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借酒澆愁
    陸軒這個點子歸根結還是破壞三十六味地黃丸名聲,影響它的銷量甚至被民眾唾棄不在成為他們眼中的寵兒,自然也不會再掏錢消費。

    本質上,這方法和之前湯玉想過破壞產品的計謀是一樣的,只不過執行方法不同。

    之前湯玉就像做假藥,然后找托演戲假裝吃了假藥引發了某某重病,再找來媒體對這些托的問題大大的宣傳,從而敗壞三十六味地黃丸的名聲。

    可三十六味地黃丸現在可是明星補腎產品,加上蕭二少和藥監局有關系,藥店再怎么想賺錢也不敢進假藥。

    一旦被曝光賠的不僅僅是那點假藥錢,而是整個藥店,甚至其他原本是真藥的另類藥品,也因此受牽連,從而被盯上假藥的標簽。

    嚴重一點,還會被藥監局取消到藥品經營執照,藥品衛生安全執照等等……這東西可不好搞,除了有錢還要有人才能辦得到。

    加上三十六味地黃丸曝光度就非常高,隨時都吸引無數人的目光,藥店就是有賊心也沒賊膽,對一些感冒藥作假還可以,明星產品就是找死。

    所以,哪怕藥店老板不知道三十六味地黃丸的老板和藥監局關系好,往往也不敢作假。

    俗話說槍打出頭鳥,太紅的東西不管是人還是產品,都會有影響其他人的利益,自然會吸引無數目光,無數人做夢都在想找問題和毛病,然后將這缺點盡可能的放大,最好的一招就搞臭。

    除了湯玉和蕭杰感受到壓力,恐怕其他什么補腎產品,比如腎寶片六味地黃丸等等,此時的日子也不好過,同樣也在巴不得三十六味地黃丸出毛病吧?

    因此,就算湯玉做好了假藥,白送給藥店銷售,甚至倒貼五十塊一盒他們都不敢要……怕死。

    如果送到那種路邊的保健品店,消費者買了發現無效,投訴和曝光媒體也起不到什么效果,只會被當成假藥而被人諷刺。

    畢竟,三十六味地黃丸一般只在藥店售賣,跑到保健品店購買出問題了,怪誰?還曝光媒體,這不是引來官方,甚至購買正品了的民眾們嘲笑嗎?

    陸軒這一招就不一樣了,他在不違法違規的情況下,硬生生把價格抬高一倍,甚至兩倍來售賣,那是正當生意,不偷不搶誰也管不了。

    假如陸軒把東西買過來,再以188,甚至更少的價格賣出去,那就是惡意競爭,擾亂市場秩序……那加價總管不了了吧?

    如果全國只有一兩家店加價,那還會被指責惡意加價,但是全國所有藥店都這么賣呢?誰管得了?工商局,難道還有權利管別人定價?要求賠本一塊錢一個賣出去?

    價格抬高民眾受不了,銷量大減口碑變差,蕭二少坐不住親自從廠家發貨的話,不管用什么辦法輸送到全國各大藥店,陸軒就讓湯玉用同樣的辦法送到藥店就好了。

    畢竟之前他們都是從當地總經銷商拿貨,經銷商只認廠家一家錯不了,藥店去那里拿貨也不怕得到假藥。

    不過廠家親自送貨,快遞物流都好,不可能每個藥店的人都認識廠家送貨的人吧?臉熟都是在送了五六次貨后才形成的,這期間足夠湯玉他們把假貨混進去了。

    假如碰到某個記憶比較好的人問:“我記得上次給我送貨的人不是你啊?”

    到時候,送假貨的兄弟只要說那家伙跑某某省送去了,這一次換我來。他們開車的每天運送的地點都不一樣,興許下次就是別人等等。

    只要假藥進了藥店,蕭二少即使能力通天,也無法挽回敗局,和三十六味地黃丸的名聲了,到時候別說688,哪怕88,甚至68都沒人買。

    誰會掏錢買個沒用的假貨,哪怕價錢不高,買兩盒六味地黃丸回來,身體還能補一補不是?

    “我這就安排下去。”

    明白陸軒用意的湯玉,別說心里有多高興了,就連臉蛋上也沒有掩飾住她喜悅的臉色,很是開心地開口說道。

    “行,不過要嚴肅交代手下人,讓他們告誡那幫做假藥的家伙認真嚴格一點,別添加有害化學成分下去,哪怕沒有效果,也不要害了無辜民眾的性命。”陸軒點了點頭,再次以極其嚴肅的口吻,冷冷地命令道。

    湯玉點了點頭,微笑著開口說:“我知道,你就放心好了。那幫消費者被我們坑了心里都不高興了,要是再讓他們身體受傷害,那也沒良心了。”

    “嘿嘿,不過我們坑了消費者的錢,很快就有蕭二少自掏腰包買單,給他們還回來,也不算坑了……哈哈。”陸軒笑呵呵地開口說道。

    說真的,他一點也不想坑蕭二少,就沖那貨性子很直爽大大方方光明磊落上來看,坑了這么一個良心企業家只能用罪過來形容了。

    可是商場就是戰場,只要是競爭對手,就沒有仁慈那么一說。

    既然陸軒一開始踏上了蕭杰和湯玉這條賊船,就不會再背叛,跟他們一路走下去,哪怕對于二少來說非常的殘忍。

    不管是誰,在朋友和一個看得還順眼的陌生人中做選擇,肯定會選朋友過得好。畢竟誰忍心看朋友失敗,變成喪家之犬呢?

    “好了,都按照你的吩咐交代下去了。這一次派出去的都是蕭少手下的精兵,一定能把事情辦妥的。”

    湯玉掛上了電話,對著陸軒匯報道。

    兩個人距離這么近,她剛才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命令指示都被陸軒聽到,自然不會存在什么監管不到位,添加有害成分等等。

    “那就好。”陸軒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

    “我就知道,不管遇到什么問題,只要是你出馬總能想到對策的,只不過是耗費時間的長短罷了。”掛完電話以后湯玉開心的笑了笑,對著陸軒夸贊道。

    “行了,你就別夸我了,再夸下去我會驕傲的。”陸軒嘴角揚起微微笑了笑,隨后從口袋里面拿出那包女士香煙,朝湯玉扔了過去,說:“你的煙。”

    湯玉接過了香煙,問:“怎么還給我了?你不是不讓我抽了嗎?”

    “問題是現在的你,還需要用煙來解憂愁嗎?”陸軒白了湯玉一眼,一副你這個問題問得很白癡的樣子。

    “咯咯咯——”湯玉開心的笑了笑,一把就將香煙收進抽屜里面,沒有再抽的意思。

    她不是煙鬼,只是拿煙解悶和消愁而已,心情好了自然不會像之前一樣,隨時隨地都來那么一根爽一爽。

    “你說你這么聰明,將來那個女人能管得了你呢?”湯玉漂亮的雙眸眨了眨,好奇地對陸軒詢問道。

    “你不覺得這個問題問得很白癡嗎?”陸軒又白了她一眼,沒好氣地說道:“聰明的女人是不會管自己的老公的,特別像我這樣的男人,她們都會明白肯定能照顧好自己,有什么好操心的?”

    “也對。”湯玉笑吟吟地說道。

    聰明的老婆和笨老婆就是一個區別而已,那就是在于管老公的程度。

    有些女人把老公當成私人寶貝一樣好好呵護,防狼防閨蜜,害怕老公出軌,怕別的女人勾、引自己的老公,各種經濟限制查看聊天記錄等,干什么都要監督著才放心。

    這種方法就是很傻,俗不知人都有叛逆心,壓制得越狠爆發越強烈,最終傻女人換來的就是各種背叛的老公。

    聰明的女人雖然也會管,但不會限制得那么死,因為她知道男人作為一家之主,在大都市中想要生存下來,總要遇到各種各樣逼不得已的事情。

    陸軒就有一個戰友負傷后退役,拿著這些年積攢的一些錢和退伍費到老家開創了一個小事業,娶了個家庭經濟一般的老婆。

    公司剛成立還沒有收入基本倒是倒貼錢出去,小兩口可以用入不敷出來形容,自己省著花著在家里啃方便面,也要把錢拿去請客戶上酒店吃飯,買幾千塊一斤的茶葉等禮品送給客戶,請客戶去娛樂場所玩。

    不過他老婆很聰明,知道男人為了做生意,總是需要各種應酬,和客戶去上檔次酒店吃飯,去洗桑拿玩大保健,甚至是找小姐。

    可是她從來都不說假裝不知道,自顧自玩她的,靜靜在家等待。

    換一般女人早就發飆了,指著男人各種破口大罵,“我特么各種忍饑挨餓和你啃泡面,你特么不拿錢投進公司里面,卻拿錢去大保健玩小姐?什么……搞好關系?他玩你可以不玩啊!我怎么瞎了眼認識你這種渣男……”

    還有些女人知道男人出去花天酒地了,覺得心里不爽過意不去,也拿錢出去瘋玩,各種給自己買首飾衣服等,用來平衡內心。

    不過在事業起步階段,拿錢浪費在不是刀刃上,就會讓男人心里不爽起矛盾。

    一個女人聰明在眼界,傻也在眼界。

    為什么很多家有悍妻嚴妻小心眼妻等男人,在事業成功后總喜歡包大學生做秘書,因為她們的眼界會更廣,很多意見上是和男人所認為的是一致的,讓男人感覺尊嚴和尊重。

    男人越成功眼界就會越廣,他們所追求的女人質量約會越來越高。不成功的時候,他們要求只會是溫柔、體貼、懂得持家,不亂花錢。

    男人成功以后女人還是像之前一樣節儉,不花錢就要被罵沒品位了,因為他賺那么多錢來干嘛?不就是給老婆兒女花的嗎?

    腦子各種聰明辦法超多,眼界不提升的話,一樣是個傻女人。

    那個退伍做生意的戰友一年多后回部隊探親,笑呵呵的講著他出去后的事跡,然后對現役戰友炫耀說:“能娶到這么一個老婆是我這上輩子和這輩子為國家做出突出貢獻,才能修來的福氣啊!“

    戰友還說,哪怕以后公司做大做強,面對的女人越多越漂亮,也永遠不會愛上其他女人而和老婆的離婚,一輩子都不會丟下她。

    他還流著淚說:“我永遠記得她說的那么一句話,白象比康師傅便宜一塊,配料包里的牛肉丁還多了兩顆。”

    ……

    ……

    “走吧,不早了,一起去吃個宵夜吧。”

    困擾湯玉已久的問題被陸軒輕松解決了,讓她不由心情大好,站起身子笑著說道。

    “不了。”陸軒搖了搖頭,說:“十一點不早了,我得趕回去睡覺了,天知道明天一大早部隊還有沒有訓任務。”

    “啪——”湯玉來到陸軒的身邊,用纖纖玉手在他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說:“混賬東西,上次臨走的時候神色嚴肅的和我說什么去盛京,可能再也不回來了,一副風蕭蕭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樣子,害我以為你這王八蛋要去做什么危險的事情……原來是回歸部隊重新去當兵。”

    “呵呵。”陸軒沒想到湯玉竟然生這事的氣,只是嘴角微微動了動沒有多說什么。

    這事還真不好解釋,以他當時那丁點實力去京衛戍,不過是一只誰都能捏死的螻蟻罷了。

    在加上ak37和99修羅冒出來,又碰上了恐怖的閻王,整個過程真的可以用驚心動魄九死一生來形容啊!

    要不是在祥憑用炸藥炸死那十幾個人的,可能死的就是陸軒等人,要不是老酒鬼出來營救,陸軒恐怕都腐爛成一灘血水了。

    差一點就差一點點,陸軒就永遠回不來,看到湯玉等人熟悉的面孔,也見不到京衛戍那群調皮的親人了。

    “笑什么笑?都出來混了還回部隊,部隊里面有什么好的,你告訴我?”湯玉白了陸軒一眼,沒好氣地質問道。

    “你不懂,每個人追求的理想都不一樣。”陸軒尷尬的笑了笑隨口回應說。

    湯玉還是不解地看了眼陸軒,問:“我就搞不明白了,你在部隊累死累活一個月算上工資和各種津貼一個月一兩萬頂天了,可是你在寧海什么都不用做,手下一大堆兄弟為你服務,每個月進賬幾千萬甚至上億,比你退伍后的安家費多幾百倍。美女,豪車,靈丹妙藥山珍海味,恐怕沒有你買不到的,你重回部隊干什么呢?之前離開了,不是挺好的嗎?”

    “呵呵。”陸軒揉了揉鼻子,再次重申道:“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每個人的理想和追求都不一樣,錢是好多東西,可人生還是有很多遺憾是無法用錢買到的,不是么?”

    “確實也是。”湯玉笑笑并沒有接著問下去,聰明的女人都知道凡事隨口提一提就好了,較真和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話,很容易引起男人不高興。

    “之前認識你的時候,給你錢你不稀罕,給你豪車美女,你也沒興趣,甚至對公司事務和分紅等都不太感興趣,我還以為你就是個四大皆空不剃度的和尚呢!”湯玉笑靨如花的再次打趣道。

    陸軒只是笑笑沒有說話,沒辦法,情商低和怕麻煩與懶是他的短板,相比拿更多物質,他更喜歡將時間節省下來用在修煉上,提高自己的修為。

    “那我走了,下次見面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了,保重。”陸軒覺得差不多了,又再次開口和湯玉提出告別道。

    “啥?”湯玉見陸軒再次提出要走,愣了一下說:“真不和我吃宵夜嗎?”

    “不了,都說現在在部隊里面,時間不是軍人能決定得了的,能出來見見老朋友聊聊天就很不錯了。保不準半夜要執行任務,領導見不到人會很不開心的。”陸軒露出一臉為難地說道。

    “那好吧,謝謝你今晚抽空出來,等你從部隊回來,我們在好好的喝幾杯。”湯玉見陸軒沒有留下的意思,也沒有再多加挽留,無奈努了努嘴說道。

    “那自己多保重。”陸軒說了一聲,就過身子離開。

    “我開車送送你吧,晚上不好攔車。”湯玉跟了上來說道。

    “不用了,我慢慢走回去,順便欣賞下寧海的夜景,什么時候攔到車都無所謂。”陸軒頭也不回,揮揮手說道。

    “好吧。”湯玉撇了撇嘴沒有再強求,而是望著陸軒那高大挺拔的背影,瞬息有些憂傷了起來,說:“保重,我等你回來!”

    她也不知道這忽然升起的憂傷,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本書源自看書?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