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二百六十章 難分你我
    nb

    nb"" ="('" =""

    nb凌晨三點,是一天最為寂靜的時候,又俗稱三更天。25120320nbnbnb半夜三點鐘,要是沒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成家立業了的大人們是很少出門的。

    nb因為在無數人的童年中,聽到了太多的鬼故事,還有村里一些巫婆道公到處和人說世上是有鬼的,它們每天晚上凌晨三點鐘出來瞎游蕩。

    nb對于鬼這個說法還真是眾說紛紜,越是上了年紀的人就會越相信這世上有這個玩意。除了了解得越來越多關于這方面的東西,剩下就是活得越久,親眼看到的東西就愈來愈多。

    nb無風不起浪任何事情一旦有經人口中流傳出來,長久不衰的話,那一定是有某些根據的。

    nb無論在哪里,春夏秋冬四個季節,半夜三點吹的風永遠是最涼的,也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nb有的時候,炎炎夏日路過農村和郊區某條道路的時候,其他部分都很熱到處吹著熱風,就是經過某一小段被樹蔭遮蓋道路的時候,就覺得特別的涼爽,就好像呆在空調房里的一樣。

    nb更讓人可怕的是,那一段路并不長,只有米那樣子,樹蔭外就很熱,內部就涼得讓人直呼爽快。

    nb老一輩一定會說那個地方有鬼魂不干凈,少呆為妙。

    nb三更天,百鬼夜行這種觀念不僅僅只在信息缺乏的農村流傳,甚至越來越多的城市人這么認為。

    nb寧海也屬于一線城市了,在這里的常駐人口都在千萬左右浮動,每一年都有勞務人員離開,又有新的勞務人員涌了進來,人員變動再大也在這個數值范圍。

    nb凌晨三點這個時間段,作為一線城市的寧海路上車流量也非常的稀少,路面上飛奔的大多都是出租車,偶爾才會晃過私家車和貨車的身影。

    nb這個時間點上大街小巷很難見到有行人走動,就連掃公路的清潔工,大多也會在四點鐘左右才會上路干活。

    nb一些以經營夜市為主的燒烤攤上也沒幾個客人,大多已經開始收攤裝卸東西了。

    nb這個時間段的寧海,可以說和熱鬧非凡的白天,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對比。

    nb陸軒一離開楚家大院,就慢慢步行來到了一處依山傍水的私人別墅旁。

    nb這棟別墅就是洛熏兒現在居住的地方了,也算是她的家。

    nb陸軒并沒有來過這里,一般交給洛熏兒幫忙照看小武的時候,都是她親自過來接或者在某地方吃飯見面順便帶走了。

    nb他只是聽小武和自己講述,洛熏兒在哪里居住罷了。

    nb陸軒作為小武的師傅,一段時間不見,自然非常掛念,以及關心他的修為進展究竟如何了。

    nb他感知能力一釋放出來,立馬就鎖定了小武所在的房間,隨后雙腳一發力,一個翻滾就落入了地面內,并一點聲響都沒有發出來。

    nb進入了里面,陸軒借著感知能力提前預知保鏢和暗保的位置,就快速奔向小武的房間。

    nb洛熏兒家安保措施非常的不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也不知道做什么生意的。

    nb不過,就憑這些保鏢質量能發現陸軒存在的話,那簡直可以用癡人說夢來形容。

    nb幾乎沒有碰到一絲阻礙和困難,陸軒就輕而易舉溜到小武的房間里面。

    nb“嘎吱——”陸軒輕輕地打開門,伴隨著細微的開關門聲走了進去。

    nb門板移動發出來的聲音并不是很大,熟睡中的小武并沒有發現有人進來。

    nb現在已經是深秋天氣變涼了,可小武仗著是學武之人身體素質好,空調竟然開到最冷的十七度,還光著身子只穿著一條褲衩在上躺著,連被子蓋都不蓋。

    nb一段時間不見,小武變化顯而易見,他的骨架更為寬大了一些,身上的肌肉線條也多了一些,臉龐看起來也更堅毅,越來越有男子漢氣息了。

    nb他身上的氣勢也比之前強烈了很多,已經突破之前的瓶頸,達到淬體七重了。

    nb看來陸軒不在的這段時間,小武并沒有被洛熏兒帶壞整天就知道出去瘋玩,從而把修煉丟在一邊。

    nb十幾歲的孩子能有這樣的自律性讓陸軒感到很欣慰,這是塊練武的好苗子,只要繼續修煉下去,總有一天定然會超過現在陸軒所擁有的成就。

    nb這樣的好苗子不怕沒有好師傅,也不怕學習的功法太過于垃圾,就怕他年齡小控制不住自己,從而荒廢了自己這個好好的天賦。

    nb“小武。”進入房間了以后,陸軒輕輕呼喚了一聲,看看這個徒弟會不會醒過來。

    nb然而,熟睡中的小武像沒有聽見他的話一樣,仍舊四腳八叉的甜甜熟睡著。

    nb他睡得很甜很甜,想來是白天時候訓練很拼命刻苦,到晚上筋疲力竭從而睡得非常非常的死。

    nb“唉——”陸軒在心里微微嘆了一口氣,默默搖頭著。

    nb這警惕心別說陸軒這種高手了,就算境界比小武低幾級的殺手,偷偷溜進來也能把他干掉了。

    nb看來,小武警惕性還要加強才行,這種東西要從小培養才行,大了在強化他警惕性,就很難提高到一定造詣了。

    nb淬體七重的武者了,當年陸軒四五重的時候,警惕性可比現在強多了,只要房間內有什么風吹草動,甚至有人走到房門前他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nb看到小武睡得這么死,陸軒也不想把他叫醒談談,交流交流最近修煉上所出現的問題。

    nb他從身上掏出了一支筆,在房間內找到一張紙片后,在上面給小武留了幾個字:“警惕性太差了,如果我是殺手的話,幾分鐘內夠你死上百回了。往后的日子仍舊需要你自律刻苦的修煉,下次我不想看到你在上睡得像死豬一樣。還有,一年時間到了我沒有回來也沒有找到菩提子的話,記得自個去找契機道人。”

    nb留下這么幾句話后,陸軒就把紙放在頭旁的柜子上。

    nb他深深在看了小武幾眼,順手幫他蓋上被子就退了出來,朝洛熏兒的房間走過去。

    nb“嘎吱——”

    nb洛熏兒房門被打開,陸軒像幽靈般溜了進去,并輕輕關了門。

    nb夜視能力非常好的陸軒輕車熟路便來到了洛熏兒頭,只見這丫正抱著一只大大的熊公仔熟側著身子睡著。

    nb她穿著一件非常寬松的睡衣,側著身體睡的時候領口打開,很容易就見到里面一堆肉乎乎的飽滿。

    nb呃,這丫晚上睡覺的時候竟然是真空上陣,少了文胸的束縛,怪不得那對兔子能發展到現在的波瀾壯闊。

    nb“罪過罪過。”陸軒移開了眼睛,默默在心里倒了一句歉道。

    nb洛熏兒的房間非常的亂,雖然比起一些男孩子房間來這樣已經夠干凈和整齊了,可是和其他女孩的房間比起來,還顯得有點亂。

    nb頭柜上擺滿了一大堆零食,有些已經打開包裝并沒有吃完的放在那里,還有些是未打開包裝的。

    nb她的電腦并沒有關,畫面顯示的是一個ll游戲畫面,想來這丫睡覺前在玩著游戲。

    nb更讓陸軒驚奇的是,電腦桌上有幾包吃完的零食塑料袋,還有幾盒喝完東倒西歪躺在桌子上的飲料盒子。

    nb看來洛熏兒光顧著打游戲,吃吃喝喝什么的隨手吃完后就放在桌子上,并沒有來得及收拾,也有可能是堆積到一定程度后才舍得動手收拾。

    nb“偶買噶。”看到這一幕,陸軒真感覺自己醉了,這貨也太懶了吧?隨手將吃完包裝袋扔到垃圾桶也好啊?又不是多麻煩的事情。

    nb他剛來寧海的時候,租了個小區和洛熏兒了一段時間。

    nb那段時間,這個千金大小姐也會下廚房煮飯菜,打掃衛生拖地拖到油亮得就差沒走路摔倒,總的說表現還是非常不錯的。

    nb誰曾想,到她自己住的時候,房間竟然會弄得如此混亂,堪比一些男的還要狠!

    nb不過人都有兩面性,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總想表現自己,突出自己的優點,所以就變得格外勤快。

    nb單獨一個人的時候,骨子里的惰性就會散發出來,哪怕吃完東西包裝盒放在桌子上,也不會覺得有什么問題,心里就會冒出反正有沒有別人看見的想法。

    nb洛熏兒應該也是這樣的吧,假如讓她知道如此臟亂差的一面被異性看到,會怎么想呢?

    nb“臥靠……”目光游移到洛熏兒像瓷娃娃俏臉上的時候,陸軒頓時驚呆了,忍不住在心里驚詫的叫了一句,就好像發現了某個新物種般的驚奇。

    nb因為他看到就在洛熏兒的腦袋旁邊的上,赫然有一包吃了一半的辣條,辣條包裝名叫做‘唐僧肉’。

    nb半包辣條正靜靜的躺在上,開口處有一些鮮紅的辣油滴漏出來,將單都弄臟了。

    nb洛熏兒腦袋的另一邊,是一部手機,想來這丫一邊吃辣條一邊玩著手機,結果玩著玩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nb“真是醉了。”看到這么一副別開生面的場景,陸軒只覺得全身心都陶醉了,這丫再度刷新自己對她的認知啊!

    nb一個女孩子,怎么能這么邋邋遢遢啊?

    nb不過,想到洛熏兒那大大咧咧的性格,這種事出現在她身上還真是有可能的,換成其他女孩子,估計想見到這么特別的一面,都是非常困難的。

    nb陸軒也不知道該和洛熏兒說什么,他伸手將上的那半包辣條拿開,隨后抽了幾張紙巾幫她擦了擦單上的油漬。

    nb其余的時間,他就這么靜靜的看著熟睡中的洛熏兒,好一會兒后才離開房間,除了幫收拾辣條和擦單,其余痕跡都沒有留下。

    nb假如第二天大大咧咧的洛熏兒并沒有發現辣條被擺放在頭柜上,又或者留意到自己昨晚臨睡前吃的那包辣條去哪了,可能都不會知道有人曾經進過她的房間。

    nb陸軒沒啥和洛熏兒好說和交代的,只是看一眼這個來到寧海第一個朋友過得好吃得飽睡的香就足夠了。

    nb且這瘋丫頭一旦醒來看見陸軒,恐怕就各種開心和快樂,纏著他出去喝酒唱歌,各種能玩的都不會放過。

    nb對于洛熏兒,陸軒覺得還是像這樣為好,什么都沒有留下,什么都沒有說,靜靜的順其自然下去。

    nb三分鐘后,陸軒就出了別墅,現身在馬路邊。

    nb保鏢公司出來的安保,對于陸軒這種凝神鏡高手又精通隱匿暗殺的兵王來說,與形同虛設根本沒有什么區別。

    nb“呼——”

    nb來到馬路邊后,陸軒深深吸了一口氣,將大口大口的新鮮空氣呼吸進自己的肺部里面。

    nb一年之計在于春,一天之計在于晨,這話說得真不錯,早上的空氣是最為新鮮的。

    nb他一邊走到公路邊攔出租車,一邊貪婪的吸允著,因為到了‘首堵’盛京,能吸到如此新鮮的空氣那只能在氧吧里面,或者在家里安裝空氣凈化器。

    nb“小兄弟,去哪兒啊?”不一會兒功夫,一部出租車停在陸軒面前,司機將腦袋朝副駕駛伸了過來,隔著窗口對陸軒詢問道。

    nb“聯合國大使館。”陸軒應了一聲,就打開副駕駛門坐了進去。

    nb“行。”師傅一聽是如此遠的地方,眉頭不由露出一抹喜悅,很是開心地回應道。

    nb下一刻,車子就緩緩啟動,朝聯合國大使館開了過去。

    nb在寧海重要的人,陸軒差不多已經看完了,僅剩下楊奇和陳建陽而已。

    nb陳建陽現在結婚了,半夜溜進別人家那是不禮貌,加上他現在在野戰軍做新兵教官,有沒有回來都是一回事,所以還是不麻煩了。

    nb楊奇這個天真無邪的家伙,陸軒覺得還是將自己的美好回憶留在他腦海中吧,反正過去也不知道要說什么,頂多喝喝酒吃吃飯,沒啥意思。

    nb楊奇高高興興以為陸軒回來了,誰知喝完酒后又要離別,那丫又傷心難過一陣子,還不如不見的好。

    nb陸軒覺得假如真的不回來,那楊奇腦海里都是美好的回憶。如果活著回來,到時候在一并相見,讓那丫興奮得嗷嗷叫好幾天都睡不著覺!

    nb本首發于看

    n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