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需要幫忙砍柴嗎
    只是,釀造葡萄酒花的時間長,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不過,這也難不倒陸希夷,因為她從沈思卓那里得到了一種特別之藥,這種藥可以促進發酵,縮短釀酒時間。

    “貴妃,相信我,我這就馬上給你去做藥。”陸希夷別過李貴妃,走到外面來。

    皇帝見她眉飛色舞,肯定是有了辦法,他也高興起來:“陸掌柜,如何了?”

    “那位太醫說的話,對也不對。”陸希夷笑道。

    皇帝皺著眉頭:“什么叫對也不對?”

    李貴妃得的是心病,確實是需要葡萄酒來解散她心中的憂悶;不過這酒可不是藥酒。

    “到時候,皇上便知道了!現在我需要皇上滿足我兩個條件。”陸希夷神秘的說。

    “什么條件?”

    陸希夷道:“第一,要上好的新鮮葡萄;第二,派個人去逍遙酒坊找一種藥劑,沒有這種藥劑,李貴妃的心病便治不好。”

    國家有倒山之力,一百斤新鮮葡萄,有何難辦!皇帝便吩咐尚膳監的莫公公去準備。同時,又要昆公公按照陸希夷的指點,去逍遙酒坊尋找那個促酵劑。當然了,要釀酒,自然要有酒坊,皇帝又吩咐人在皇宮里打掃出一個房間,專門讓陸希夷釀酒。

    昆公公連夜趕出皇宮,打著燈籠火把,在逍遙酒坊里尋找那個裝著促酵劑的藥瓶子。可是他們不是酒坊的人,哪里知道陸希夷藏在什么地方!找了許久,也不見陸希夷所說的棕色藥瓶子。

    鐘易寒從京兆府出來后,先把小夢安排在國公府里住。擔憂陸希夷的他,茶不思飯不想,到了晚上,也沒有睡意,便一個人騎馬來逍遙酒坊看看。

    咦,酒坊里怎么有燈光?莫非有賊?可也不像是賊呀,有那個賊敢打開兩門,在酒坊里翻箱倒柜?如果有,這個賊也太膽大妄為了。

    鐘易寒跳下馬,抓緊寶劍,走到門口,往里面一看,竟然是昆公公!

    “昆公公,你們這是……”鐘易寒疑惑不解。

    昆公公看到鐘易寒,眼睛放光:“大公子,你來的正好,平常你跟陸掌柜很熟悉,一定知道她把藥放在哪里!”

    “藥?”鐘易寒一臉懵懂,“什么藥?”

    昆公公便把陸希夷想要釀制葡萄酒救治李貴妃的事情說了。鐘易寒心明眼亮,知道陸希夷想要找的東西就是促酵母劑,而且也深深明白,救治李貴妃對陸希夷,對整個逍遙酒坊都十分之重要。

    在作坊里,鐘易寒見到了許多的藥瓶子,都是昆公公帶領小太監們找來的。有紅色的瓶子,有綠色的瓶子,有黑色的瓶子,就是沒有棕色的瓶子。

    不過,鐘易寒好像輕車熟路,也不管男女之別,直接走進陸希夷的閨房。那么重要的一個藥瓶,陸希夷絕對不會放在作坊里。可是放在哪兒呢?

    鐘易寒眼睛在房間里放眼一看,有瓶子的地方就只有梳妝臺那里,可那些不過是盛放化妝品的瓶子。不對,有一個瓶子不一樣!

    鐘易寒走到梳妝臺旁邊,那個比較高比較長的瓶子便是棕色的。不過,鐘易寒可不能一下子就斷定這就是陸希夷想要的那瓶促酵劑。碰的一聲,鐘易寒將瓶塞扒開,湊近鼻子聞了聞,味道正是!

    “就是它了!”鐘易寒拿了瓶子,走到外面來,“昆公公,我們馬上進宮吧!”

    看鐘易寒樣子,一定是找到了促酵劑了。昆公公便帶著他,回到宮中。

    此時,月已西沉,宮中的古松上有烏鴉在叫。在一間低矮的房間里,鐘易寒看到了陸希夷正在燒著火,橘黃色的火光映照她皓月般的面容,而在她額頭和鼻尖上,都冒出了汗水,亮晶晶的。此時天兒有些涼快,陸希夷靠近火,所以出了汗。

    “小希!”鐘易寒走進去,“現在怎樣了?”

    陸希夷見到鐘易寒,兩眼便放光,她心里有一種預感,覺得鐘易寒會進宮來幫助她的。她竟然預見到了!難道兩人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嗎?

    “你怎么來了?”陸希夷高興的簡直想跳,看到鐘易寒,她就看到了希望。

    鐘易寒從兜肚里拿出那個棕色瓶子:“是這個嗎?”

    陸希夷還真怕昆公公找不到,誰曾想,卻被鐘易寒找到了!“不錯,就是它!大公子,你在哪兒找到的?”

    “梳妝臺呀!”鐘易寒道,“你把它跟化妝品混在一起,實在是古靈精怪了!你就不怕有一天,你把它當化妝品來涂在臉上?”

    陸希夷拿過瓶子,笑如桃花:“我自己放的,自然知道它在哪兒,怎么會搞錯,當成化妝品來用!大公子真會開玩笑。如今有了這個促酵劑,我就可以在三日之內將真正的海子國葡萄酒釀制出來!”

    鐘易寒不禁環顧這個釀酒的房間,空間很小,不過能在宮里頭找到這么一個地方用來專門釀酒,已經很不錯了。落后,鐘易寒的目光落在那一筐葡萄上:“需要我幫忙嗎?”

    “當然需要了!”陸希夷俏皮露出而笑,“幫我把那一筐葡萄都洗了。”

    “洗葡萄之后,還要劈柴嗎?”

    “要,當然要了!”

    陸希夷這邊緊鑼密鼓的釀酒,齊晏那邊趕著杜大人連夜擬好奏折。第二天早朝,杜大人早早就來到朝堂之上等候皇帝來臨。

    閑著沒事,便有大臣過來問:“杜大人,你今天要奏什么事情?”這位官員見杜大人將奏折抓的緊緊的,所以有此問。

    杜大人為人比較謹慎,囁嚅了一下嘴巴:“沒什么,沒什么!不過是平常的奏折而已。”

    “杜大人,給我們看看不好嗎?假如一會兒皇上提問,我們好有準備呀!”另外一個官員說。

    杜大人正不知如何回應,昆公公清朗而略帶沙啞的聲音在皇宮的清晨里響起,清越如同那晨鼓之聲:“皇上駕到!”

    眾位官員在太監的引導下,來到殿堂上,分文武站成兩排。皇帝關心李貴妃的病情,無心聽證,讓昆公公對大臣們說,有事請奏,無事卷簾退朝。

    “臣有本要奏!”昆公公話音才落,杜大人便閃出班列,躬著身子,兩手捧著奏折。

    昆公公走下殿階,接過杜大人的奏折,遞給皇帝。

    皇帝先不看奏折,問道:“你要奏什么事情?”

    “臣要奏逍遙酒坊掌柜陸希夷!”杜大人如是回答。

    站在班列里的陸明德一聽到這話,臉上肌肉抽了抽:這個死丫頭,又不知道得知了什么人!可千萬莫要牽連到我身上來!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