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白馬掠三國 > 七百零八 敬夫人
    望著周圍那些目光火熱盯著自己的并州人馬,呂布笑了笑,隨著緊繃的精神逐漸松懈,他方才感覺到體內傳出的陣陣疼痛。

    先前與頹廢男子硬碰,雖說借助著自身結合領悟的強悍威力,將其擊敗,但呂布本身,也是受到了相當大的沖擊。

    吞噬魂體,到底還是有些后遺癥的。

    畢竟,正常人自然不可能去接觸魂體,更枉談說是去吞噬別人的靈魂。

    而且人最玄妙的就是靈魂,涉及到很多東西,還有記憶等方面。

    如果不是有著準確方法的話,誰知道胡亂吞噬吸收掉未知的魂體,會有什么后遺癥,會不會被別人的殘魂意識影響,到最后,那個人還是不是自己都不一定了。

    呂布這一次有些莽撞的吞噬并進行突破,也算是有著幾分僥幸成功的成分在里面。

    不過,參悟吞噬魂體之后,呂布他也得到了不少好處。原本他的精神力如細沙一般散亂,至少現在都在他的控制之中,凝聚一體。

    再加上身體素質全方面的突破,呂布可以毫不夸張的說,就算是昔日的董卓那家伙復生,現在對上他自己,那也已經是可以說算得上漩渦五五開了!

    甚至呂布有信心,在如今的進行全力以赴生死搏殺的情況下,單人對戰當世任何一人。

    毫不夸張的說,如今的這個世界上,單打獨斗,已經沒有可以能夠殺得死他的存在了,就算真有不世出的隱藏高手,呂布也有絕對的把握,生存下來。

    這并非是他自我感覺良好,而是一名巔峰強者的自知判斷,也是一名真正神道級別的頂級高手的強大自信!

    感受著自己體內龐大的力量,呂布之前的惱怒和廝殺產生的煞氣盡散,望著同樣高呼自己的士兵們,對一旁的親衛吩咐到“速去搬出酒水,大家都辛苦了,傳令下去,賜予每人一碗酒水,聊表呂某的謝意。”

    呂布的命令,很快就貫徹了下去,原本就群情激動的眾人,更是開始忍不住高呼著呂布的名字。

    庫存中大壇大壇的酒水,被搬運到已經與廢墟差不多的街道上,雖然都是最低劣的便宜酒水,但是對于戰場將士們來說,也是非常難得的。

    畢竟在這個動亂的時代,糧食可是精貴得很,而酒水,可是需要大量糧食釀造的!

    “颯颯颯....”呂布正準備發言,突然耳畔傳來稀疏的腳步聲,頓時回頭望去。

    “你怎么來了?”看見來人呂布先是一愣,而后皺眉關懷道。

    “我與你同在。”

    嚴氏輕柔吐出一口香氣,一身素衣淡容,外套一件精致的甲胄,雖然第一眼看上去并不顯得奢華驚艷,明凈清澈的眸子帶著一絲關懷與柔情。

    “那你也不應該在戰場上亂跑,我的實力誰能傷我?趕快,我讓親衛護送你回府。”呂布眉頭微微一挑,滿滿的緊張,溢于言表。

    說這番話的時候,呂布雖然用的是請示的口氣,但聲音中卻含著一種斷然的味道,似乎無論嚴氏她同意與否,他都會去毫不猶豫的執行自己的意志。

    “等下,我會回去的。”上前一步,抱住呂布,將腦袋靠在呂布胸膛上。

    “現在我想抱抱你...你知道嗎?剛剛高順將軍護送我在遠處,看到你浴血奮戰的樣子,我真的好擔心。”

    嚴氏的話語平緩溫柔,從呂布的厚實的懷里,抬起頭來,眼眸微微淺眨,難得流露出幾分風情。

    “好吧!下不為例,為夫的實力,你還擔心什么。”

    呂布到底沒有繃住臉,粗獷的大手握住妻子的手,笑了一下,對方溫柔呢喃的話,大概是這幾天里,他聽過最為暖心的話了。

    “那你就在外好好的照顧好自己,要是見到了,記得管管玲綺那丫頭,別讓她野瘋了。”

    “真不知道你們父女倆怎么都喜歡打打殺殺的,玲綺那丫頭也是,從小就不喜歡女孩子家家的女紅,而是學著你整天咋呼呼的練武。”

    提起這事,嚴氏就一陣沒好氣,幽怨的望著自己的男人。

    “....嘿嘿,虎父安會有犬女呼?我呂布的女兒,自然與眾不同!”

    呂布回想起呂玲綺,也是忍不住掛起笑容。

    目光微微泛起波瀾,算起來,玲綺那個小時候流著鼻涕,屁顛屁顛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丫頭片子,如今也長大得亭亭玉立了。

    時間,過得還真是快啊!

    如今想來,恍若昨日,卻讓他多了幾分感慨。

    “給我來碗酒,謝謝。”嚴氏輕柔的聲音,勾回來呂布的注意力。

    此時嚴氏捧著酒碗低頭看了一眼,同樣望來的男人,淺淺一笑,突然大聲的開口道。

    “眾將士!某乃爾等將軍的妻子,此次卻是多謝諸位將士,英勇無畏,追隨吾家夫君奮力平亂,還望諸位能繼續支持他,我,敬你們一碗!”

    說完,嚴氏仰頭喝下一口時,秀眉陡然皺緊,但還是大口大口的喝盡,只是不會喝酒的她,辣的連咳幾聲。

    雖然有些狼狽,但是如此豪情,卻也感觸到了眾人。

    ??“敬夫人!”那邊的士兵們,也是一個個起身,端起陶碗。

    嘩嘩,酒水自壇中倒出,嚴氏再次端起,仰頭一口喝盡,這次酒漬灑了出來,臉頰更加的紅了。

    ????????此時,在座的眾人看這原本看上去和藹可親,卻養尊處優、弱不禁風的夫人,有些不一樣了,便是齊刷刷的挺背站起來,舉過酒碗,聲音高亢。

    “好了,不許再喝了。”呂布一把奪過酒碗,他的聲音沉穩有力自然而然的就帶著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

    “你醉了,我帶你回府。”一把將嚴氏拉入懷中,同時探手一撈,一個公主抱,就將嚴氏抬起。

    而后,在他的身周,一股軟綿綿毫不著力的漩渦慢慢的擴散了出去,地面上的灰塵開始飄蕩了起來,那些埋藏在街道碎地中的枯葉、小碎石等等的都受到了這個漩渦的牽引而飛了起來,就像是有著一種神奇的力量以呂布為中心散發著,將這些東西吸引住,圍著他在半空中飛舞著。

    運轉到了極點之時,呂布的身形陡然一停,就像是高速旋轉著的機器突然卡殼,驟然停了下來一樣。

    ????????空中的那些青團、碎石等等也是在瞬間停頓了一下,隨后都無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反差,而在下一刻全部爆裂開來。

    ????????一時間,圍繞在呂布的身邊,濺起了漫天的煙塵石雨。

    而就是這樣,在其中看似這樣閑庭散步的步伐,但是速度之快,卻是轉瞬即逝,縱然是有人看到了,也僅僅是覺得眼睛一花罷了。

    呂布的腳下動作越來越快,但無論他的動作如何的快,都是那樣的有條不紊,而且隨著他的動作加快,速度,亦是愈發的迅速。

    “兒郎們,給你們放半天假,三更時分再至西門,某,先回府了!”

    呂布低頭看了看在自己懷中蜷縮的夫人,突然放聲大笑,他的笑聲之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爽快感覺。

    摟抱著她,仿佛什么煩惱都一下子從腦海里面清掃出去了。

    。頂點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