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白馬掠三國 > 六百八十八 橫掃并州的霸氣
    “唔嘔!”一口酸水吐出,黑矮男子被高順一擊打得整個人都快抽搐。

    不過高順并沒有絲毫留手的意思,繼續上前,又是實打實,拳拳到肉的重擊。

    “噗...”一口口熱血噴濺,黑矮男子被打的沒有絲毫的脾氣。

    噗通。

    一個踉蹌,黑矮男子嘴里朝外噴涌著炙熱的鮮血,一邊拖著沉悶的身軀,艱難后撤。

    ????所有掙扎力量,在這么一瞬間消失不見,與此同時,他身體軟軟的摔落下來,倒在了廢墟般的地上。

    還沒有死!

    他劇烈的咳嗽了兩聲,支撐著想要爬起來,但胸口的劇烈疼痛卻讓他連翻轉身體都做不到。

    “噗通!”

    黑矮男子身體虛敗,緩緩跪倒在地,眼睛又漸漸失去了光澤,啪地一聲倒在地上。

    ????????高順依舊不為所動,面無表情的走向對方,一步一步的來到他的旁邊,一腳踏在他的胸口。

    咳!咳!

    劇烈的嘔血,鮮血從黑矮男子鼻子和嘴巴里溢出,他看著高順那張臉,聽著高郅口中一道道森冷的話,內心中恐懼逐漸蔓延。

    ...

    天色逐漸變得愈發的昏暗,四周的景物也好似罩上了一層灰蒙蒙的薄霧,使人看不真實。

    空氣中充滿了無盡的肅殺之氣。

    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頭戴三叉束發紫金冠,一襲血紅色的西川紅巾百花袍橫肩而掛的呂布,獨自一人,矗立于街道之上。

    在街道的褐色的土地上,則是零零碎碎流淌著成百上千具滾燙散發著熱氣的血水,無數尸體,躺在冰冷的大地上。

    呂布闔上的的眼皮,在這一刻,緩緩睜開,露出了一股無喜無怒冷漠的眼眸,仿佛已經看遍了世間的生死。

    漸漸地,遠處傳來一陣細微的馬蹄聲,隨后聲音越來越響,只不過幾個呼吸間,一支清一色的騎兵正從官道上疾奔而過。

    ????他腳下的地面被鮮血染地血紅,甚至他的身上還在向下滴著血珠,呂布微瞇著的雙眸瞬間睜大,剎那間一股,更加濃郁的氣勢,朝奔著對手撲去。

    片刻過后,那些都打不贏刺客幾乎已經折損殆盡,只剩下寥寥余下幾個已經震懾發瘋的。

    以一百人對一人,他們整整沖鋒了七次,卻被對方區區一個人擋在了街道前,并且生生的殺潰了他們!

    所謂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或者指的就是這個吧。

    如果此時此刻還是巔峰...倒是可嘆。

    感覺到了一股鋒芒在背的錯覺,看似淡然的面孔,可卻散發出著一股與生俱來霸道氣勢,將強者二字刻在了骨子里,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空氣中都充斥著一股難言的壓迫感。

    數十人,拿著軍中的手弩遠遠地奔著他輪番奔射。

    可惜手弩對于普通士卒來說,確實是威力無窮,但是對于那些掌握氣罡的武人,少數的弩箭,確實是有些不夠看。

    ????????別說那些弩箭都被呂布他體外的濃郁的氣罡所擋下,就算是勉強射中,對于呂布這種身強體壯的人來說,也不會陷地太深。

    根本就是無關痛癢,除非是成百上千的箭矢,連續不停歇地弓弩激射,才能將他耗死。

    這是一個人命賤如草芥的時代,在這個世上的人,似乎都不會將性命看得過重,無論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鏗~鏗~

    沉重密集的腳步聲回蕩在天際間,只見城內街道上,一支整齊劃一精銳的大軍緩緩出現在了呂布的視線中。

    各個身披鎧甲的精銳士卒,一臉的凝重之色。

    “回稟主公,早上上黨郡內,爆發一十七起動亂,其中三次大范圍爆發,波及張遼、高順二位將軍造成了襲擊立安。”

    這時一名身材健壯的士卒一臉激動的走到自家將軍面前,單膝跪地雙眸充斥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激動之色稟報道。

    望著粗糙有力的雙手,狠狠的一攥緊拳頭,雙眸閃過一道堅定之色。

    只見排列有序的并州士兵們,猛然以中間為中心,緩緩朝著兩側敞開了一條通道。

    陳宮來了。

    呂布卻是隨意的嘴角勾起一絲笑容,一臉輕松的說道:“上次公臺如果吾真的身為并州州牧,公臺你說本州牧大人接下來要如何呢?”

    此刻,身穿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頭戴三叉束發紫金冠的他,顯得愈發多了一股氣質。

    這也是吸引人才的一部分人口。

    這個時代,并不是大漢太平盛世的年代,那時天下的主人只有一人,然而飽腹詩書的士子卻是不計其數,供大于求,就是君主選擇人才,可是現在乃是亂世,結果就要顛倒一下。

    很多事都需要他去把握,去平衡,以來達到他的目的,其中所需要耗費的精力、力量超乎想象。

    此時呂布心中仍然掩飾不住一股惱怒之色,冷漠的瞳孔漸漸有些閃爍著寒芒。

    呂布一雙虎目一瞪瞬間流露出一股暴虐的氣息,掌中之間都是直接閃過了一道寒芒。

    深吸一口氣,一尊西游緩緩凝聚,苦笑搖了搖頭

    金光散去,一尊一丈高的巨大金甲將軍虛影站在半空,這位將軍散發著難以名狀的威勢,偉岸的身形讓眾人心生敬仰,讓見者無一不為之膽寒。

    他雙目仿佛要一下子洞穿世界,左手握戰弓,右手搭箭,只見呂布臂膀猛然發力,渾身的肌肉開始緊繃,尤其是在穿著鎧甲的臂膀更是清楚的看到那只發力的臂膀猛然間暴漲一圈,慢慢拉弓。

    此時呂布單臂撐起長弓,黑色的雙眸虎視四周,散發著一股濃濃的霸氣。

    一雙虎目環視四周,凡被掃視之人紛紛內心,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膽寒之色。

    天空狂風怒號,在這金甲將軍的頭頂,出現一個漏斗狀的大風漩渦,把大量的元氣送入將軍虛影的體內。

    咚~咔嚓咔嚓...

    請,管涼四周。

    濃濃的沉悶猶如銅鐘的聲響回蕩在虛空之中,更是久久不能散去,耳邊的聲音,還有眼前的這一幕更是成為他們人生中最無法忘懷的一幕。

    寒風襲來吹在臉頰上,此時呂布嘴角泛起了一道弧度。

    。m.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