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給貴妃把脈
    陸希夷和昆公公在大廳里站著,不一會兒,皇帝轉過燙花帷幔,一身龍袍,走到龍椅上坐下。一手扶著包金的扶手,一手捏著下巴,眼睛犀利的盯看陸希夷:“突然之間招你進來,是想讓給你為李貴妃釀一樣酒,太醫說只有這種酒可以救李貴妃。不知道,陸掌柜會不會釀?”

    陸希夷心里不禁發笑,這是趕鴨子上架,不會也得會!若是說不會,她還有命嗎!李貴妃可是皇帝的寵妃啊!

    “且問皇上要小女子釀什么酒?”陸希夷現在已經算是三進宮了,也懂得了很多面見皇帝的禮節,此時動作適宜,言語委婉,在一旁的昆公公算是放心下來了。他害怕陸希夷像上一次那樣大喇喇的,唐突了皇帝呢!此時的皇帝心情不好,若是唐突了他,準得龍顏大怒!

    皇帝因為關心李貴妃的病情,也坐不住,便站起來,走來走去:“太醫也把不出她的病癥來,只是摸了脈象,十分虛弱,各種藥物都試過,都沒有用。最后,太醫便跟朕建議用酒!”

    李貴妃得的是虛弱之癥,應該是陰氣盛,酒是陽性之物,以酒補陽,是不錯的辦法。只是李貴妃是女人,受不了烈酒,若是酒力弱了,又達不到救治的目的。

    “皇上,能不能讓我進去見一見李貴妃,所謂百聞不如一見,見過了她,我方才知道要釀什么酒。”陸希夷想了一會兒后說。

    皇帝道:“當然可以!”便叫一個宮娥帶著陸希夷進到寢室來。

    這寢室也是西域裝飾風格,讓陸希夷最驚駭的是,梳妝臺上的鏡子。那鏡子明亮光滑,好像冰塊,比之雍國人用的銅鏡,不知道要分明多少倍!

    “小女子逍遙酒坊陸希夷拜見李貴妃!”陸希夷就床邊給躺在病床上的李貴妃鞠躬,同時眼睛偷偷瞄李貴妃。

    李貴妃雖然躺在床上,蓋著薄薄的春毯,但是也能看出她纖腰細細,身材玲瓏有致。貴妃膚質雪白透亮,吹彈可破,陸希夷便是摸一下都生怕將她的肌膚摸出水來。再往上,鵝頸雪白,微微可以看到鬢發之下的一些小絨毛。青絲散落在纏絲枕上,與脖子一黑一白,對比鮮明,便如同夜幕里掛著一輪明月皎潔。

    李貴妃雖然貌美,但是兩眼憂郁,面色暗淡,病態惹人心碎。便是櫻桃小嘴,也不見血色。聽到陸希夷說話,她微微睜開鳳眼,點點下巴:“你就是那個善會釀酒的陸希夷?嘖嘖嘖,真是少見,少見!年紀輕輕的,在釀酒上就有這等造詣,太出乎我意料之外了,咳……咳咳!”

    李貴妃聲音嬌弱,氣若游絲,身子實在太虛了。

    “貴妃且不要說話了吧!”陸希夷真怕她說完了話,便嗚呼哀哉了,“先讓我把一下脈象,可以嗎?”

    李貴妃點點頭。

    把過了脈象,陸希夷眉頭皺起。李貴妃除了脈象沉窒,并沒有其他異樣。也就是說,李貴妃其實并沒有任何病癥。看來,李貴妃得的是心病。

    為了問清楚她的心病從哪兒來,陸希夷只好又狠心問李貴妃幾句:“貴妃,我看你不像是雍國人。”

    “哦?你如何看的出來?”李貴妃嬌軀微微一顫,深邃的眼睛里漸有了神采。

    陸希夷笑一笑,態度面容恭敬謙卑:“貴妃眼睛深邃,有如碧潭里藏著兩顆珍珠;鼻子比我們的略微高挺,威嚴而有個性。其他輪廓相比于我們,也是比較分明,通過這些,我便猜想李貴妃不是我們雍國之人。”

    陸希夷的話,竟然讓李貴妃眼睛含上了淚水,可奇怪的是,眼睛是暗含唏噓,可是嘴角卻還勾起淺笑:“你說的沒錯,我不是雍國之人。我是西域三十六國中的海子國,前幾天,海子國滅亡,忠心的大臣護送我來到你們雍國避難。皇上見我有些姿色,便納我為妃。”

    陸希夷不禁笑了:李貴妃可真是謙虛,她何止是有些姿色!簡直是美奪天人!通過李貴妃一番自述,陸希夷大概猜到了她的心病所在。

    “貴妃,你得的并不是什么重大的病癥,不過是心病而已。我們雍國有句話,說是心病還需新藥醫,沒有這個心藥,你的病是好不起來的。”陸希夷說。

    沒想到,李貴妃發紅的眼角竟然滾落了兩滴淚珠,兩片薄薄的沒有血色的嘴唇顫抖如風中的葉子。陸希夷的話似乎戳中了她心中之事!

    “貴妃,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說錯什么話了?假如是,請你責罰我吧!”陸希夷趕忙跪下。

    李貴妃微微抬一抬手,袖子滑落,露出羊脂玉一般的皓腕,這意思是讓陸希夷起身:“并不是你的過錯,而是我想起復國無望,心中惦念故土,所以才傷心哭泣。和你有什么相關!快起來!”

    陸希夷再問之下,方才明白,李貴妃的故國海子國,風景優美,盛產葡萄。海子其實就是大湖的意思,被稱為海子國,就說明李貴妃的故國湖水特別多。也正因為湖水多,才造就了李貴妃這樣的尤物。而且,陸希夷還從李貴妃的口中得知,滅掉海子國的敵國竟然就是汶國!

    “哼,看來汶國之人,從上到下,都沒有好人!”陸希夷肚子里尋思,同時也擔憂起來,“汶國如此好戰,假如他們的國王真知道汶國太子死在雍國,豈不是不惜一切的來攻打雍國?那時候,兩國的百姓豈不是遭殃了?”

    李貴妃見陸希夷眉間有愁容,便問:“怎么,我的身世讓你傷心了?”

    “不是傷心,而是感同身受而已!”陸希夷盡量在臉上擠出笑容,靈動的眼珠子好像在玉盤里滾動的珍珠,稍作沉吟一下,突然喜上眉梢,“李貴妃能不能讓海子國復國,小女子不知,但是我有一味心藥,也許可以幫助貴妃拔除心病。”

    李貴妃對自己的病情并不抱什么希望,她每天每的思念,每天每的瘦弱憔悴,以至于現在支持不住,躺到了床上來:“世間能有什么心藥能治好我這心病?”汶國如此強大,要恢復海子國,靠她一個女流之輩,能有什么用!

    不過,在釀酒事情上,陸希夷是從來不開玩笑的。來京城之前,陸希夷曾經遇到過一隊西域商隊,他們正是來自海子國的商人。那個領頭的西域大胡子,還教會了陸希夷釀造純正葡萄酒。而葡萄酒,是海子國的特產。李貴妃思念故土,若是喝到純正的海子國葡萄酒,必定會一躍而起,病態全無。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