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白馬掠三國 > 四百八十五 颯爽之姿
    “陷陣之志!有死無生!!!”

    血腥味沖天的小巷內,鐵血的大喝聲響起。

    瞬間,一股無形力量被其所集結,渾身氣息更沉重了幾分,手中所持握著的武器,似乎也沉重了許多倍。

    “殺。”

    爆喝聲炸響,那驚天動地的一擊,狠狠劈砍。

    李博全身浴血,渾身氣息絲毫不減,反而更加兇悍,似乎告訴所有人,想過他這一關,必須踏著他的尸體。

    “”

    哪怕正在遠去,都能夠感受著那股慘烈的氛圍。

    呂玲綺的心,被觸動了一下。

    不行!

    絕對不能就這么一走了之!

    她怎么能夠靠著這些勇士的生命,來逃跑?

    她的父親,是呂布啊!

    小姑娘眼眸猶豫一瞬,下一刻,堅定的信念,已然升騰。

    她,要殺回去!

    她不能就這樣,視若無睹的逃跑!

    “吁!”一勒戰馬,呂玲綺珍重無比的對周圍的士兵道“我們不能就這么的離去,敵人也不是不可戰勝的!”

    聽到呂玲綺的話語,那些正護持著二人的陷陣營士兵的步伐一滯,卻并沒有停下回頭。

    他們,又何嘗不愿意回身廝殺?

    要知道,身后廝殺的,可都是他們共同走來的戰友啊!

    只是,他們清楚,自己不能意氣用事,因為他們,現在的身上,可是有著更重要的任務啊!

    “小主”劉寬張了張嘴,想要說些勸慰的話,卻被呂玲綺攔住。

    “我知道你們的責任與想法,只是我雖為女子,卻亦是溫侯的女兒,我的驕傲不容我這般逃竄,但是,娘親的安危,亦是需要重視。”

    呂玲綺小手抱拳“所以,這次就全權要拜托你們了。”

    “小主可有把握?”

    沉默了一下,劉寬猶豫道。

    “七成!”呂玲綺輕聲道,“吾剛剛看了的,除開后來殺至的騎兵,那些步兵其實已經威脅不大,若不是擔心娘親安危,方才又摸不清對方究竟多少人,亦可破之。”

    “如此,某替什長他們謝過小主,小主放心,某等拼盡全力,亦護住夫人安全!”劉寬回憶了一下呂玲綺的戰力,忍不住還是松了口。

    畢竟,這些陷陣營地將士們,早就被這一路上所見所聞的慘象激得義憤填膺,此刻被呂玲綺這么一迫問,復仇的烈焰在胸中熊熊燃燒起來!

    “那好!”

    掃視了一眼留下來的陷陣營士兵,呂玲綺一引馬韁,胯下戰馬長嘶一聲,人立而起,手中長槍北指。

    “我去解救他們,爾等定要盡心護持吾家娘親周全,我們于巷后街拐處匯合。”

    “諾!”

    于是,很快,那邊正在廝殺的戰局,多了一個變數!

    正背對著陷陣營李博等人的左馮翊的潰軍們,忽聽東南方巷子里馬蹄聲響,很快,一馬急馳而至。

    那馬腳步迅捷無比,甫聞蹄聲,便已奔到跟前,身長腿高,遍體紅毛,神駿非凡。

    馬上騎著個紅衣少女,連人帶馬,宛如一塊大火炭般撲將過來,只有她一張雪白的臉龐才不是紅色。

    臨到近前,只見她一勒馬韁,紅馬倏地立住。這馬在急奔之中說定便定,既不人立,復不嘶鳴,神定氣閑。

    如此英物,這些潰卒,卻是從所未見。

    視線偏挪,那女將的姿色,更是讓他們眼前一亮。

    一張完美的瓜子臉上脂粉未施,臉蛋上凝脂下似乎有一層晶瑩的光采在玉膚下流動著。

    向上微挑的細長濃眉下,那雙如深潭般清澈的鳳眼,看得人心如小鹿亂撞。

    如精雕玉琢的直鼻梁,配上鼻下那嫩紅的櫻唇,一排稀稀的劉海,微微遮住白晰前額。

    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映像出幸福的光彩,紅紅的嘴唇像一朵含苞的玫瑰。

    她一陣急馳之后,額頭微微見汗,雙頰被紅衣一映,更增嬌艷。

    左馮翊的潰卒們,一個個都目瞪口呆地,望著一般殺來的女將,色心大起。

    這幫兵匪,本待開口胡咧咧的調笑幾句,卻是突然發現,那女將氣勢陡然一變。

    感覺死亡的陰影,霎時籠罩住了眾人。

    卻是那女將一引馬韁,胯下戰馬人立而起。

    就在那些潰卒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之時,這邊的呂玲綺單手挺槍刺出,那幫左馮翊的潰軍的小頭目頓時吃了一驚,來不及反應,被呂玲綺給刺死于馬下來。

    馬不停蹄,呂玲綺繼續殺出。

    剎那間,只見血雨飛舞,吶喊聲慘叫聲交織在一起響成一片!

    什么叫“掃蕩千軍,宛如卷席”?

    眼前的呂玲綺,就是用行動來詮釋了,雖身而為女子,卻亦可有神勇無匹之威!

    對上這些潰敗的步卒,勇不可擋的她,真真是猶如同虎入羊群一般,轉眼之間便將倉促應戰的左馮翊士兵們,給殺得人仰馬翻尸橫遍野!

    此時呂玲綺殺得對方人仰馬翻的“神威”,簡直是看得后面趕來的羌騎兵等人,都是不禁為之而駭然變色。

    一名看的真切的羌騎兵更是忍不住驚呼:“這個漢家的女娃,好厲害啊!”

    “哼,那是因為那些步卒太弱,且看我們也去會一會她!”另一個羌騎兵冷哼一聲,招呼一句,率先殺出。

    “還有你們!”

    深吸一口氣,呂玲綺調轉馬頭,目標直指那邊正把目標投向自己的數名羌騎兵身上。

    此時,殺的興起的小姑娘,只感到一股熱血直沖腦門,一種想要廝殺的沖動完全壓過了面對騎兵沖鋒而微微泛起的緊張,涌上心頭。

    面對著對面氣勢洶洶殺來的敵騎,小姑娘竟然下意識地,再一次的策馬迎了上去!

    “殺!”

    嬌喝一聲,一往無前的氣勢,在這一刻,非常顯明的流露在一名小姑娘的身上,無疑,給人的觀感上的沖擊,卻是顯得更為震人心魄!

    “喝!”當頭的羌騎兵,大刀揮下,足有開山劈石之力,觸碰到長槍那冰冷的刀面之時,卻沒有想象之中的摧枯拉朽之勢。

    小姑娘呂玲綺很是輕易地接了下來,槍身,甚至都沒有一絲的顫動。

    “啊呀呀呀!”那羌騎兵滿臉難以置信,青筋爆起,加到了力道,大刀繼續向下壓去,脖頸之間都是細汗,可是呂玲綺卻是依舊紋絲不動。11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白馬掠三國》,”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