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章 玉冰燒確實是好酒
    “莫公公,到底怎么回事,你說清楚!”

    皇帝坐在包金椅子上,雖是一身休閑裝束,但威嚴卻不減多少。莫公公不敢仰視。

    “回稟皇上,你親點的款待外賓用酒玉冰燒,全部……全部被砸爛了!”

    皇宮里竟然會發生貢酒被砸爛的事情?有如天方夜譚,難以想象。

    “有人敢砸貢酒?誰?”

    皇帝聲色俱厲。

    莫公公兩腿發軟,喉結轉了又轉。

    “其實我們并沒有看到是誰砸了貢酒,當我們去地窖取酒時,門上的鎖被割斷,里面的玉冰燒灑了一地。”

    皇帝龍顏大怒,猛然一拍椅子,站起來,兩手背剪。

    “豈有此理,皇宮之中有這等事情發生!速速命令內衛前去查看,無論如何要把這個膽大包天的家伙抓獲,千刀萬剮!”

    頒布了這個口諭,皇帝犯愁了。他曾經在黎國使節面前夸說玉冰燒乃是雍國最好的酒,假如今晚沒有玉冰燒,怎么跟外國使節說明?

    皇后看出了皇帝的心思。

    “皇上,你是在為一會兒的宴席著急嗎?”

    皇帝點點頭。

    “正是呢,沒有玉冰燒,如何款待使節!怎么就偏偏出了這檔子事情,唉!”

    皇后微微一笑,滿面春風。

    “皇上,難道我國除了玉冰燒,就沒有其他貢酒了?暫且先用其他貢酒代替,不就好了。何必為這一點事情而憂愁。”

    皇帝嘆口氣。

    “朕如何不知道還有別的貢酒,只是……”

    “只是什么?”皇后問道。

    皇帝囁嚅了一下嘴巴,聽從了皇后的話,吩咐莫公公。

    “你就按照皇后說的,用別的貢酒代替玉冰燒。”

    “遵旨,奴才這便去行動!”

    莫公公回到地窖,選了另外一種貢酒,名字叫做“千日春”,顧名思義,若是天天喝這種酒,便天天都是春天。名字既好聽,酒其實也不賴。

    風清月白,管弦奏曲,紫宸殿上宮娥窈窕,清歌妙舞。皇帝陪著幾個黎國使臣,一面觀看,一面飲酒。

    忽然,黎國使節哈克想起了一件事情。

    “皇帝陛下,你曾經跟我們說過,要給我們品嘗一種前所未見的美酒,現在可能端上來,讓我們品嘗品嘗?不瞞陛下,我是個好酒之徒,如果遇到好酒,肯定要喝個爛醉如泥。哈哈哈哈!”

    皇帝微微一笑,掩飾自己的難堪。

    “朕那時只是一時興起,使節何必掛在心懷。哈哈哈哈,朕早就聽說,黎國是個出產美酒和美女的地方,想必你們國家的酒,比雍國的酒要好很多!”

    哈克以為這是皇帝謙虛的話。

    “皇帝陛下,你們國家有句話,叫做君無戲言,既然陛下說有那么好的一種美酒,如何不肯拿來與我們分享?如果陛下不肯讓我嘗一嘗,我真是要天天睡不著了。”

    “這……”皇帝捋著龍須琢磨了琢磨,“其實不瞞使節,你們現在所喝的酒,便是我說過的美酒。”

    聽了這話,黎國使節面上都有冷笑之意。哈克更是嘴角勾起輕蔑。他是個性子直爽的人,指著手中的酒杯,便說:“皇帝陛下,恕我冒昧,這酒實在比不上我們國家的酒!如果陛下不信,我馬上飛鴿傳書,讓我國國王立即派人送酒過來,讓你嘗一嘗,何為美酒!”

    皇帝面子十分掛不住,雍國好歹比黎國大,竟然被對方嘲笑沒有好酒,實在是氣人。不僅是他沒有面子,就是國家也沒有面子。他思忖了一下,便又露出笑顏。

    “其實朕跟你們開玩笑的,我們雍國地大物博,怎么會沒有好的釀酒師,沒有上好的美酒!上回朕跟你說的是玉冰燒,今天首先給你們品嘗的是千日春。”

    哈克面上便有些不悅之色。既然雍國皇帝說過要給他們品嘗玉冰燒,怎么今天上的卻是千日春?豈非有糊弄黎國使節的意思?

    “皇帝陛下,趁此酒興,不如就把玉冰燒端上來,讓我品嘗品嘗你們雍國的國酒。”

    “這……”

    皇帝面上雖然平靜如水,實際心里頭已經慌張不已。

    皇后在一旁見千日春堵不住外國使節的嘴,明眸一轉,忽然抵著太陽穴,表情難受。

    “嘶,皇上,臣妾頭有些疼。”

    說著,皇后用力抓了抓皇帝的手。皇帝立即明白過來。

    “皇后,你是不是不勝酒力?”

    皇后點點頭。

    哈克見此情狀,急忙問:“皇后怎么了?”

    皇帝扶著皇后,咳咳兩聲。

    “使節,朕之皇后平日里就不怎么能喝酒,今日為了招待你們,才勉強喝了三杯兩盞,豈料她竟然頭疼起來!不如這樣,今天的宴席暫且到此,改日朕再邀請你們。至于那玉冰燒美酒,到時候朕一定給你們品嘗,你們覺得如何?”

    外國使臣也不是不講情面的人,眼見皇后如此難受,他們怎么還死皮白賴的要皇帝賜玉冰燒喝?

    “既然是皇后身子適,那就改日再宴!皇帝陛下還是先叫太醫來給皇后看一看吧。”

    宴席不歡而散。

    回到寢宮,皇帝既羞愧又憤怒,將御桌上的茶杯茶盞都掃落在地上。

    “哼,朕從未有過今日之恥辱!來人呢,把尚膳監的莫公公拉到午門斬首!”

    皇后急忙將皇帝勸住。

    “不就是酒的事情嗎,何至于要殺莫公公的頭!”

    “這一次丟的不僅是朕的臉,也丟了雍國的臉!這么一個泱泱大國,竟然沒有讓外賓滿意的酒,你說朕如何不憤怒!”

    皇后拳起小拳頭,在皇帝后背輕輕的垂著。

    “陛下,怪只怪你,在外賓面前夸了海口!”

    皇帝道:“朕哪里是夸海口,那玉冰燒確實是好酒,千日春沒的比!否則,朕也不會千里迢迢三番兩次的讓逍遙酒坊上貢玉冰燒。”

    “玉冰燒要是果然如此好,那就讓逍遙酒坊的人繼續釀,快馬加鞭運送到京城來。”皇后說。

    皇帝想了一想。

    “不錯,如今逍遙酒坊的陸掌柜還在京城中,朕就命她在京城中釀酒,釀好了馬上送到宮里頭來。”

    事不宜遲,皇帝立即叫來莫公公。

    “傳朕旨意,立即去驛館命令逍遙酒坊陸掌柜在京釀造玉冰燒,不得有誤!”

    莫公公領了皇帝口諭,帶著兩個穿黃馬褂的內衛,捧著拂塵,連夜騎馬來到驛館。

    “館丞起來!”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