鳳大酒樓,一聽這名字就十分霸氣!”

    鐘易青對老板冷冷一笑。

    “你若是取了這名字,就招災了!龍鳳從來都是皇上和皇后的別稱,酒樓怎么能叫龍鳳酒樓?不如就叫興隆酒樓吧,討個吉利!”

    “好,好!”

    酒店老板伸出大拇指夸贊。

    館丞咚咚咚的蹬上胡梯,走到鐘易青身邊,卑微低賤的躬著身子。

    “小公子,現在陸希夷被抓了,你可滿意?”

    鐘易青示意酒店老板給館丞倒一杯酒。

    “很好!幸虧你告訴我蘇合香的事情,否則,我還不知道該怎么治這個陸希夷呢!”

    “這是我應該做的,小公子,我敬你一杯!”

    三人舉起酒杯慶賀。

    看到陸希夷被帶走的,還有鐘易寒。他騎著白馬藏在巷子里,心如刀絞。

    這事若是治起來,可大可小。哪怕官差將陸希夷打死在監牢里,那也是因為陸希夷犯了“欺君之罪”,有哪個官員肯去復查?

    “這是哪個衙門的官差?”

    “看起來應該是京兆尹的。”隨從回答。

    京兆尹杜大人,跟鎮國公有些交情,或許杜大人能不看僧面看佛面,給鐘易寒幾分薄面。

    “走,去京兆府衙!”

    聽說鎮國公的大公子來,杜大人急忙迎出轅門外。其實論官職,杜大人的官銜比鐘易寒要大,不過鎮國公的名頭太響了,杜大人怎敢怠慢鐘易寒?

    “大公子來京兆府衙,杜某有失遠迎,還望恕罪!且請里面坐下喝茶!”

    鐘易寒點點頭,來到府衙議事廳,分賓主坐下。

    杜大人明白,像鐘易寒這種貴公子,突然來府衙,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所以兩盞茶,寒暄幾句后,杜大人便鐘易寒。

    “大公子,今日來府衙,有何見教?”

    鐘易寒冷眸轉了轉。

    “哦,是這樣的,我聽說杜大人的官差剛抓了一個女子,是不是有這回事情?”

    “對,不錯!她竟然私藏蘇合香,可是犯了大罪。”

    鐘易寒借著喝茶的空隙,琢磨著對策。

    “杜大人只知道她私藏了蘇合香,卻不知道她的身份。”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