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穿越小說 > 謀斷九州 > 第十五章 俠士
    (求收藏求推薦)

    郭時風進門之后左瞧右看,樓礎探身出門右看左瞧,覺得沒有問題之后,各自轉身面對,竟不知道該如何相見。

    郭時風先開口,拱手笑道:“不請自來,多有打擾。雷聲陣陣,難怪礎弟這么晚還不睡。”

    站在庭院里,老仆的鼾聲更加明顯,樓礎扭頭看一眼,“習慣了,在屋里聽沒這么響亮。”

    “哈哈。”

    “郭兄今晚怎么有空?”樓礎合上院門,猜測客人不會馬上就走,“請進屋一敘,抱歉,我這里沒有好酒好茶。”

    “明月為酒,清談為茶,無可挑剔。”

    兩人進客廳入座,樓礎找來一壺溫茶,邊喝邊聊,好幾次樓礎想問來意,又都忍住,慢慢地,這變成一場比試,好像誰先開口提及來意,誰就是輸家。

    時間一點點過去,樓礎的耐心首先耗光,以為郭時風是為廣陵王世子張釋端而來,正要坦白地問個明白,外面傳來一聲古怪的鳥叫聲,壓過了老仆的鼾聲。

    郭時風等的就是這個,起身道:“來了,果然守時。”

    “誰來了?”樓礎困惑地問,發現郭時風可能另有目的。

    “請礎弟稍待,我給你引見一位客人。”郭時風故作神秘,不讓樓礎起身,自己走出客廳。

    樓礎一頭霧水,還有一點不滿,并不喜歡這樣的意外。

    房頂上似乎有響動,樓礎忍住好奇心,慢慢地飲茶。

    沒過多久,郭時風推門進廳,閃在一邊,讓出門戶,鄭重地說:“請允許我向礎弟引見——江南江北第一劍客,洪道恢,洪大俠。”

    樓礎恍然,原來郭時風是要向他介紹刺客。

    在整個計劃當中,刺客至關重要,樓礎一直想見,馬維也許諾會盡快引見,郭時風突然帶來,令樓礎很是意外。

    樓礎起身相迎,門外卻沒有人現身。

    郭時風笑笑,咳了一聲,“洪大俠早年縱橫江湖,前兩年退隱山林,難得出山一次,我說相請不如偶遇,今天既然進城,正好過來拜見礎弟。洪大俠說是初次見面,定要帶份禮物,所以比我晚到一些。”

    樓礎連人還沒看到,不知該向誰說話,只得向門口抱拳道:“洪大俠太客氣了,我這里毫無準備,慚愧,洪大俠……到了嗎?”

    郭時風顯出幾分尷尬,“應該到了,我明明聽到……”

    話未說完,一大團黑影呼的一聲涌進來,廳門隨之關閉,桌面上的油燈閃爍不停,幾欲熄滅。

    廳里兩人都被嚇了一跳,半天說不出話來。

    等到風息燈明,樓礎終于看清來者的模樣。

    那是一名三十多歲的漢子,個子不算太高,整個人極為精煉,裹著一襲黑披風,只露出腦袋,目中含光,兩腮無肉,神情嚴肅得像是奉旨審案的酷吏。

    郭時風大笑,“來如狂風,去似閃電,不愧是洪大俠。來來,我給你介紹,這位就是誘學館第一才子樓礎樓公子,當朝樓大將軍之子,生母乃是吳國公主。”

    樓礎正要開口,洪道恢兩步搶到他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禮,“江東布衣洪道恢,拜見樓公子,得見吳國王孫,不勝榮幸。”

    樓礎急忙伸手攙扶,“閣下是吳國人?”

    “生在江東,長在江東,少年時得遇高人,被收為入室弟子,十五歲時周游天下,遍訪名山大川的奇人異士,技藝漸益,思鄉情長,三十歲返鄉,故國竟已不在,心中為此常懷愧恨,以為白學了這一身本事,怏怏至今,已近二十年矣。”

    樓礎大驚,這人看上去三十來歲,誰知竟是五旬老者,“樓某生長東都,未曾遠游,實在愧對母國,今日得見江東壯士,足慰平生之憾。”

    清茶淡水顯得太無禮了,樓礎想叫醒老仆,湊幾樣酒菜,郭時風過來,捉住兩人的手臂,笑道:“我就知道兩位必定一見如故,行大事者不拘小節,咱們就別客氣了,坐下來談。”

    洪道恢沒有坐下,伸手入懷,掏出一縷頭發來,放在桌上,“來得倉促,只能備此薄禮,請樓公子笑納。”

    樓礎不解,“這是……”

    “洪某沒有別的本事,會些飛檐走壁的小把戲,聽說樓公子有一位平生最恨之人,于是我夜入其宅,取其半截頭發,算是給他一個教訓。”

    樓礎大驚,更加不解,“我并沒有最恨之人……”

    郭時風插口道:“我敢保證,黑毛犬周律幾個月不敢出門,再不會打擾礎弟。”

    樓礎確實不喜歡周律這個人,但是絕無恨意,“馬公子說我最恨周律?”

    郭時風指著桌上的頭發,“洪大俠的本事,礎弟以為如何?”

    樓礎知道這不是過分計較的時候,忙道:“想不到世上真有洪大俠這樣的奇人,樓某淺陋,今日總算大開眼戒。”

    三人這才分別入座,樓礎想找些酒,郭時風勸住,洪道恢也說自己戒酒多年,“洪某多年前立下誓言:張氏暴君不除,此生滴酒不沾。”

    樓礎羞愧,問道:“洪大俠與朝廷有仇?”

    “洪某無私仇,我為天下人報仇。這些年來,洪某走南闖北,眼見民生多艱,耳聽怨聲載道,心中常生慷慨之志。何況我乃吳國舊民,當年沒能力挽狂瀾,如今要為故國雪恥。”

    樓礎心中油然生出幾分敬意,拱手道:“常聽人說,吳士戀國,見到洪大俠之后,方知此言不虛。”

    “承蒙樓公子高看,洪某甘冒此險,其實也有私心。想當初,我因為一時大意,替民除害殺死一名惡霸時留下痕跡,被官府爪牙追殺不止。久聞悅服侯乃是前梁帝胄,專愛交結英雄,扶危濟困,于是前去投奔。馬侯爺沒得說,留我在府中隱藏數月,風平浪靜之后,親自送我出城。此恩不報,洪某羞對一個‘俠’字。”

    馬維的確喜歡結交朋友,因為身份特殊,與朝堂中人來往的少,家中出來進去多是江湖豪杰,樓礎承認,這的確有用,而且是大用。

    三人閑聊,多半是洪道恢一個人說,講述種種奇聞,聽得另外兩人目瞪口呆。

    茶水早已涼透,油燈也剪了七八次,洪道恢擦擦嘴,起身告辭,“別的話洪某不再多說,只等樓公子打聽到確切消息,洪某拼得一身剮,也要為天下除此大害。”

    樓礎起身,深揖一躬,“得洪大俠如得千軍萬馬,樓某再無半分懷疑,此事必成!”

    洪道恢微微一笑,拱手道:“不勞相送,后會有期。”

    洪道恢大步出廳,外面沒有開門的聲音,人已不見蹤影。

    郭時風也要告辭,笑道:“礎弟這回不再擔心了吧?”

    “何止不擔心,我現在胸有成竹,可惜寒舍狹小,無緣見識洪大俠的身手。”

    郭時風指著桌上的頭發,“這還不夠?進出侯府如入無人之境,揮劍斬發如探囊取物,取一顆人頭又有何難?”

    “郭兄誤解了,我非不信,乃是遺憾,不能親眼得見絕世劍法。”

    “呵呵,洪大俠必能全身而退,想見識他的劍法,機會多得是。”

    樓礎悠然神往。

    將郭時風送到大門口,樓礎問:“邏兵巡街,郭兄行得了夜路嗎?”

    “礎弟放心,廣陵王在東都根基深厚,我此番進京多得其力,只要不闖皇宮,通往無阻,哈哈。”郭時風離去,對這次見面十分滿意。

    樓礎也很滿意,興奮得睡不著覺,回臥房取刀,拔出鞘來看了一會,嘆道:“刀兄,你在我手中真是屈才,從今以后,你就在匣中休養,靜待新主吧。”

    樓礎收刀入鞘,熄燈上床,輾轉反側,思索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再次接近皇帝,如果大將軍這條路不通,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樓礎整晚都在找路,次日醒來時,疲憊不堪,好像真走了幾個時辰似的。

    早飯是粥,老仆在一邊侍候,等主人放下碗,他說:“公子昨晚有客人?”

    “是,一位同窗。”樓礎含糊道。

    “不至一位吧?”

    “呃,兩位。打擾你睡覺了?”

    “睡不睡覺倒不重要,我就是替公子擔心。”

    “同窗清談而已,有什么擔心的?”樓礎笑著問道。

    老仆哼哼兩聲,“什么同窗不走大門,非要翻房頂?老實說,光看這樣的舉止,就不像好人哪。”

    樓礎一怔,“你……昨晚聽到聲音了?”

    “就從我屋頂過,那么大的聲音,怎能聽不到?來時也就罷了,去時還要上房,不知道大門在哪嗎?”

    樓礎呆住了,老仆接下來的嘮叨,他都沒聽,心里來回只有幾個念頭:洪道恢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種劍客?自己并非輕信之人,昨晚為什么會被迷住?郭時風與馬維對此人有多少了解?

    “唉,公子交友一定要慎重啊,你可是大將軍的兒子,得注重名聲,還有……”

    樓礎起身往外走,老仆捧著碗,無奈地搖頭。

    樓礎必須立刻去見馬維,將心中疑惑問個清楚。

    巷子里沒什么人,只有三個小孩子在玩耍,見到樓礎,指著他傻笑,顯然聽說過他被扔出大將軍府的事跡。

    樓礎加快腳步,迎面駛來一輛馬車,巷窄車快,樓礎急忙避讓,沒等他抬頭觀看,車已停在近旁,上面伸出兩只手,將他硬拽上去。

    周律兩眼通紅,半是可憐,半是兇惡地小聲說:“你今天必須跟我走,他們……他們對我下手啦!”

    樓礎想起那縷頭發,知道這其中發生了誤會。

    </br>

    </br>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