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零一章 神機妙算
    鐘易寒看著那碗面卻沒有要吃的心思,陸希夷用纖纖玉指敲了敲桌面,“我說你可不要不識貨啊,一般人都很難吃到我的下面。你到底吃不吃啊?”

    鐘易寒勉強的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又放下了筷子,似乎在醞釀著什么話要說出口,陸希夷摩挲著下巴說道:“你要是有什么想問的就問吧,不會是今天太子的事情吧?”

    鐘易寒目光冷峻的點頭道:“你就知道我想問什么?那為何要與齊晏合作,你不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嗎?”

    陸希夷想了一想,一臉天真的眨了眨眼睛,“太子阿!”

    這個回答讓鐘易寒啞口無言,只好埋頭又大口吸了一口面,陸希夷趕緊端著一杯茶水過來,“吃慢點別噎著了,鎮國公不是好吃的多的是嗎?你怎么跑到我這來吃飯來了。”

    鐘易寒挺直了腰背看向她道:“我只是想提醒你,齊晏這個人很危險,你要與他合作的話我并不反對,但千萬不要感情用事。”

    陸希夷聽著他這番話有些云里霧里的,看著他放下了幾個銅板轉身離去,立即喊住了,“喂,你這是什么意思?還給我錢啊。”

    鐘易寒沒回應,直接打開門走了出去,陸希夷看著桌子上放著幾個銅板氣的跺了跺腳,這家伙到底是幾個意思啊。

    她收拾碗筷,沈卓思提醒過她,鐘易寒也提醒過她,難不成齊晏還真的是一只不可預料的危險動物?

    又想到了今天拿到那塊玉牌,到底又是誰放在她這兒的呢?

    六天時間過去了,還是沒有人過來認領,每當有時間她就拿著那塊令牌發呆,又想到了陸若靈說的那番話,這是陸夫人的,真的是陸夫人的貼身之物嗎?

    不過按照她這個情況,也不會乖乖的去路陸府,把東西還給她,她可不會做那個大好人,想到這兒將那玉牌包起來。

    隔日一早,打開門,就看到了一個穿著破破爛爛的婦人,坐在門口,好像睡著了,陸希夷趕緊上前喚醒了她道:“老奶奶,你沒事吧?”

    老婆子睜開眼睛,看到是陸希夷的時候滿眼盡是淚光,“小姐是你嗎?”陸希夷撓了撓頭,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將老婆子帶回了屋,又給她做了一碗面,老婆再一看到那碗面,激動的熱淚盈眶,也不顧燙嘴,三兩下就咽了肚。

    陸希夷倒了一碗茶水道:“老奶奶您慢些吃,你怎么會在門口啊?還有你為什么會叫我小姐呢?”

    老婆子咬斷面條,看著她道:“你是陸府庶女,腰背上有一塊梅花胎記,對不對?”

    陸希夷摸了摸自己的腰,沒有想到這老奶奶對她還是挺了解的,點了點頭道:“是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后背有一塊梅花胎記?”

    老奶奶看著她,眼淚珠子直掉,忽然又朝著西南的方向跪了起來,“小姐,我終于找到小姐了…”

    陸希夷看到她突然行這么大的禮,嚇了一跳,趕緊將她扶起來道:“怎么回事啊?您先起來再說。”

    將老奶奶扶了起來,老奶奶又道:“能不能讓我看一下你后背的胎記?”

    陸希夷有些難為情,只好解開了衣衫,反正大家也都是女的,應該也沒有什么不可言說的部分。

    老奶奶看著她背后的梅花胎記,如釋重負一般松了一口氣,“沒錯了,你就是小姐,我終于找到了你。”

    陸希夷合上衣裳,好奇道:“您到底在說些什么?還有您和陸府又究竟是什么關系?”

    老奶奶握著她的手,激動道:“我是你娘的貼身奶媽,我是和她一起進陸府的,多年前她死于一場瘧疾,可是我知道,事情不是就這樣簡單,她不是得了重病去世的。

    一定是有人要害她,后來我被趕出了府,在外面流浪,每天吃不好睡不好,到處打聽你的消息,我也不敢回到京城,陸家的人說,只要我敢踏足京城,砍了我雙手雙腳,我在外應該隱姓埋名了,這么多年我總算找到你了小姐。”

    老奶奶眼淚早就已經打濕了衣襟,而陸希夷聽到這些話如一道晴天霹靂,皺著眉稍,難怪她隱隱覺得心里有些不穩,她娘的事不可能就這么簡單。

    而娘以前的奶娘居然已經回到了京城,她看著老奶奶,于是先到布莊置辦了兩套干凈的衣裳,給她洗了個澡,給她置辦了酒樓樓上的房間。

    一邊幫著她整理被褥,一邊問:“還不知道怎么稱呼你呢。”

    她年紀也不過才五十,可就像是七十多歲一樣,這些年在外流浪身心疲憊,所以精神越發憔悴,斑白的銀發,蒼老的皺紋,每一個都是她經歷苦楚的象征。

    陸希夷有些心酸,拉著她在床邊坐下,婦人嘆了一口氣道:“你叫我花嬸就可以了,我知道我在這世上活不了多久,可是我就是想找到小姐,我想知道小姐過得好不好?

    夫人在臨終之前與我說過,無論如何要把小姐撫養成人,可沒想到后來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陸明德他簡直就不是人!”

    看著花嬸的情緒越來越激動,趕忙安撫道:“花嬸,我現在已經不是陸府的小姐了,已分家,一人在外打拼開了這家酒樓,對了,這塊玉佩是不是您放在后院里的?”

    說著將那塊玉被拿了出來。

    花嬸撫摸著那塊玉牌,情不自禁就涌起了以往的回憶,她與夫人一同進入陸府,度過了數十載的時光,可沒想到一朝風波,竟然成了階下囚,度過了陰暗而又恐怖的時光。

    “是的,每一個嫁進陸府的夫人都會被老爺賞賜一塊這樣的玉牌,當年這塊玉在京城頗有些名氣。”

    “原來是這樣,你為什么不早點找到我呢?”

    花嬸看著她深深嘆了一口氣道:“我一直在暗中觀察,可一直又不敢確認,我托人四處打聽,覺得你像小姐又不像小姐,后來聽到你也姓陸。

    我心中覺得有些疑惑,可又不敢靠近陸府打聽,就只好在酒樓附近轉悠,后來聽說逍遙酒坊關閉,逍遙酒樓開了起來,這段時間就跟你失了聯系。

    托人把令牌,本來要帶給你去,卻不料那人喝多了酒,把令牌留在了桌子上,這才沒有跟你遇到。”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