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傳奇歲月 > 昨日顛峰誰不敗 第1665章:硝煙四起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我的傳奇歲月最新章節!

    “沒給……”

    “那行,一會我給你打過去20萬,拿錢去看看這個人是不是二彪,千萬不能先給錢知道嗎,一定要先確定消息是不是真的……”張哲掏錢后,明顯有些心疼,磨磨唧唧的囑咐道。

    “行啦,行啦……趕緊打錢吧……”我不耐煩的掛掉了電話,實在是不想聽他墨跡。

    我這邊剛一掛斷電話,另外一個電話就打了過來,我一看還是個陌生號,于是就接了。

    “誰啊……”我不耐煩說道。

    “我是姚寶石,你們今天晚上是不是要跟二彪交易?”電話另一頭說到。

    “對啊,怎么了?”

    “你這樣……”小寶哥沉思了一會后說道。

    “好!我明白了!”我想了想后答應道。

    撂下電話后,我趕緊跑去其他人的房間,把他們挨個都叫醒。

    三分鐘后車上集合……

    “這個b活,起早貪黑的……”劉瑞上車后打著哈欠說到。

    “呵呵,拿錢就得給人辦事……”元元斜著眼睛說道。

    “哎呀,這幾天給我造的,早上撒尿都黃了……”楊松照著鏡子看著自己的黑眼圈說到。

    “咱們去哪?”孟亮坐在主駕駛,同樣打著哈欠。

    “先去銀行,我取點錢,然后去固陽縣,順達旅館……”我快速的回道。

    我們在附近找了一家銀行,我下車取出20萬,說實話,我長這么大頭回見到這么多錢,我還好點,劉瑞跟楊松見到錢后,眼睛都用綠了,一直鼓搗我,讓我們拿錢跑了,但是哥最后還是忍住了。20萬,我要是跟這群虎逼跑路,用不了兩天半就得造沒了。

    半個小時后,我們繼續啟程,目的地固陽縣,順達旅館。

    幸好有汽車導航,所以我們找起來沒那么費勁,大約晚上七點多,我們成功的找到了順達旅館。

    “嘀鈴鈴。”

    就在這時,小寶哥給我的手機鈴聲響起。

    “喂。”我接了起來。

    “喂。”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

    “二彪”我試探著問道。

    “恩,到了嗎?”對方答應了一聲問道。

    “快到了,錢也帶了。”我回了一句。

    “到順達旅館以后,你在一樓最里面的1502號房間等我,九點,我跟你見面。”電話另一頭直接說道。

    “好。”我點頭答應道。

    “我只要現金……”電話另一頭沉默了一會說到。

    “是現金!”

    電話另一頭確定是現金后,直接掛掉了電話。

    我拿著手機皺起了眉頭,想著用不用告訴張哲一聲。

    “二彪嗎?”孟亮沖我問道。

    “是個男的,不確定是不是二彪……”我回了一句。

    “快到了……”孟亮看著前面順達旅館的牌子喊道。

    于此同時,我們車后的商務別克內,同樣接到了二彪的電話,對話內容大致相同,只不過他們的時間為10點,房間號為1501.

    副駕駛的小偉撂下電話后,直接給于祥撥了過去。

    “哥,二彪給我電話了……”小偉對著電話急促的說到。

    “劉家的人你看見了嗎?”電話另一頭問道。

    “在我們前面……”

    “確認是不是真的二彪,如果是!把劉家的人都給我除掉,明白嗎?”

    “明白!”小偉點了點頭然后掛斷了電話。

    十五分鐘以后,我們的車停在了順達旅店門口,由于固陽縣在b市屬于一個比較偏遠的小縣城,而且這里也不是什么旅游景點,所以住旅館的人并不是很多。

    進入旅館后,我們來到了前臺。

    “給我開間房!”我說道。

    “身份證。”一個20多歲的小姑娘頭也不抬的說道。

    “沒有身份證不行嗎?”

    “多加20。”

    “好,給我開最里面的1502。”

    簡單的交談了以后,我們開了1502號房,隨后我又點了一些吃的,然后我們就在房間里等著二彪。

    這邊,我們剛走,順達旅館門口。

    “嗡嗡,。”

    一輛別克粗暴的停滯,車上下來四人,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什么業務。”姑娘抬頭問道。

    “剛才是不是進來幾個20多歲的男的?”為首的小偉,環顧四周,張嘴說了一句。

    “不知道……”小姑娘搖了搖頭說到。

    “嘩啦啦。”

    小偉從兜里掏出一沓人民幣扔在了桌子上,隨即說道:“他們開的幾號房?”

    “1502!”小姑娘接過桌子上的錢,開始開心的數了起來。

    “給我開一間1501。”

    “好的!”

    小偉接過房卡,帶著人就往1501走去。

    進入房間后,小偉掏出手機,一個電話撥了出去。

    “這次應該是真的……”接通后小偉直接說到。

    “你怎么知道?”

    “劉家的人現在就在我們隔壁,二彪想掙兩份錢……”

    “好,知道力濤的信息后,活利落點……”

    “明白!”隨后小偉掛掉電話,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其他三人掏出事先準備好的帆布袋子。

    “呵呵,我操,這玩應帶勁……”

    一個矮個男子從帆布袋子中拿起一把八五沖,輕輕扭動了一下脖子,嘎嘣之聲頓時泛起。

    于此同時,順達旅館又來了一位客人,孤身一人,他開的房間是1503!

    這個人不是劉家,也不是于家,那他又會是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們五人呆在房間里,開始吃東西,互相聊著天,雖然我們知道這是一次不光明的交易,但是我們沒想到這個旅館還有其他人在等著二彪到來。

    眨眼間,時間接近八點四十。

    “把東西收拾了吧,人快到了……”我沖著楊松說了一句。

    “我發現,我就是來打雜的。”楊松翻了翻白眼,隨后將桌子上的塑料袋收拾干凈。

    “你啥也不會,你不打雜干啥……”劉瑞沖楊松說了一句。

    “滾犢子”楊松罵道。

    “趕緊弄完,找回賬本,可別瞎得瑟了,咱趕緊撤就完了,我現在就想趕緊回去。”孟亮靠在床上,非常疲倦的說到。

    劉瑞點頭表示贊同。

    “等著吧。”我坐在椅子上,枕著胳膊,左手放在腿上,手指輕輕敲打著。

    轉眼,九點整。

    “到點了!”劉瑞指著墻上的石英鐘,張口說道。

    “我看見了。”我皺眉回了一句。

    “咚咚。”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

    “誰?”我猛然站起來問道。

    “開門。”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

    我一把拽開了房門,一個穿著破破爛爛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四處打量著屋子。

    “二彪?”我愣了一下,開口問道。

    男子沒有回答我的話,自己掏出一根煙坐在了板凳上問道:“你們想找孫力是不是?”

    “是!”我皺眉回到。

    “錢帶了嗎?”男子直接問道。

    “你怎么證明你就知道他在哪里?”

    “你先給我看錢,我就告訴你我咋證明……”

    “啪。”

    我打了個指響兒,孟亮從桌子底下拿出錢袋子,直接擺在了桌面上

    “哐!”

    就在這時門突然被踹開,我抬頭一開,四個人一人手里拿著一把**站在門口。

    “都別動!”打頭的白發青年嘴上叼著一顆煙,笑呵呵的看著我們幾個。

    我額頭冒著冷汗,直直的坐在椅子上一動不敢動,因為我根本不知道突然闖進來的這群人是誰!我出來之前,也沒人告訴我還有這劇情啊!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偉,你們喊我小偉就行……”白發男子笑了笑說到,然后也沒管我們,直接走到二彪面前拿著口頂住二彪的腦袋問道:“你就是二彪?”

    “我……我是!”二彪額頭冒汗,哆哆嗦嗦的回答道。

    “你挺黑啊,這點消息還準備賣倆人……”隨后小偉又看了看我們笑著說道:“劉老板是真有錢啊,二十萬說掏就掏……”

    我們幾個看著小偉不敢說話,雖然我見過,但只是普通的獵,想男子手中的**我是第一次見到,我都這么緊張,孟亮他們就更不用說了!

    “告訴我吧,力濤在哪?”小偉拿著指著二彪接著問道。

    “我……我不知道……”二彪哆哆嗦嗦的回答道。

    “草擬嗎,你是不是以為我手里拿的是玩具!”說著小偉對準二彪咔嚓一聲拉動栓。

    “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二彪撲騰一聲跪在了地上抱著小偉的大腿哭到道。

    “踏踏!”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亢!”

    聲響起。

    開始我還以為是小偉開的,但是我一看不是。

    “誰!”

    小偉猛然回頭喊道。

    “小偉,外面好像還有人!”小偉的同伙看著門說到。

    “砰!”

    一顆***甩向我們的房間。

    ***爆炸,整個屋子彌漫著嗆人的煙氣。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二彪,二彪一把推到小偉,然后伸手拿起桌子上的錢,一腳踹開窗戶的柵欄,直接跳了出去。

    “跑!”我一咬牙喊了一嗓子也跟著二彪跳了出去。

    孟亮,劉瑞,元元,楊松聽見我的話也反應了過來,跟著我從窗戶往外面跳去。

    “我去你媽的!給我追!”小偉站起來后,拿著**就開始對著我們逃跑的方向開。

    “噠噠噠!”

    聲宛若炒豆子一般響起,木質墻體碎片四處橫飛,各種燈泡遭殃,或被流彈,或被碎片打碎,整個屋子一片漆黑。

    旅館后面是一片苞米地,我們跑出來后,不管后面的聲,撒丫子就往里面鉆。

    而我跳出來后,就發現二彪已經不見了,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一顆***后,屋子內一片狼藉。

    矮個男子拿著,迅速往后退著,并且喊道:“小偉,事不對,別追了!”

    “咣當。”

    小偉聽完這話,反身推開了門,隨后喊道:“操的,二彪肯定追不上了,給我掀出這個扔手**的……”

    說完之后,幾個人往旅店正門跑去。

    “我操的,這都是二彪事先準備好的……”

    我看著一望無際的苞米地,終于明白二彪為什么選擇這么一個荒郊野嶺了,就連賓館的窗戶都是他事先動過手腳的,要不然他不可能一腳就踹開窗戶的鐵柵欄,他也知道他接觸的是什么樣的人,所以他給自己留了一條后路。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那扔手**就我們的會是誰呢?

    會不會就是那個偷走賬本的力濤?

    還是二彪的同伙?

    進來的那個小偉到底是誰?

    一系列問題在我腦中閃現。

    “操,這是啥活啊,比拍電影還刺激……”元元躺在地上呼哧呼哧的罵道。

    “葉子,你趕緊給張哲打電話,這活咱不能干了,太嚇人了,剛才我都快尿了……”劉瑞一邊撒著尿一邊沖著我喊道。

    “噔噔噔噔!”

    就在這時,我褲兜里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我低頭一看是張哲打過來的。

    “大哥,你能跟我說句實話不?這啥活啊?怎么又是又是手**的?恐怖組織火拼啊!你花五十萬也不能把我們當特種兵用吧!”我接過電話喊道。

    “怎么回事,有人開火了?”張哲聽完我的話連忙問道。

    “來了四個人一人一把!我們這赤手空拳的怎么跟他們整你告訴我?”我語氣非常不好的說到。

    “那你們沒事吧?”

    “借二彪光,跑出來了……”

    “那二彪呢?你們拿沒拿到力濤的地址?”張哲又問道。

    “二彪跑了,地址沒拿到……”

    “艸,這么好的機會,讓他跑了!早知道我過去好了……”

    “那你趕緊過來……我正不想干呢……”

    “人都跑了,我過去干啥?”張哲語氣有些煩躁的說到。

    “對了,你問問小寶哥,他可能知道二彪在哪里……”我突然想起二彪是抱著錢跑的。

    “他怎么知道的?”張哲反問道。

    “交易前,小寶哥讓我把那個聯系二彪的手機藏在錢袋子里,他說那個手機有定位功能,二彪是抱著錢跑的……”我想了想說到。

    這也就是早上張哲給我打完電話后,小寶哥讓我辦的那件事。

    “好,我這就去問問他……”張哲急忙說道。

    “那我們怎么辦?”

    “你們等我電話……”

    “大哥,這是苞米地……”我話還沒說完,發現張哲已經把電話掛了。

    “張哲咋說的?”孟亮看我掛掉電話連忙問道。

    “操的,讓咱們等他電話……”我無語的說到。

    “那今天晚上咱們住這啊?”楊松看著前面的苞米地崩潰的說到。

    “你要是樂意回賓館我們也不攔著……”劉瑞心情異常煩躁的說到。

    “嗡嗡。”路上突然有馬達聲。

    “唰。”

    我猛然回頭。

    一輛別克停在路邊,旅館的那個矮個男子拿著手電筒往我們這邊晃了晃。

    “我去那邊看看,你們去那邊……”矮個男子說完就晃晃悠悠的往我們這邊跑了過來。

    我們幾個看見矮個男子過來,毫不猶豫的鉆進了苞米地,直接趴在了一個地壟溝里。

    “都別出聲!”我趴在地壟溝里小聲的說到。

    矮個男子走到我們原來待的地方,四處看了看,發現沒人后就準備回去了!

    我們就趴在離他不足十米遠的地方,月光從苞米桿的空隙灑下,我影影綽綽的能看見他的身影!

    苞米地里一片寂靜,只有隨風搖擺,相互摩擦的苞米葉會發出沙沙的聲響。

    “踏踏!”

    男子走了幾步之后又突然回頭往我們的方向望過來。

    此時我渾身已經濕透了,心中默默的祈禱他千萬別進來。

    “噔噔噔噔!”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我兜里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矮個男子也聽見了我的手機鈴聲,一個箭步就鉆進了苞米地里。

    “操!”

    我咬牙低聲罵了一句,大喊了一聲:“干他!”

    “嘩啦!”

    我隨手抓起個土坷垃,就扔了過去,矮個男子分不清是什么東西,本能的也一貓腰!

    孟亮他們幾個頂著苞米桿就竄了起來,瘋狂的撲向了那個男子。

    劉瑞從側面抬腿一腳就踹在了矮個男子的腳脖子上,矮個男子身形不穩,一個狗吃屎,直接趴在了地上。

    我上去一把捂住他的嘴,然后孟亮他們將他撲倒,劉瑞兩個手掌死死壓住他拿的胳膊。矮個男子掄起拳頭,蓬蓬的沖著我們砸來,但是畢竟我們人多,三下兩下的就給他打的失去了反抗能力。

    楊松騎在矮個男子的脖子上,上去就是一頓大嘴巴子,一邊打還一邊罵道:“草擬嗎的,大半夜你也不消停,我都貓苞米地里了,你還往里追,不給我活路是不是……”

    矮個男子被楊松打的有些發蒙,手掌一松,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我連忙撿起地上的,對準了矮個男子。

    “草擬嗎的,別喊人,喊人我就打死你……”我舉著對準矮個男子的腦袋說到。

    “明白不?明白就點點頭!”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接著說到道。

    矮個男子點頭。

    “我問你,你們是誰的人?”

    “于祥花錢雇我們過來的……”矮個男子小聲說道。

    “趕來干啥?”我接著問道。

    “找人。”

    “你們車上幾個人?”

    “四個!”

    “你們怎么知道二彪在這的?”

    “我不太清楚,我就是負責干活,不是什么都告訴我……”矮個男子回道答。

    “行了,你可以休息了……”說完之后,我一把敲在矮個男子的腦袋上,直接給他打昏了,然后扭頭說道:“這不安全,咱們再往里面走走!”

    “這個傻逼咋整?”劉瑞看著已經昏迷的矮個男子問道。

    “扔這吧,一會有人找他……”

    說完之后,我們幾個俯著身子往苞米地深處走去。

    固陽縣,苞米地中。

    去過農村的可能都會知道,苞米地里本身就都是地壟溝,所以地本來就不平,走起來都很費勁,何況是跑呢。

    而且如果苞米長到一定程度,不僅本身的枝干會對行走造成主力,如果苞米葉子刮在臉上,那一刮就是一個大口子。

    “誰能告訴我,咱走到什么時候是個頭啊?我白嫩嫩的42號玉足,都磨出血泡了!”劉瑞把外套蒙在腦袋上,露出一對小眼睛,在后面墨跡道。

    “對啊!我傻bb跟你們走了這么久,啥時候是頭啊!”楊松磨磨唧唧的說到。

    “再往前走走,走出這片野地再說……”此時我也渾身脫力,t恤被汗水浸透,用手摸了一把濕了吧唧的臉說到。

    “操的,這個張哲真的不是人,給咱們扔這就不管了?”孟亮隨手拽了一把苞米葉子,放在嘴里嚼了起來。

    “亮子,那玩意能吃嗎?”元元看著孟亮一臉驚訝的問道。

    “渴了……”孟亮隨意的回答道。

    “干完這趟活,我還是回家賣盒飯吧,這**隊伍實在是太沒譜了……”楊松表情略顯支離破碎。

    “走吧!快到頭了……”我看著后面的四個人有些無奈的說到,說心里話我現在也后悔不該答應劉永出來。

    ……

    我們從晚上十一點多開始走,直到凌晨三點半,才走出去這片苞米地。

    “行啦,在這歇會吧……”我看著黑漆漆的柏油馬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說到。

    孟亮他們也坐了下來,不一會他們幾個就互相抱著在這個馬路邊睡著了,因為實在困的不行了。

    我疲憊的睜開雙眼,從路邊找了些樹枝,然后在他們身邊點起了一堆火,最起碼這樣我們還能暖和一點。

    弄這些后,我也坐到了他們身邊,蜷縮著身體睡了起來。

    ……

    固陽縣,某農村。

    二彪本身就是固陽縣一個小地痞流氓,以前身上的毛病就很多,他愿意喝酒,更愛嫖娼和沒事兒耍點錢,總之,只要是男人身上愿意沾染的惡習,他都沾點。

    像他這種人,辦事根本不過腦子,眼里除了錢,就沒有別的玩意。

    怎么說呢,就是要錢不要命典型代表。

    要說正常人遇到今天這事,不說嚇的不敢出屋,最起碼也得躲幾天吧。

    但是二彪不一樣,從順達賓館跑出后,人家根本就沒打算拿著錢躲起來,反而直接跑到了一個固陽縣的一個小農村里。

    他為啥來這呢?

    因為這個村子有個四十多歲的老寡婦是他一直想上,但是這個寡婦明顯是有擇偶標準滴,寡婦嫌棄二彪沒錢沒能耐,所以就一直沒脫褲子,這回二彪手里有錢了,熬不過漫漫長夜,直接夜襲寡婦村。

    二彪來到寡婦家門口,并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先找到了寡婦家門外的茅房,隨手從錢袋子中拿出兩摞,然后把剩下的錢藏在了茅房里面。

    “哐哐哐!”

    “小琴,開門啊!”二彪站在寡婦門外喊道。

    “誰啊?”不一會屋內的燈亮了,隨即響起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艸,我二彪!”二彪不耐煩的說到。

    “大半夜的你干啥來了啊……”寡婦在屋內明顯有些害怕,雖然他知道二彪對自己圖謀不軌,但是平時也算客氣,除了語言上的挑逗也沒做什么出格的事,誰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大半夜的就過來了。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