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夏武皇朝 > 正文卷 第九十七章 少女之心
    今日的朝會一直開到了晌午,覃節趁此機會大肆籠絡人心。伴隨著宦官一聲尖銳的嗓音響起“退朝”!眾多朝臣依次退出大殿。

    此時的楚天揚與覃沁二人站在王宮的后花園中,身旁侍衛林立,有冰靈國的,也有楚天揚從天州帶過來的。

    覃沁雖然年長,卻低著頭看著地面。楚天揚遙望遠方的人工湖,良久之后,還是他先打破了寧靜。

    “你一定非常恨我吧”?楚天揚目不斜視,依舊望著遠方的湖水。湖面上不斷有水鳥飛過,驚起陣陣漣漪。

    覃沁不出聲,這么多年來,父王一直都非常疼愛她。與他同齡的公主都已經嫁給朝廷上王公貴族子弟。

    只有自己,一直都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即便朝堂上有大臣向先王進諫,都被他壓了下來。

    曾記得父王發怒的時候,下了旨意。“誰敢再言長公主婚事,便將其撤職”!其實覃沁的心中也明白,不僅是朝廷上的大臣,還有民間的百姓都說他是禍水。

    先王以為自己掩蓋的很好,可是覃沁如今已經十九,該清楚的事情他都清楚。甚至在她的父王駕崩之后,她也想過自己的去處。

    因為以后沒有人會如此寵愛于她,今天在大殿上,自己的弟弟要將自己和親。對此她的心中并沒有多少反感。

    可能她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和親的準備。縱觀諸侯小國,歷任公主哪一個不是為了國事聯姻?

    這是他最終的宿命,也是他不可掙脫的使命。直到他知道自己未來的夫君是一位年過五旬的云召國君。

    到那一刻,他才深深感到無力。若是不從,冰靈國就會兵臨城下,甚至有被云召覆滅的可能。

    對于他最喜歡的弟弟,她感到無法選擇。若不是這位少年出現,縱然她的內心再如何不愿意,可能也會為了冰靈國而犧牲自己。

    覃節將來會是以為雄才大略的英君,作為他的親生姐姐,她毫不懷疑。但是他需要時間,需要時間來掌控冰靈國,還需要時間來發展。

    想到此處,她偷偷抬起頭,看向目光望向湖水的楚天揚,內心不由得一陣悸動。“只怕,這是最好的選擇了吧”?

    在大殿上,她就不斷安慰自己。“雖然這位青年比自己還要小上兩歲,但是目光中不斷散發的威勢,比已經駕崩的父王還要犀利”!

    “這就是夏國的王爺”?少女心中不斷糾結,絲毫沒有聽清楚天揚剛剛的話。

    “本王問你話呢”?當少女再次抬起頭時,第一次對上他的目光。蔓延的犀利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綿延秋波。

    覃沁知道,這并不是愛意,而是一種深邃,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深邃。她一愣問道“王爺剛剛說什么”?

    楚天揚嘆了口氣,難不成是個傻子?“本王問你,現在是不是非常恨我”?對這個問題,覃沁并沒有立刻回答,他認真思索片刻才答道“可能有一些”,說完又覺得不妥“也可能沒有”。

    “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本王不喜歡拖沓之人”!將目光再次聚焦在遠處的湖水上“不過恨不恨,對于本王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那王爺喜歡我嗎”?不知為何,覃沁這句話脫口而出,說完之后,連自己都捂住嘴巴。

    楚天揚偏過身,靜靜看著覃沁。覃沁出身冰靈國,容顏自是不必多說。更何況自有錦衣玉食,從骨子里散發出一種貴氣。

    相對于岳玲瓏,覃沁給人的感覺更是一種溫室中的花朵,像一張白紙,沒有沾染任何的筆墨。

    而岳玲瓏則是一種知性美,他總是楚天揚背后那個默默付出的人。單論容貌,每個人都會對冰清玉潔的覃沁生出一絲憐惜的感覺。

    在楚天揚的注視下,覃沁不由得再次低下頭。一抹紅暈漸漸爬上他的雙頰,更增添一種別樣的情緒。

    話已經說出口,她在默默等待楚天揚的答案。但是,最美好的事情總是存在于人們的幻想中。

    “我的愛已經給了別人”!聽到此話,覃沁抬起頭看見楚天揚的目光已經不在她身上。“我們之間,只是因為利益而聯姻”。

    “利益……嗎……”!覃沁凄慘一笑“是我唐突了,該遭受的痛楚我早已知曉”。覃沁轉過身,不再看楚天揚。

    楚天揚雙拳握緊,在他的內心深處不想傷害任何人。但是,為了霸業他也無從選擇。岳玲瓏是他最愛的妻子。

    每個人的愛都是有限的,這種愛不僅局限于愛情,還包括世間各種各樣的愛。但是他是有限的,若是一味的將自己的愛拿出來,他便不再珍貴。

    “等本王迎娶你之后,會在天州給你一座單獨的院子”。似是有些不忍心,張了張嘴“你放心,既然本王已經決定娶你過門,雖然只是側妃,但是本王走到哪里都會將你帶上”!

    等到楚天揚說完再次回身之后,已經找不見覃沁的身影。吐出一口氣“玲瓏啊,你可不能怪本王,本王也是被逼無奈”。

    “若是霸業未成,最后咱們倆都得死,拼一把還有機會”!正在楚天揚低語時,覃節來到他的身后“冰靈國君覃節,拜上國殿下”!

    諸侯小國的君王,遇到上國嫡系皇室血脈需要參拜,這是五大國之間不成文的規定。楚天揚快步上前,“無需多禮”!

    當覃節站起身的時候,仰頭看向楚天揚“此次多謝上國殿下”!淡淡一笑,“冰靈國有你這樣的國君,未來可期啊”!

    雖然嘴上如此說,但是他的心中卻警惕萬分“這位覃節,他未來的小舅子雖然人畜無害只有十歲,但是心機卻非尋常十歲稚童所具備”。

    一旦他有了資本,楚天揚毫不懷疑他會咬死自己。國與國之間的利益從來都是至高無上的。更何況這小子有一點空子就能及時把握住時機。

    “對于迎娶貴國長公主一事,本王回去還需奏鳴夏皇,年關過后,本王會迎娶覃沁”!聽得楚天揚再次強調,覃節嘴角一勾“那就勞煩殿下”!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