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重回80當大佬 > 第187章 絕世秘笈
    女人想在面子上占點便宜,顧驁當然是不會介意的。

    他是紳士,很大度的嘛。

    周四晚上,他還是順利地從熊貓眼葉紈手上,拿到了他要的東西。其中經過曲折、學術討論的過程,就沒什么好贅述了。

    一堆人熬夜奮戰搞學術,無趣得很,有什么好說的。

    然后顧驁公事公辦地按照雇傭哥大法學院教授的價錢,再溢價了幾成“保密費”,付給了葉紈。

    葉紈也面無表情地收了,就當業余賺學術外快。

    “合作愉快。”

    “這是我應得的,不送。”

    ……

    終于到了周五,做課件匯報的時候了。

    基辛格帶的四個博士生,各自準備了一堆干貨,準備唇槍舌劍大戰一場,再接受導師和學弟們的拷問。

    顧驁也特地換了一身他來華生頓之后新定做的純黑樸素西裝、純白手工襯衫和純黑領帶,還換了個黑框眼鏡。

    別看這堆東西款式上看不出任何新穎,但渾身上下全部加起來、還是足足要花八千美金。

    沒辦法,美國國U院里就是這么死氣沉沉,以至于華爾士外交學院的學生,平時給導師答辯/報告的時候,都要穿得這么正式,就當是提前習慣起來。

    學院里有一句私下里的名言:要把每一次導師的質疑,都當成是敵對檔參議員的刁難來認真應對。

    所以從穿著舉止,就要一絲不茍。誰穿得差一點,形象設計與真的接受質詢時不一樣,誰就會給老師同學留下“不嚴謹”的壞印象。

    十個學生竊竊私語地坐了一會兒,基辛格緩步走進答辯教室,然后往邊上一坐,也不上講臺,直接攤開材料,稍微說了兩句,就示意大家開始。

    講臺是留給匯報人的,基辛格此刻的姿態,完全就像一個放松的、聽證中的參議員,他進入角色非常快。

    首先上臺的,就是老學長威廉.麥卡倫了。

    他先洋洋灑灑講了將近十分鐘的現狀分析、案例失敗原因剖析。

    “……因此可以看出,威爾遜在《凡爾賽條約》簽訂失敗過程中,主要的問題就是……”

    “對于這一點的應對改進,我覺得可以借鑒我們英國外相乃至首相在應對下議院對外交國情咨文的質詢中……”

    顧驁一開始聽得還很認真。

    麥卡倫雖然是四個博士生里相對花花公子和不努力的,但畢竟是英國大使的兒子嘛,基本功還是很好的。案例分析中規中矩,水平絕不在顧驁之下。很多細微末節的解讀也非常精確,顧驁自忖在這個小點上,還不如對方做得好。

    但最后的對策推演部分,就有些假大空了。

    他說的那些,如果能實現,確實可以極大提高美國秘密外交的效率,或者消弭一部分后顧之憂,但問題是英國的兩院制和美國差別很大。

    英國是有貴族的,上議院是貴族院。在越來越平民政治的時代,上議院的“橡皮圖章”程度也日漸提升,禮儀性地參政比例漸漸提升。這就導致在英國可以拿來拿捏上議院的很多努力,美國是不適用的。

    美國的參眾關系,絕對不能用英國上下來套。

    但估計麥卡倫也知道自己不行,所以就這么敷衍了一下。

    一言以蔽之,這一個星期下來,他細節裝修做得很好,前沿緊跟也非常好,最后再唱一句高調。

    他報告完之后,進入提問環節,大約三分之二的同學都問了,主要是針對細節。莎拉問了個留面子的喂招,帕特里克干脆沒問。

    基辛格一邊打分,一邊掃視眾人,看到顧驁時,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

    顧驁覺得這種答辯也不至于傷人面子,就尖銳地提出了他自己對“上下關系無法套用于參眾關系的疑問。

    麥卡倫有些尷尬,解釋了一番后,表示這只是一個草議,因為時間不足,無法進行可行性試點。

    “可以了,下一個。”基辛格表態,算是敲打完畢。

    然后給了個分數,并讓帕特里克.羅素上臺。

    所有人都習以為常,看來這種一兩周內的小presentation就是這樣的。

    沒有實質性進展才是常態,能把前沿現狀炒熟于胸、跟緊教授的節奏就算不錯了。

    不然要是每個月都有新的奸計對抗,那國務卿和參議員們還不得在終生學習中累死啊,能不能愉快地享受人生了。

    第二個上臺的帕特里克,平時做理論研究比麥卡倫厲害些,也勤奮些。

    但是這次的課題,因為是涉及與議會的對抗,他家里毫無從政經驗,這方面底蘊太差,最后報告效果有些不堪,也就不必贅述細節了。

    排第三的莎拉.桑德伯格情況恰好相反,她家是某些猶大財團/基金會的,經常干暗中Lobby的齷齪事兒。所以輪到她的時候,頗說出了幾點在秘密外交的蒙混答辯過程中、含糊其辭的話術建議。

    基辛格聽得頻頻點頭,覺得今天的至今為止的三個匯報,應該以莎拉的水平為最高了。

    當然,他也要勉勵敲打一下:“不錯,有點兒建設性。不過,莎拉,你也要注意,在學術研究中,我們應該更注重制度建設。你的這兩個建議,可復制性比較差,也就是說,跟使用者的個人口才有很大關系。

    如果是我,當然沒問題了,如果換一個年輕、口才經驗不足的外交官,難免會顧此失彼的。這些,你可以作為將來的‘實務經驗’,而不應該歸入‘學術研究成果’。學術研究成果追求的是可復現性。”

    莎拉虛心地點點頭,表示接受教授的批評,又忍不住委婉地解釋:“我覺得,能夠有資格考慮這些問題的人,口才應該都不會太差,口才太差的人怎么當得上國務卿呢……”

    她這句話辯解之余,看上去有些撒嬌失禮,其實是暗暗吹捧拍馬屁。

    不過基辛格也不會吃這一套就是了。

    他語重心長地教導:“并不是所有因為外交密議過程被參議院質詢的人,都是國務卿。那是60年代以來的老黃歷了,如今總統的私人顧問團隊在急速膨脹……”

    基辛格說的是實話,比如APNSA這個職位,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這就屬于總統的私人幕僚,這個崗位出現時間并不久,是53年才被艾森豪威爾總統設立的。當時是因為總統覺得讓國務卿做外交接洽的事兒,被兩院掣肘太多,所以設了個私人顧問崗位。

    此后20幾年里,顧問是越來越多的,然后有些顧問干的事情大了,又被兩院拉去規范一下,總統就只能再設新的不受監控人馬。

    說得難聽點兒,就像錦衣衛被文官系統監控了,就只能另設東廠。東廠都被拴住了,那就西廠內行廠……

    李根后來“伊朗門”出事兒的買克否冷,其實就是已經第三波外圍安全顧問了,相當于“內行廠”級別的狗幣倒灶陰暗嘍啰,處理總統最見不得人的臟事。

    只可惜,這些風險莎拉.桑德伯格并不能理解。

    因為她不知道如今聯邦的秘密外交官員素質已經下降到什么程度了。

    基辛格盯著莎拉的眼神看了一會兒,讀出她內心并不服氣,便嘆了口氣,轉向顧驁:

    “好了,最后一個,顧,你準備好了么?”

    “沒問題。”顧驁說著,就拿著匯報材料起身,準備上講臺。

    基辛格:“別把話說太滿,你先捫心自問、對照一下三位前輩的發言,確認一下你能否講出新意來。如果沒什么新意,我允許你不用講、把紙質報告交給我私下看也行。你是第一次來,我不勉強。”

    基辛格這番話也不是看不起顧驁,更是給顧驁一個臺階下,如果干貨不夠多的話,可以留點面子。

    “不用了,我覺得親自講解效果會比較好。”

    顧驁拒絕了那種委婉。

    然后開始侃侃而談。

    因為每個人的匯報,光是現狀調查就要十幾分鐘,后面講對策、被提問、交叉質證,怎么也得半個多小時。

    所以顧驁上臺時,全體師生聽加討論,已經花了將近兩個小時,精力下降很明顯。

    顧驁的前十分鐘,并沒有比麥卡倫和莎拉更出彩的地方,聽得人昏昏欲睡。

    有幾個對華不太友好的碩士生就開始蠢蠢欲動。

    “就這種水平,也沒什么好堅持上臺的嘛,把紙質報告往教授那兒一交,還少丟點臉。”一條澳狗龍套在臺下竊竊私語。

    加新雙畜偷偷附和。

    其他正派的同學倒沒怎么受影響。

    不過這種表情異動,基辛格看在眼里,哪怕沒聽見對方說話的內容,也大致能猜個差不離。

    他清了清嗓子:“顧,從后一部分開始吧,直接講建設性對策。”

    顧驁停頓了一下,然后嘩嘩嘩翻掉四五頁稿子,直奔主題。

    “對于這個問題,我給出的解決方案是……”

    “基于美國憲法對三權分立的基本立法精神,和‘妨害司法獨立&公正’、‘妨害立法獨立&公正’的相關判例認定類比原則,可以得出……具體判例如下……”

    “……由此可知,類比聯邦最高法院的1963年謝帕德案、及1974年美國訴尼克松案,可以得出,聯邦最高法院在解釋‘因為嫌疑人所要隱瞞的內容性質、對其偽證罪罪名構成與否的認定影響’時的結論,可以類比推演到‘妨害立法聽證獨立性’的認定問題上……”

    “這一推演的邏輯法理依據是……”

    “鑒于上述結論,對秘密外交的接受聽證人員,在聽證前進行針對上述要點的憲法培訓,有助于他們在‘解釋’條約條款真實意圖時,更加放得開手腳,并且提供一層職業生涯的安全性背書,側面促進解釋尺度的進一步加大……”

    艱深晦澀的表述,精密卑鄙的法理,天馬行空的推演。

    外行人根本聽不懂。

    幾個剛才嘲諷的加澳新鬼畜研究生都還沒GET到其中精髓。

    但基辛格卻聽得震撼不已,熱血沸騰。

    “偽證和參議院聽證中蓄意欺騙,還能這么脫罪?”

    “動機所要掩蓋的真相范圍,居然會對定性有影響?”

    “他舉的這叫什么例子?太污穢了!什么叫‘總統如果為了掩蓋自己的私德而對調查機關說謊,就不屬于偽證?’……要真是這樣,7年前我就有這樣的得意門生,尼克松總統是不是就不會玩蛋?”

    基辛格越聽越驚,如同見鬼。

    他的關注點,也徹底偏了。

    事實上,顧驁的舉例里面,用到的一些假設,當然有后世克琳頓面對拉鏈門丑聞時的對策影子。但那其實并不是他闡述的重點。

    可架不住這些東西聽在基辛格耳朵里,就買櫝還珠當成重點去聽了。

    因為后世克琳頓之所以能躲過彈劾,就是靠整個美國總統的智庫,復盤了當年尼克松栽了之后的教訓,所以“同樣的招數對圣斗士不能兩次起效”。

    顧驁忍不住講太多,其實是因為他本身干貨不夠,所以外圍類比推演用得很多。這是抄完答案后逆推解題過程的常見弊病。

    這里面的很多智慧,也不是顧驁,或者葉紈、陸光復他們自己能想出來的,是集中了后世克琳頓危機公關團隊不少成果的。

    顧驁不是一個人在戰斗,他被一個智庫附體了。

    只不過,這一次的跑題弊病,基辛格吃得很香,巴不得顧驁再多跑題一點。

    以至于他竟然開始感慨:要是顧驁能早出現7年,拉進總統的危機公關團隊,說不定總統就不會完蛋了。

    “啪啪啪……”基辛格忍不住帶頭鼓掌起來,也打斷了顧驁的講話。

    “很好,顧,你今天的表現無疑是全場最佳。不過,有些跑題了,后面的請不要講了,把報告交給我。”

    顧驁手頭這點干貨的秘級又提高了一層——不但不會被任何學術期刊發表,基辛格甚至都不愿意被自己的其他博士生、碩士生知道,只想一個人先關起門來通讀一遍,再決定哪些東西能拿出來說。

    “還有,以后你做presentation之前,都提前一天把紙質報告送到我辦公室來,我親自給你檢查修改之后,再講——你這個人呀,就是廢話太多!說著說著就跑題了,我不給你把關,你以后還不知道荒廢成啥樣!”

    基辛格最后補了無形一門,把其他人都關在外面。

    所有其他同學都震驚了。

    “什么?這個新來的居然得到教授的‘提前單獨指導論文’的待遇?麥卡倫學長,你聽說過么?”

    “他剛才講的,真的有那么好的操作性?”

    有些不服的同學,就圍著麥卡倫疑問。

    “我從來沒聽說過有這樣的先例。三年多了,從沒有過。”麥卡倫也是一臉不可置信,不過還是盡到了一個活化石解說員的義務。

    基辛格是77年卸任國務卿的,所以他來喬治敦教書本來就只有三年多的歷史。麥卡倫全程目睹過,可以證明過去三年里沒有第二個人享受過顧驁的待遇。

    這個關門弟子莫非會得到什么壓軸秘笈?

    居然是一個中國人?

    </dd>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