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彩衣娛親
    見齊晏無時無刻的臭美一番,他直接賞個白眼過去,貴妃看著眾人道:“本宮有些累了,你們好好服侍皇上。”說罷,給陸希夷使了個眼色,她立即會意,于是便隨著惠妃娘娘一同到了建章宮。

    她看著眼前的貴妃,跪下身道:“貴妃娘娘,民女入宮,一直都是想與娘娘說這件事情,雖然民女知道,民女這樣做的確是有些魯莽,但是為了清白,為了我娘,我也只好這么做,還請娘娘見諒!”

    貴妃擺了擺手將她扶起,“好好的怎么又跪下了?說吧有何冤屈,本宮一定會為你做主的。”

    陸希夷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貴妃,繼而堅定道:“那幫人,不讓我做給我娘開棺驗尸,想必一定是心中有鬼,但是我也沒辦法,他們人多勢眾。

    而且有楊太傅護著,順天府尹的人也不敢拿他們怎么著,所以我就只能入宮求娘娘了,而這次阮娟的事情也不過是他們想給我一個警示而已。

    民女知道這其中困難重重,但也不能就這樣看著他們得逞,所以還是請貴妃娘娘一定要幫我!”

    李貴妃聽罷之后頗有感觸,緊鎖眉心道:“原來是這樣,難怪楊太傅一直在本宮面前說你壞話。”

    “是啊,娘娘,太傅大人一人之手,控制住順天府尹的人,這件事情如果不得到處置的話,估計我娘的冤屈一輩子也不會洗凈了,娘娘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李貴妃略略頷首道:“放心吧,這件事情本宮一定會拿個主意,不要太擔心了,本宮一定也會給你一個交代。”

    次日傍晚,李貴妃猶豫的來到了皇上殿前,一直給他研墨,皇帝一眼就看出了她一定是有事兒。

    于是便放下了手中的墨寶道:“說罷,愛妃你今日過來應該是有事要跟朕說吧?”

    李貴妃隱晦一笑道:“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今日的事情,皇上想必都知道了,陸希夷的確有冤屈要訴,而且還是為了柳姨娘。

    臣妾希望皇上能夠注意到這件事情,我見了孩子有些可憐,皇上就不如幫幫她吧?”皇上聽罷,將毛筆扔在一邊道:“我就知道這個陸希夷去哪哪就會生事,你也真是,這么大個人還跟個孩子一樣。”

    李貴妃低垂著眉眼,看著皇帝道:“難道皇上不覺得陸掌柜的心胸寬闊,是將來太子妃的人選嗎?

    臣妾這樣做也都是為了皇上考慮,皇上,如果能夠拉攏她的話,這對咱們也是好的。”

    皇帝聽她這樣一說,搖了搖頭道:“那陸希夷跟陸家已經斷絕了關系,也沒有什么可看好的,你為何處處要替她說話,再說了,她不過就是一個賣酒的掌柜能幫得了太子什么?

    太子妃的人選,她并非是上上之選!”

    貴妃眼底露出一抹幽深,而后露出溫和的笑道:“誰說她不是太子妃的上上之選了,皇上你可不要小瞧了她,她不比那些貴女差到哪去,若皇上真的慧眼識珠的話就不應該放過她。

    而這次她也是為了她母親情急之下才來找本宮的,這件事情還希望皇上能夠拿個主意,不要白白的讓她傷了心去。”

    皇帝哀嘆一聲,看著她道:“那你到底要怎樣?”

    貴妃一見,事情有轉機,立即坐下道:“其實皇上只需下令,將柳姨娘的尸身從陸府運出來便可,其他的交給順天府尹的人,可不能叫楊太傅干涉。”

    皇帝點頭,“知道了,朕明日就會去辦的。”

    貴妃欣喜退下,第二日一早,皇帝就將太子齊晏招到跟前。

    齊晏不解的看著皇上道:“父皇,招兒臣前來,到底是所為何事?”

    皇帝看著他,目光一閃,淡淡的說道:“宴兒,你有多久沒有去江南了?”

    齊晏想了想,“已有三四年未去了,父皇怎么突然問這個?”

    皇帝一臉深沉的看著他道:“你這個做太子的,要時刻去體察民意,觀察民心,朕才能放心的將江山交付于你,這樣吧,你帶著太傅,一同再前往一次江南,這次你可得給朕好好去體察民意,知道了嗎?”

    齊晏一時感到疑惑,但見父皇這樣,也只好前去,知會太傅一聲。

    太傅知道這是皇上有意將他引開,而陸希夷如果真的告御狀成功的話,估計他也不會有好果子吃。

    太傅看著太子,猶豫道:“太子殿下,咱們這次真的要去嗎?”

    齊晏將手中的茶盞放到一邊,懊惱的皺了皺眉頭道:“難不成本太子是找你玩樂,自然要去,太傅,到底有沒有準備好?你如果不想去的話,那我就直接與父皇稟明,你可不要在這里拖著我的時間。”

    太傅愈加低頭,神色謙卑,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道:“自然不是,那何時啟程?”

    太子揚唇一笑道:“即刻啟程!”

    太傅跟著齊晏一同下江南,而順天府尹那邊的人也沒了阻力,便堂而皇之的帶著人去了陸府。

    當陸明德看到這么多人過來,還以為是要抄家,叉著腰身就對他們吼道:“你們這些不怕死的,不知道我是誰嗎?”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上次他們帶人來到陸府十分狼狽,就連門都沒有進去過,而今天卻可以揚眉吐氣,堂堂正正的把靈牌從里面帶出來。

    徑直走上前道:“皇上有令,我們是奉了圣旨來的,還請大人不要阻攔呀!”說罷雙手一揮,并有一群人沖了進去。

    他看到這兒忍不住怒道:“什么,皇上?皇上何時說過這樣的話,你們這些小嘍啰敢進來的話,本官一定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眾人也沒太把他的話放在心里,徑直沖了出去,而陸希夷與沈卓思站在附近正看著好戲,陸希夷眼眸一瞇道:“終于等到了這一天了。”

    沈卓思拍了拍腦袋道:“終于等到這一天了,一定得讓他好好看看我們的厲害。”

    他也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陸明德攔在他面前道:“你這小丫頭片子到底要做什么?要把陸府翻個底朝天你才甘心嗎?”

    陸希夷不嗔不怒猶如深潭的表情,抿唇一笑道:“我只是想把我娘的靈位帶著,順便把我娘的尸體也帶走。”

    “你敢,你這樣可是大不敬,你也不怕遭雷劈嗎?”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