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重回80當大佬 > 第340章 每個人都是配角
    許多生活在2019年的中國城市居民,應該大多會意識到這樣一種情況:如果你一日三餐都在外面吃,那么在每一餐所消耗的材料成本相當的情況下,早餐售價會比午餐或者晚餐便宜一半,甚至更多。

    比如同樣用了這么幾片肉、面和蔥花香菜的煎餅果子,只要5元一套。而中午哪怕換成最便宜的、材料相似的拉面,也要10塊——具體物價每個城市有所不同,但這個比例卻幾乎驚人相似。

    如果能稍微動用一點經濟學的思維復盤,就不難發現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

    在城市里,如今已經很少有人自己在家燒早飯了,哪怕是退休老人、家庭主婦、中小學生,也是吃外面買的早點。

    而午餐和晚餐,只有上班族在外面吃,而老人學生和家庭主婦是至少還沒有被外賣普及。

    所以,早餐的商業化程度、餐飲業產業規模,是午餐的三倍、晚餐的五倍以上。早餐的房租人工時間等固定成本,能夠被攤銷得盡量稀薄,所以哪怕同物料成本的總價比另外兩餐便宜一半,還是可以賺到錢。

    來西雅圖之后,顧驁僅僅用了兩天時間,發現了另一個類似的經濟學規律:不光是餐飲,哪怕是那些平時覺得高大上的奢侈交通工具,如果真能產業規模擴大十倍二十倍,一樣可以變得廉價。

    比如,在美國其他城市,只有公交車和地鐵可以辦月票。

    到了西雅圖,連水上飛機都可以辦月票。

    顧驁本來已經做好了燒錢買一架私人直升機、私人水上飛機的打算了,用來撐門面。

    可是第一天,周邊的其他鄰居就焦作人了:在西雅圖,自己買水上飛機是很撈很不環保的行為,只會被人當成是打腫臉充胖子。因為其他波音和utc股東島主們,都是選擇買出租機月票的,這是一種高尚環保的生活方式。

    有些更大一點的島,比如顧驁這個私家島南面不遠的“異鄉人島”,比他這個島要大七八十倍,有15平方公里,好幾百戶住戶。那些地方的人,就不是買出租機月票,而是公交機月票,每月只要300美元。

    攤下來才5美元坐一趟市內公交機。如果是學生月票就更便宜,每月180美元,單程相當于3美元。

    令人發指的低價格,但又很符合經濟學原理,就跟煎餅果子賣得比拉面便宜一倍一個道理。

    顧驁靜下來仔細想想,也就徹底明白了:飛機這種東西,在波音股東們之間又不稀罕,所以這座城市的有錢人,是不會拿飛機來作為炫富手段的。

    游艇倒是可以比一比,因為游艇大多是歐洲貨,距離產生美。

    只能說這邊有錢人的生活方式,來之前根本無法想像,哪怕你本來就是一個有錢的異鄉人。

    “把直升機和私人水上飛機的意向訂單取消了吧,好好跟賣家說,以后還有機會合作。”顧驁摸清一切后,私下如是交代。

    以顧驁的身份,未來直升機和私人飛機都是需要的,但現在還不迫切。

    而且直升機航程太短,在西雅圖買了還不方便弄回去。畢竟顧驁未來數年,在美國最主要的根據地,還是舊金山的硅谷附近。

    買游艇的話,還能海路開回去,聽順路。直升機加油都不方便,還不如回舊金山再買。

    ……

    花了幾天時間跟周邊島主們宴請交友、聯絡感情、熟悉本地情況的同時,顧驁也沒耽誤正事兒。

    10月16號這天,聽說《第一滴血》劇組已經殺青了,只有后期制作人員還需要忙,而演員都可以休假,過幾天說不定就要會離開溫哥華。

    顧驁就立刻讓水手、保鏢開著游艇,帶著妹子,囂張地去了一趟霍普鎮——從弗雷澤河口溯流而上,穿過了整個溫哥華市區。

    他提前有預約,所以輕易見到了自己的目標——本片主演兼編劇西爾維斯特.史泰龍,以及制片人馬里奧.凱撒。

    “很高興認識你,史泰龍先生,說實話,我是你的電影粉絲,我喜歡看肌肉猛男的表演張力。就跟我喜歡捧阿諾一個道理,希望以后有更多直接合作的機會。”

    顧驁非常和善,一上來就姿態放得挺低。

    “我們也很高興,其實咱彼此在電視里都認識過了,沒什么可生疏的。”制片人凱撒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看起來也挺人精的。

    顧驁今天特地沒有邀請本片導演特德,是因為特德是個土生土長的加拿大人,顧驁怕后續的變故,讓這家伙壞了事兒。

    幸好,片子殺青之后,導演還要盯著剪輯和后期,本來就很忙,不請也是應該的。而制片人和主演已經閑下來了,正好適合應酬。

    而顧驁之所以選擇馬里奧.凱撒作為資方的溝通代表,也是因為馬里奧凱撒這人不怎么愛國——至少不怎么愛美國和加拿大,屬于有奶便是娘,可以出賣美加那種。

    因為這個馬里奧.凱撒是黎巴嫩人,他的祖國如今正在被英美支持的以色列狗蹂躪,所以他才會拉錢投拍《第一滴血》這樣一部比較反抗美國主流對外價值觀的電影——

    考慮到這部電影比較古老,很多90后乃至更年輕的看官肯定沒看過,大致幾句話描述一下《第一滴血》,這部片子講的是史泰龍演的主角,是一個70年代越戰回來的美國老兵。

    而美國國內70年代的時候,一度有很洶涌的反戰思潮,撕裂了美國社會。所以越戰老兵在當時回國時,并沒有被人民當成戰斗英雄崇拜,反而覺得他們是一群殺人犯。

    這種情形是此前美國對外作戰軍人從未遭受過的,畢竟此前無論是打二戰還是韓戰,負傷士兵回國都很光榮,被人崇拜。

    片子里就講到主角蘭博回到小鎮后,被小鎮的警長刁難歧視,因為警長覺得去越南打仗的都是人渣殺人犯。最后蘭博不得不大殺反抗,揭示“越戰的丑惡只是政客和華爾街們造的孽,普通為國浴血奮戰的士兵是無辜的,他們不該被歧視”這個社會問題。

    在美國,越戰才結束7年,在《第一滴血》出現之前,美國民間為前線士兵翻案、并且翻出影響力的作品幾乎沒有。也正是在此之后,因為歷史沉淀了一下、“慢真相”浮出水面,美國民眾才把士兵和政客、金融家的歷史責任區分開來。

    跟這樣一部價值觀的電影的制片人和編劇合作,顧驁的安全性顯然又提升了一個等級,而且可以合作的尺度也更大了。

    雙方先客套了一番意向,然后顧驁開始開出具體條件:“史泰龍先生,我希望能以50萬美元,買您為我的某一個系列游戲提供廣告代言。我需要使用到盡量與‘蘭博’這個角色近似的人設形象,但是我不會用到《第一滴血》的劇情和背景。”

    史泰龍并沒有還價,他如今的身價,拍幾條廣告賺50萬美元,也算是比較優渥的了——這一次,他拍《第一滴血》的前期片酬是200萬美元。另外還有150萬美元的對賭,要等電影票房出來后,成績超過某個閾值,大賺了,資方才會給他追加。

    相比之下,制片人是每天都要跟錢打交道的,他們對行情更加敏感。

    馬里奧.凱撒稍微算了一下,就提醒道:“顧,這個價格太低了,你這不僅僅是讓史泰龍拍廣告,你蹭了《第一滴血》這個ip的熱度,這需要更多的錢!

    據我所知,這兩年游戲改編權行情非常看漲,斯皮爾伯格的《et外星人》可是讓雅達利掏了2500萬美元!”

    凱撒舉這個例子當然只是漫天對標,他也知道不可能跟那個比。

    顧驁針鋒相對:“我沒有使用你的劇情,我用的只是人設形象,這應該能折衷計算,計價模式應該更貼近于直接拍廣告的收費。

    而且,我的游戲要是熱賣了,對你們電影也是有宣傳效果的——斯皮爾伯格的《et外星人》可是已經被證明超級熱播之后,雅達利才出這么多錢的。而你們的《第一滴血》還沒上映,我的游戲跟得很緊,對你們的電影宣傳和票房也有反饋促進的效果!”

    這個理由一擺,談判的主動暫時被拉了回來。

    馬里奧.凱撒想了想:“那你的游戲預期什么時候開始發售?”

    顧驁:“明年頒獎季之后,暑期檔之前。”

    凱撒撇撇嘴,一臉“你耍我呢”的表情:“我們可是圣誕季就要上映的!你們至少比我們晚兩三個月以上,還談什么反饋式促進票房。”

    顧驁:“誰說電影上映了12周以后就沒票房了?熱門火片票房流持續半年都是正常的。我去年拍的《終結者》,就實現了超長延續票房。我的游戲在電影上映三四個月后上線,說不定還刺激你們票房第二春呢。”

    凱撒想了想,也確實有點道理,不過這個價格顯然已經沒法固化的談了。

    “您說的確實有道理,但是這事兒恐怕需要更多對賭變量的談法。包括我們這部電影的票房延續性、貴公司游戲的發售銷量。這些指標對應起來談,才好確定是誰宣傳了誰、誰促進了誰。

    顧,如果您愿意接受各種參數變量對賭框架下的談判模式,我們可以各自派人詳細核算,你看如何?”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