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放了陸掌柜
    “太子殿下,上天有好生之德,這是皇上經常跟我們提起。且不說陸掌柜是皇上欽點的釀酒師,就是她作為一個百姓,誤闖入園囿,情有可原,你又何必要將她置之死地而后快?”

    齊晏還想罵鐘易寒,昆公公和莫公公來到。

    “太子,你看這是什么。”昆公公將金牌遞給齊晏看。

    齊晏看了陰陽兩面,眉頭擰成一股繩:“這塊金牌是給陸希夷的?”

    昆公公點頭:“正是皇上賜給陸掌柜的,你若是殺了她,可就不得了了!皇上一定會罵你的。”

    這段日子以來,皇帝對齊晏越發嚴厲,一定是聽到了外面的風言風語,所以對齊晏是越來越不喜歡,越來越失望。如果在這節骨眼上,殺了皇帝鐘愛的釀酒師,不正是火上澆油嗎?只怕日后,太子之位難保啊!

    “太子,我作為黎國使節,也請太子放了陸掌柜。”

    齊晏抬頭一看,見是哈克,滿臉胡子,鼻子高挺,眼睛深邃,跟一個鬼似的,心中就有三分的懼怕。

    哈克見太子猶豫,急忙又說:“陸掌柜是我的師傅,請太子看在我的薄面上,放了他們。”

    什么?齊晏的臉越來越陰沉,陸希夷竟然是哈克的師傅?太可笑了吧!外國使節可不能得罪呀!

    齊晏掂量來掂量去,將手一揮:“滾吧!”

    “還不快謝太子不殺之恩!”昆公公踢了踢劉冀的屁股。

    劉冀也是個富家公子,被人踢屁股,心里有氣,想起剛才鐘易青那句話,便嘀咕了一句。

    “不男不女!”幸好昆公公和莫公公沒有聽到。

    陸希夷和劉冀便對齊晏拜了拜,感謝不殺之恩,然后跟著兩個太監、哈克回驛館。

    鐘易寒走在后面。

    “大哥,你真是要跟太子跟我作對?”鐘易青如刀的眼神盯看著鐘易寒的背影:“大哥,順逆你可要想清楚呀!”鐘易青又補充了一句。

    鐘易寒半側過臉,只看到厚厚的面具上閃著寒芒:“太子,告辭了!”這就是他對鐘易青的回答。

    回到驛館,昆公公臉色陰沉沉的一直盯看著陸依稀,陸希夷被看的十分不自在:“公公,你能別這么看我嗎?”

    昆公公鼻子里哼了一聲:“你好大的膽兒呀,竟然私闖皇家園囿!你知道嗎,西山那塊的地方,等同于皇宮。皇宮是隨隨便便可以進去的嗎?”

    陸希夷低著頭,絞扭著兩手,聲音細弱,沒有底氣:“公公,我……我知錯了,以后再也不敢去了。”

    “還有以后?哼,要不是大公子來報告的快,你們就成被太子咔嚓了!”昆公公知道太子的為人,猜忍狠毒,殺人如捏死螞蟻。

    曾經有一次,太子命宮女和太監坐上小船,然后他一面喝酒,一面在亭子里朝船上射箭。誰要是敢跳船,就要被燒死。那些宮女和太監就這樣,活活被太子射死在船上,沒有一個人敢跳船逃跑。

    所以,一提起太子,昆公公也是膽戰心驚。這一次去救陸希夷,他是冒了很大的風險了。

    陸希夷除了感謝,還能說什么:“昆公公的大恩大德,小女子銘記在心,日后有緣,一定報答!”

    哼,昆公公冷哼一聲。一個釀酒的,談什么報答!“好了,趕緊把皇上賜封的牌子收好,要是丟了,要你性命!”

    陸希夷用顫抖的小手,接過金牌,在她看來,有千斤之重:“謝主隆恩!”

    莫公公笑道:“也不知你哪兒來的好運,皇上不僅賜你金牌,還賜你美食!”

    餓了一天的劉冀,一聽到美食,便咕咕的咽唾:“美食在哪兒?在哪兒?”

    莫公公吩咐小太監將食盒子揭開,里面的美食竟然還都是熱的冒煙!

    劉冀迫不及待,伸手就要捻。

    啪!

    莫公公嚴厲的瞪劉冀:“你干什么?”

    劉冀笑一笑:“這不是吃的嗎?我肚子餓了!”

    莫公公一臉的鄙夷,好像劉冀是個要飯的一樣,骯臟很臭:“什么話!這是皇上賜給陸希夷,不是賜給你的!把手縮回去!”

    劉冀感覺到了奇恥大辱,他好歹也是個公子,什么菜肴沒有吃過!說不好聽,皇帝吃過的,他都吃過;他吃過的,皇帝未必吃過。

    但人家是公公,劉冀也不敢懟他們,抱手閃在一旁,生悶氣。

    “好了,我們宮里頭還有事情,不能再耽擱了!今天在你身上,已經耽擱了一天時間。皇上在宮里頭,不知道要怎么罵我們呢!”兩個太監,跟哈克道一聲再見,便離開驛館。

    陸希夷見劉冀還氣鼓鼓的,便把食盒子里的點心和菜肴都拿出來,放在桌子上。向劉冀遞過去一雙筷子:“劉大哥,別生氣了!咱們一塊吃!”

    釀酒也有劉冀的一份功勞,劉冀確實也該吃到御膳。劉冀扯扯嘴角,笑一聲:“哼,也是,我干嘛跟那兩個不男不女的斗氣!小陸,那我就不客氣了啊!”

    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

    陸希夷將筷子遞給哈克:“你也嘗嘗。”

    哈克是外使,跟皇帝吃過不少的宴席,這些點心和菜肴,也都吃膩了:“你們吃吧,我不餓。”

    陸希夷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來,一拍額頭:“哎喲,糟糕了!我忘了漿果了!”要是沒有漿果,怎么救那個刀客。

    劉冀交叉兩腿坐在太師椅上,一面口子吃著東西,一面指著地上:“我幫你帶回來了!要是沒有漿果,今天我們受的苦豈不是白搭了!”

    陸希夷雙眼含淚,真想擁抱劉冀:“劉大哥說的對呢,我們今天差點死在了西山!”

    便將去西山尋找漿果的漿果跟哈克說了一遍,哈克也是感嘆連連,直說他們兩個幸運。

    吃了東西,事不宜遲,陸希夷將把漿果洗過,放到爐子蒸。

    第二天早上,清甜的漿果酒便成了。

    陸希夷好酒不喝漿果酒了,忍不住舀了一勺來嘗:“嗯,不錯!”

    劉冀看了皺起眉頭:“這不是藥酒嗎?”在劉冀看來,藥酒有一股特別的味道,十分難喝。

    陸希夷寬容的展露笑容:“治病的酒不一定都難喝的,不信你嘗一嘗。”

    劉冀連忙搖頭。一想起漿果苦澀的滋味,他臉上就掛皺紋。

    陸希夷一天喂那個刀客三次漿果酒,第二天刀客臉色便有些血色,第三天白里透著紅,基本跟常人無異。

    刀客一旦復原過來,噗通一聲,便跪倒在陸希夷腳邊:“救命之恩,李瀟至死難以報答!”

    陸希夷急忙扶起。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