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限制小說 > 一品酒娘盛世后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何罪之有
    鄭如薇對于噩夢耿耿于懷,即使去購了一天的物,她心情依舊很差。花了一整天痛痛快快的把想買的衣服都買了,許多的購物袋掛在手上,她在許多繁華商場游蕩著。女人的購買力是強大的,不一會鄭如薇雙手都拿了許多的購物袋。

    她自己一個人逛了一天,買了許多東西,當她走出商場的時候,才發現外面下著大雨。鄭如薇本打電話給湯有彥接她回去,可是她記起早上跟湯有彥說了她正在上班,于是她準備撥出去的號碼再次取消了。她無可奈何,只能:“你應該感謝這位先生,是他好心讓你搭車的。”正是梁碩看著鄭如薇一個人在街邊,他不忍心,才叫司機靠邊停一下,說可以順路送她一程,下雨天也不好打車。

    鄭如薇聽到司機的話,也明白了。載客狀態還可以讓她上車的,只有經過乘客的同意才行。她轉頭向后,露出一個友善的微笑,真誠的向梁碩道謝:“真的很感謝你,如果再打不到車,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辦才好。”

    梁碩的視線落在了鄭如薇的臉上,他搖搖頭,笑著打趣說:“不用了,可以和美女同車是我的榮幸。”

    “你也是去美妝公司,是去應聘嗎?”鄭如薇難得對陌生人有如此的好感,司機剛剛說的同路讓她對梁碩的目的地起了好奇心。

    梁碩點頭,繼續笑說:“是到,你怎么會知道?”

    鄭如薇得到準確的回應后,也在心里面打定了主意。既然對方剛才讓自己上了車,她也有應該幫一把,只當還個人情。

    鄭如薇雖然不知道梁碩工作能力怎么樣,但梁碩身上的親和氣質很符合美妝公司的形象,特別是面向廣大愛美的女士做推廣的銷售部。現在美妝公司大整合后,營銷部也正好缺人。如果梁碩真的是去應聘,她即還了人情,也為公司緩解人員緊張的問題,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鄭如薇暗自打算著,從自己的手包里面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了梁碩,笑著說:“這是我的名片。我現在在美妝公司就職,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可以找我。”

    梁碩接過了名片,對她說的就職起了興趣,拿到名片看了一眼。他對“鄭如薇”三個字不太注意,但對“美妝公司銷售部部長”多留意了一下。畢竟他也是要在分公司就職,多個朋友多條路,留下鄭如薇的名片也沒有壞處。

    “鄭如薇,如薇,很美的名字。”梁碩看完名片,對著鄭如薇的名字稱贊了一番,也來了個自我介紹,“我叫梁碩,目前是單身狗。”話語他末尾還特意打趣自己,語氣充滿失望,只為活躍氣氛。

    鄭如薇被梁碩的夸張失望表情打動到了,心情也變得好了起來,只聽到她笑著說:“那可真不幸,我有男朋友了。”

    兩人就這樣一直聊天,從剛開始的自我介紹,到個人興趣,再到旅游,談得很是盡興。鄭如薇從沒有相關自己對一個陌生人只是見了第一面就有如此好感,最后雙方還互相留了電話。

    從商場到美妝公司的路程較遠,等到了公司門口,大雨也變成了小雨,厚厚的云層像是要壓下來。梁碩付了車錢,從后座里面出來,向鄭如薇道別,走入了公司的大門。鄭如薇則在公司門口打了個電話給湯有彥,叫他來接自己。

    肖嵐在辦公室里面,看到了私家偵探發來的信息,內容是鄭如薇與陌生男人一同搭車,還特意給了一張高清側臉。肖嵐就那樣坐著盯著梁碩的臉,神情莫測。梁碩為什么出現在這里?這是肖嵐的疑惑。自從肖嵐來到分公司后,也沒有聯系那邊的人,總公司的一切動向她都不知情。對于梁碩到來的原因,她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現在正是鄭如薇最脆弱的時候,應該讓湯有彥來安慰她,她沒想到半路會殺出個梁碩。一時間,肖嵐也不知道一應該怎么辦才好。

    正當肖嵐費勁心思想著怎么處理這件事的時候,外面的秘書提醒肖嵐來了一個人,經過詢問后知道名字,那人正好就是梁碩。肖嵐沒有攔著梁碩,反倒是讓他進來了,她需要好好問清楚梁碩的來意。

    梁碩剛踏入肖嵐辦公室的門口,一道冰冷的質問聲便刺耳而來:“你來這里干什么?”肖嵐坐在電腦椅上,面無表情的看著走進來的梁碩。

    梁碩聽到肖嵐冷漠的聲音,腳步頓時停下,沒有在靠近。擅長揣摩人心的他,感覺到了肖嵐的排斥,還有話語傳遞出來的不喜。肖嵐如今已經不是他的上司,居然還敢用這樣的態度。梁碩暗自不悅,把不滿全部吞到了肚子里,沒有任何的不對勁。

    “我來幫你。”梁碩假裝沒有感受到肖嵐的情緒,也壓下了自己的憤怒,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你應該知道,我并不需要你的幫忙。”肖嵐不需要知道對方是不是好心幫忙,她也不在意。梁碩來到這里的原因有無數個,但絕對不是為了幫她。

    “你來到底這里干什么?”肖嵐再次問。

    梁碩知道對方沒有問出來也就不肯松嘴了,他終于也稍微收斂了一下笑容,認真的回答:“上頭叫我來抽查分公司的情況,正好抽到你的這個分公司。”順便來看看你從高處摔下來的樣子,梁碩自然沒有說出心中所想。

    “多久?”肖嵐繼續問,她并不在意總公司抽查的原因,她只關心梁碩會停留多久,會不會壞她的計劃。

    梁碩豎起了兩根手指頭,笑容里面藏著危險,他回答:“兩個月。”兩個月查出你來這里的原因,也夠了。

    與此同時,小雨也漸漸停了,云層散開,午后的陽光照到了道路上的小水洼中,閃閃發光,引人注目。在公司門口的鄭如薇也等到了湯有彥的到來。其實在內心深處,鄭如薇對于見到湯有彥還是有一點抵觸,但無可奈何已經約好了時間,她不能爽約。鄭如薇手上拿著的購物袋,她可以隨便找一個理由蒙過去。

    湯有彥來了,他開著汽車來到了公司門口。他一到來,兩人相互問了好,但這次鄭如薇的話有點少。她也沒有像往常一樣開副駕駛座的門,反而坐到了后座,把購物袋放滿了一個座位。鄭如薇刻意疏遠的行為讓湯有彥有點感到奇怪。

    于是他沒有發動車子,從副駕駛座轉頭,看著鄭如薇問:“怎么啦,薇薇?”

    鄭如薇也覺得自己對于噩夢太執著了,可她也沒辦法,她只能再沒有釋懷之前,她對湯有彥還是有很大的排斥干。她只好潦草的回答:“沒什么。”之后沒有再說話。

    兩人一直無言,湯有彥真的感到了奇怪,女朋友不開口,肯定是男朋友做錯了什么。他只好沒事找事,調節氣氛說:“今天工作怎么樣?”

    “一般吧,很累。”鄭如薇沒有抬頭看他一眼,視線始終沒有離開車窗,態度冷漠隨意,不想搭理它。

    “那你要注意休息,工作別太辛苦了。”湯有彥笑著說,細心的提醒。

    鄭如薇低頭玩手機,簡短的回答了一個字:“恩。”

    開了很久的路,沒有話題了,到了紅燈。湯有彥再三斟酌下,小心翼翼的向她問了一個問題:“微微,你今天一天都在工作嗎?”

    她的心里咯噔一下,視線沒有離開時間屏幕,假裝平靜的說:“恩。”

    湯有彥得到答案也就不再追究了,即使他知道那是謊言,心也涼了一下。

    其實他會那么問,是因為他在早上受到了信用卡消費記錄的信息,記錄正好是在商場,而能用他信用卡的人只有鄭如薇一個。鄭如薇也沒有想到她在購物的時候刷錯卡,以為湯有彥只是隨便問問,沒有聽出試探,她也就沒有說出真相。

    湯有彥知道了鄭如薇的撒謊,他卻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沒有任何的責怪。鄭如薇自從做了噩夢,就失去了和湯有彥心靈相通的感覺。她不想說,他不強迫,兩個人心底都很不舒服,人各自的內心也生了隔閡。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