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白馬掠三國 > 八百三十五 會晤
    “高字旗?”田豫微微一愣,心思卻是尋思起來。

    主公的賬下,記憶里面,貌似可并沒有有名的高字將軍,那么...難道說是袁紹賬下的何人?

    袁紹賬下將領,聞名于幽冀之地的,首推河北四庭柱,顏良文丑,張頜高覽四將。

    那么...眼前的來將,會是高覽嗎?

    田豫的目光驀然一冷,當下警惕心強提而起。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來人!讓周校尉,速速前來見某。”

    不多時,穿著烏黑硬甲,身材魁梧,滿面虬髯的大漢昂首闊步,沖著田豫單膝跪下,朗聲拜道:“末將周疃,參見將軍!不知將軍急召末將前來所謂何事?”

    田豫先是讓他起身,方才問道:“周疃,直接聽命于本將的軍卒,現在行營的有多少人?”

    周疃低頭在心中默數了一下,拱手言道:“回田將軍話,我營將士現有馬軍三百,步卒一千五,弓弩手五百,再加上將軍麾下親兵護衛,約有近三千余眾。”

    “三千人嗎?”田豫喃喃自語,眉頭微微一蹙,視線繼續抬望。

    那股煙塵洋洋灑灑深邃博大地,好似風卷殘云,正向著己方疾速飛奔而來。

    滾滾的洪流,突然加速,侵掠如火!

    大地開始戰栗,天云的下面,是如潮水般涌來的黑壓壓的人群。

    耀眼的刀槍光寒,足以冰冷每一個士卒的肌膚,戰馬嘶鳴,人聲鼎沸,馬蹄聲起,疾如飛電,大地上撒起了一陣塵煙,一名白甲戰將,背后驍騎狂奔,掀起煙塵未斷,身后騎兵,應聲而動,縱馬揚鞭。

    耽誤不得了!

    不管對方是敵是友,他都得盡快做好準備。

    罷了,就先做好準備,即便不是也能防范措施,有備無患。

    田豫閉著眼睛琢磨,腦中飛速旋轉,一個個想法閃現在他的腦海中,又立刻被他全盤否定。

    過了好一會,終見田豫雙眸猛然睜開,眼中閃出一道精明的目光。

    “傳令下去,除卻哨兵繼續立崗,確認對方身份,其余士兵調退,以長槍駐地,刺鋒為前,大軍后撤,盾牌手弓身屈膝蓋,刀手于后,結陣以凝勢!”田豫頓了頓,繼續下令道。

    “另外,周將軍你則親率三百馬騎,側伏于營右,伺機而動,一旦確認為敵軍,與某軍左右夾擊,殺潰對方!”

    微微晗首,配合田豫那微沉的劍眉、直刺人心的眼神,面容卻古井不波,但了解他的人都能知道,在他那沉穩冷淡的外表下,卻深藏不住一顆戰場之心!

    “諾!”周疃抱拳領命。

    ...

    “駕!....吁!”

    與此同時,高郅等人亦是在附近開始調動起來。

    軍馬走了好一會,到了離田豫營寨僅百步之遙的地方,便見高郅一勒胯下的白鬃馬,猛然抬手,高聲喝道:“全軍止步!”

    隨著高郅他的命令下達,尾隨身后的騎兵,一級一級的停住了腳步,成防守陣型位列在田豫的營寨之前。

    高郅匹馬飛奔,來至田豫大營高聲道:“守寨的士卒聽著,我乃是并州麾下高郅高長恭也,此次率軍親來援助公孫將軍,速速傳告你家將軍,還望出寨會晤!”

    哨塔上的兵卒本待以為要殺身成仁了,此時一聽貌似不要大戰,頓時竊喜,迅速點燃了火把,來了精神的高聲呼喝:“可有令牌和將旗為證?”

    高郅高舉手中令牌:“仔細看清楚了,休要走眼,將旗在我身后百步之處!”

    那哨塔兵卒舉著火把仔細查證,確認無誤之后,隨即轉身去寨內稟報。

    隱隱約約的,高郅能感察到營寨里面,似有大波動,應該是對方在調動兵馬。

    回頭望了一眼副將,示意對方警戒,而后繼續藝高人膽大的站立原地。

    少時,便見寨門大開,一眾身著校尉甲胄的副將們快步而出,迎于大營門口,樹立兩側,做迎接狀。

    “來者,可是戰界橋,殺麴義,破磐河的高郅高長恭將軍呼?”于一行人的簇擁之中,田豫走了出來,高問一聲。

    如今的高郅,可不是什么無名之輩,不說之前的征戰經歷,單是此次在冀州幽州二地鬧出來的動靜,就已經讓公孫瓚和袁紹雙方記住了他。

    此時公孫瓚又正是處于劣勢,能夠有一名將帶著騎兵來助,可謂雪中送炭,田豫又豈會冷落于高郅,所以當是帶人前來迎接。

    高郅也不矯情,讓副將整頓兵馬,自己則是和田豫先行進寨。

    一邊走,田豫一邊和高郅談論當時的戰局,高郅也一邊聽,一邊左右觀察。

    在營寨門口的旁邊整整布置將近六十個守衛士卒,分為兩崗,輪番守歇,并嚴禁外人接近,端的是滴水不漏,水泄不通。

    高郅微微點頭,一邊繼續前行,不多時,心思縝密的他,從田豫的話語中,再結合自己的訊息,也大致的推斷出來了一些關于公孫瓚的信息。

    此時的公孫瓚,已經很難有人能勸說得進去了。

    不過想想也是,不論是古達還是現代,人人都愿意挑順心的聽,公孫瓚也是人,特別他還是一個愛慕虛榮的人。

    先不說損失慘重的他,對于袁紹的痛恨,單是損兵折將的郁悶就足以讓他心情不爽。

    這個時候,手下人還一個個張口一個“要忍”,閉口一個“要忍”,試問公孫瓚如何能忍?

    不郁悶死了才怪。

    所以說,語言是一門藝術,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看情形很重要。

    當然了,雖然田豫的反應有些過于消極,但卻也間接的說明,田豫他是個能看明白時事的人,他的智商和能力,在公孫瓚軍中,確實數一數二。

    而且,在方才的談話中,田豫也談及了青州方面的戰情,其中一個人名也是引起高郅的注意。

    田楷。

    說起來,田楷,此人也是歷史上有名的人啊。

    田楷,公孫瓚部屬、青州刺史。陶謙為曹操所攻,楷率劉備救援。

    初平二年,瓚與袁紹反目,自率主力攻紹,分兵平青、兗,楷奉瓚命據有齊地。紹與楷連戰二年,士卒疲困,糧食并盡,互掠百姓,野無青草。

    后為袁紹之子袁譚至青州,田楷在與袁譚的交戰中敗退,逃往幽州,后在易京之戰中陣亡。

    說起來,也是公孫瓚麾下少數幾個有名的能人了。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