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傳奇歲月 > 昨日顛峰誰不敗 第1667章:幸福
    “你先開門,我給你看點東西……”二彪跺了跺腳說到。

    “有啥事,你就在外面說吧……”寡婦還是不敢給二彪開門。

    “艸……”

    二彪往地上吐了口黏痰,隨即一大腳直接把門給踹開了。

    “你要干什么!”寡婦抱著棉被躲在墻角哆哆嗦嗦的看著闖進來的二彪問道。

    “你說你這個娘們,有錢都不會掙……”二彪進屋后,扣了扣屁股,隨即直接拖鞋坐在了炕上大大咧咧的說到。

    “我……你趕緊給我出去……要不我喊人了……”寡婦大眼睛死死的瞪著二彪說到。

    “喊人啊,喊吧,一會有你喊的……”二彪一臉淫笑的往寡婦靠去。

    “來人啊……”寡婦看見二彪往自己身上撲,嚇得張嘴就喊。

    二彪上去一把捂住寡婦的小嘴罵到:“艸,你還真喊啊……”

    “嗚嗚……”

    寡婦掙扎著。

    “你看看這是啥……”二彪從褲兜中掏出兩萬塊錢在寡婦眼前晃了晃說到。

    寡婦一看二彪手中的錢,立馬放棄了抵抗,含情脈脈的看著二彪。

    “還喊不?”二彪看見寡婦不掙扎了,笑呵呵的問道。

    寡婦搖頭,二彪也就松開了捂著寡婦小嘴的大手。

    “你哪來的錢啊?”寡婦盯著二彪手中的錢問道。

    “哪來的你不用管……我就問你這倆萬塊錢能不能買一份純潔的愛情?”

    “能……”寡婦嬌羞的低下了頭,跟剛才簡直判若兩人。

    “哈哈,能就行,把你那個黑絲襪給我套上,我就得意那個……”二彪伸手拍了拍寡婦圓潤的屁股笑道。

    “壞人……”寡婦嬌嗔著拋了個媚眼,隨即直接下地翻箱倒柜的找起了絲襪。

    而二彪也三下兩下的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鉆進了被窩,幸福的感受著寡婦的溫度……

    第二天早上,苞米地旁。

    我是第一個醒過來的,我醒的時候已經六點多了,馬路上的車也漸漸多了起來。

    “醒醒,都別睡了……”我捅了捅還在睡覺的幾個人。

    “幾點了啊?”孟亮迷迷糊的看著我問道。

    “六點多了……”我回答道。

    “那咱們接下來去哪?”劉瑞這個時候也醒了。

    “打輛車,先回b市吧……”我想了想說到。

    “張哲沒讓人過來接咱們?”元元詫異。

    “不知道,他還沒給我電話呢……”我搖了搖頭。

    “這荒郊野嶺的上哪打車去啊?”劉瑞看著滿馬路除了拉豬車就是拉菜車,根本沒有一輛是拉人的……

    “管啥車呢,只要能把咱們拉回去就行……”

    說完我就跑到馬路上,沖著來來往往的貨車揮起了手。

    不一會,一輛拉菜的貨車停在了我們的面前。

    “大哥,搖下窗戶唄?”我站在車下面喊道。

    “咋了?”貨車司機問道。

    “哥,你這車是往市里去不?”我出言問道。

    “對!咋了?”

    “我們是過來玩的,車壞了,能搭個車不?”我商量著說道。

    “……這車不是我們的,再說你們五個人,車里也坐不下啊!”司機隨口回道。

    “沒事兒,我們坐后面貨上也行。你看,我這兜里還有二百塊錢,就剩這點了!你拿著,讓我搭一趟唄!”我笑著說道。

    “……!”司機掃了我一眼,看著我的三百塊錢,搖頭說道:“貨太高,你們坐著危險!”

    “這您不用管!您就幫幫忙唄!”我齜牙說道。

    “你這二百塊錢……!”司機還是有點猶豫。

    “哥們,我再給你多加一百?”我試探著問道。

    “

    “……行吧,那你們上來吧!車里還能坐一個人,其余的真得上貨上面!完了看見交警,你們得把腦袋低下去,他們管這個!”司機囑咐了一句。

    “好勒,楊松你坐上吧……”我毫不猶豫的沖著楊松說到。

    “……我坐啊?”楊松矜持道。

    “你要是坐后面,我估計不到市里你就得死車上……”我看著已經凍得有些發燒,皮膚干裂,臉色蠟黃的楊松不忍心的說到。

    “你這事辦的還算有點人性……!”楊松一句話沒說完,就已經爬上了駕駛樓子,速度相當驚人。

    我們四個順著纜繩,也爬上了貨頂。這車不是掛,就是普通的拉菜車,所以安全系數還是很高的。

    但是可能是為了節約成本,車后面的菜摞的比較高,打眼一看就知道是超載了。所以我們幾個得一直抓著固定菜的繩子,要不然隨時都有掉下來的可能。

    車開的很快,所以風也比較大,吹得我們根本睜不開眼睛,我們趴在菜堆上也沒什么心情說話。

    “噔噔噔噔!”車開出去不到半個小時,我的諾基亞響了。

    我費了吃奶的力氣,才把手機從褲兜中掏了出來,低頭一看是小寶哥打過來的。

    “啥事,快說!”我按下了接聽鍵,語氣非常沖,因為我現在是一個手拽著繩子,感覺十分吃力。

    “你們現在在哪呢?”小寶哥也沒墨跡,快速的問道。

    “我們正往市里走呢……”

    “你們先別回市里了,二彪那邊有信了……”小寶哥接著說到。

    “愛有信沒信,我們不干了……”說完我啪的一下掛掉了電話。

    不一會,我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喂,我告訴你昂,我們不干了,你們太不講究了,給我們扔苞米地里一晚上,沒凍死我……”我頂著風,嗷嗷亂叫道。

    “你們不能回來,張哲小寶還有老鬼現在已經往b市趕了,但是如果等他們到了,那二彪肯定跑了,所以你們現在必須回去找二彪問出力濤的下落……”這次說話的不是小寶哥,而是劉永。

    “愛咋地咋地,我們肯定不回去,你們辦事他讓我心寒了……”我現在已經下定決心,死活不能再回去了,危險不說,環境還惡劣,這回是睡苞米地,下次不一定睡哪呢……

    “你這孩子怎么還聽不懂好賴話呢……”劉永有些無語的說到。

    “你還有事沒,沒事我掛了,我這個跟你說會話,嘴里飛進倆蟲子……”我沒說謊,風實在是太大,我這一張嘴就覺得有啥玩意灌進來。

    “事成后,我再送你輛車……”劉永沉默了一會緩緩說到。

    “啥車?你要是整個破夏利糊弄我可不行……”我一聽劉永要給我車,立馬就改變了主意,眨巴著眼睛問道。

    “五十萬以下,隨便你挑……”

    “哎,行吧,你的真誠打動了我,不是車不車的問題,主要就是你這份真誠,我決定再回去一次……”我覺得條件差不多了,委婉的答應道。

    “二彪地址我給你發短信,你們盡快去……我怕慢了他就跑了……”

    “好!”

    說完我就掛掉了電話,然后沖著司機的方向喊道:“師傅停車!”

    “嘎吱!”

    司機一腳剎車,貨車猛然停住。

    “艸,過來拽我一把!”由于慣性,劉瑞一腦袋就插進了菜堆中。

    我跟孟亮趕忙把劉瑞的腦袋從菜堆中拽了出來。

    “這開的好好的,你剎車干jb啥……”劉瑞二話沒說,頂著滿腦袋菜葉子直接撲向了司機,跟個潑婦似的上去就要撓司機。

    “你們喊得停車,我才停的……”司機看著劉瑞的模樣也有點打怵。

    “誰喊得,我咋沒聽見……”劉瑞依舊不依不饒。

    “我喊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說完,劉瑞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司機,眼睛轉了轉。

    “他喊就停啊……”劉瑞沒搭理我,接著沖司機喊道。

    “小兄弟,你想干啥……”司機看明白了,劉瑞就是過來找茬的……

    “你把車錢退給我……”劉瑞想了想說到。

    “那不行……”

    “你給不給我,我這腦袋都讓你給射菜堆里了,你給不給……”劉瑞拽著司機的衣領喊道。

    “給……給……”司機真的讓劉瑞給嚇唬住了,連忙掏出我給他那三百塊錢遞給了劉瑞。

    劉瑞接過三百塊錢,滿意的揣進了兜里。

    “這人生處處是智慧啊……這也行!”楊松看著劉瑞一臉崇拜的樣子說到。

    “這簡直就是碰瓷新高度啊……”我跟孟亮還有元元同樣目瞪口呆的看著劉瑞。

    我們幾個下了車后,司機頭都沒敢回,一腳油門就竄了出去,可能是怕劉瑞再訛他點啥吧。

    “咋還下車了,咱們去哪啊?”沒聽見我打電話的楊松問道。

    “固陽縣二道溝子村5組18號……”我拿出手機,看了看劉永發給我的短信說到。

    “這又是啥地方啊!去這干嘛啊?”楊松一聽這個地名就直接崩潰了。

    “找二彪……劉永說二彪就在這……”

    “啥玩意,還找二彪?你不說不干了嗎?”楊松張個大嘴問道。

    “……我覺得吧,做事得有始有終……”我尷尬的解釋道。

    “劉永是不是又給你啥好處了……你自己密下了是不是?”楊松異常機智的問道。

    “怎么可能,我是那樣人嗎?你這是質疑我的人品我告訴你!你要是不想去你就別去了!”我一本正經的看著楊松,越說越激動。

    “真沒有?”楊松小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我問道。

    “沒有……愛信不信!”說完我假裝不樂意大步流星的往前面走去。

    “哎呀,你看你這人,還當真了,我就是開個玩笑……”楊松看見我生氣了,連忙跟著跑了過來。

    “這演技,我給滿分……”劉瑞在后面摸著下巴評價道。

    “我懷疑葉子原來是不是就這么忽悠我的……”元元也感嘆道。

    “對啊,沒準劉永給咱們一百萬,葉子自己密下五十萬,不行!我得過去問問……”說完劉瑞跟元元也追了上來。

    h市,百樂門迪廳內。

    “boss指令下來了,怕那幾個孩子應付不過來,讓咱們三個去一趟b市……”小寶哥手里拿著一份地圖,對著張哲還有老鬼說到。

    “二彪位置確定了嗎?”張哲抬頭問道。

    “差不多,昨天晚上到現在,我讓葉寒他們藏的手機的位置沒動過,要么他發現手機把手機扔了,要么他就是把錢藏在了這……”說著小寶哥拿出兩部手機遞給了老鬼還有張哲,然后接著說到:“這上面可以顯示二彪的位置,你倆隨身帶著……”

    “咱們什么時候出發?”張哲接著問道。

    “帶上人還有家伙,現在就走……”

    “一起走嗎?”

    “一起走目標太大,容易打草驚蛇,咱們分開走……”小寶哥考慮了一下說到。

    “好!”張哲點頭。

    “咱三都去?”老鬼有些詫異的問到。

    “恩恩,boss說都去。”小寶哥點頭。

    “艸,你倆過去就得了唄,我跟著摻和啥,賭場那頭事還挺多的呢……”顯然老鬼不太樂意去h市。

    “這事你得跟boss商量,我就是負責傳達……”小寶哥沉默了一下回到。

    “行吧,我給他打個電話……”老鬼站起來轉身走出了會議室。

    “艸,這點b事還非得讓我去,真不知道咋想的……”不一會老鬼罵罵咧咧的回到了會議室。

    “咋地?boss沒同意你的申請啊?”張哲笑著問道。

    “沒有,非讓我去……”老鬼松了松衣領搖頭說到。

    “行了,boss咋說咱就咋辦吧,走吧!”小寶哥站起身拍了拍老鬼的肩膀安慰道。

    隨后三人分別上了三輛車,開往不同的三個方向,但目的地只有一個:b市!

    ……

    下午三點,我們終于找到了那個所謂的二道溝子村。

    “接下來往哪走?”孟亮望著道路錯綜復雜的小村莊,有些無語的問道。

    “我去問問路吧!”說完我就跑向一個正在放羊的老大爺身邊,笑呵呵的遞過去一根煙然后小聲說道:“大爺,麻煩你問你個事唄?”

    “啥事,說吧!”老大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看我的樣子也不想壞人,所以接過了煙聲音洪亮的說到。

    “我想打聽打聽咱們村有沒有叫二彪的人?”

    老大爺聽完搖了搖頭說:“沒聽說過這個人……”

    “那5組18號你知道怎么走嗎?”我又接著問道。

    “前面路口直走,最后一家就是……”老大爺伸手往前面指了指。

    “謝了啊,大爺……”

    “木事……木事……”老大爺擺了擺手淳樸的笑道。

    我們幾個順著老大爺給的方向,找了一戶人家。

    “進去啊?”孟亮站在路口望著眼前的小土房子問道。

    “等等,我給劉永打個電話……”我想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機給劉永撥了過去。

    “嘟!嘟!嘟!”

    “喂,我們到你給我的地址了,是一戶人家,你確定二彪在這?”劉永見過電話后,我開門見山的說到。

    “你們等一等,雖然手機定位在這,但是我們還沒法完全確定二彪就在這……你們現在外面觀察一下……”劉永想了想說到。

    “好!”

    說完,我們在房子外面貓了起來,大概過了一個半小時左右,二彪穿著大褲衩子,就從房子內走了出來,急急忙忙的往廁所跑來。

    “呼啦啦!”

    我們幾個快步走了過去。

    “唰!”二彪聽見腳步聲后,回頭就掃了一眼,他瞇著眼睛看了半天,頓時認出了我。

    “看你媽了個b!”孟亮邁步就沖了過去。

    “嘭!”

    二彪拽開鐵門,轉身就要往屋子里面拍,但雙方距離已經很近,所以,他剛邁兩步,直接就被孟亮踹倒。

    “噗咚,噗咚!”

    我們直接將他按在地上,隨后不由分說,照著腦袋就是一頓猛踢。

    “大哥,別打了。”二彪在地上嗷嗷喊著。

    “草擬嗎的,要不是因為你,我們幾個能在苞米地睡一晚嗎?”劉瑞現在看二彪就不打一處來。

    “別在這打,給他整屋里去……”我雙手插兜,直接往土房子里面走去。

    孟亮他們駕著二彪跟在我后面。

    “你們誰啊!”寡婦看見我們進來后,大聲喊道。

    “別吵吵,沒你的事,邊上蹲著……”孟亮一把推到寡婦,低聲罵道。

    “大哥,別傷害她……”看見寡婦倒在地上,二彪連忙說道。

    “嘭!”劉瑞一拳懟在他臉上,皺眉罵了一句:“自己都這樣了,還有心情管別人?”

    進屋后,我們把二彪跟寡婦倆人一塊被綁在凳子上。

    “你是他啥人?”我坐在沙發上沖著寡婦問道。

    “……我……沒啥關系……!”寡婦渾身顫抖,腮幫子打顫的問道。

    “沒啥關系,他住你家?”我又問道。

    “他給我錢,我讓他睡……”寡婦依舊低著頭回到。

    “呵呵,姘頭唄?”楊松說到。

    “對。”寡婦抬頭瞄了一眼,趕緊點了點頭。

    “行了,沒你啥事了,邊上瞇著。”說完我站起身走向了哆哆嗦嗦的二彪。

    我從褲襠中掏出在苞米地里從矮個男子手里搶過來的手,咣當一聲拍在桌子上,然后看著二彪問道:“知道為啥找你不?”

    “我艸,你把這玩意藏褲襠里,你不怕走火啊?”劉瑞看見我掏的動作瞬間無語。

    “我關保險了,別bb,我這研究正事呢……”我煩躁呵斥了一句。

    “還知道保險……”劉瑞傻逼呵呵的自言自語道。

    二彪聽見我倆的對話,瞬間直了,愣在原地。

    “說話啊,知道為啥找你不?”我拿敲了敲二彪的腦袋問道。

    “知道……知道。”二彪連忙點頭。

    “力濤在哪?我問道。

    “小兄弟……不瞞你說,我不知道力濤在哪,我就是想騙點錢花……”二彪連忙說道。

    “真不知道?”我看了看二彪的眼睛繼續問道。

    “小兄弟,天地良心啊!我真不知道他在哪!我倆都好久沒聯系了……不信你看我手機……”二彪豎起三根手指,扯脖子喊道。

    “撒謊!”我沉默數秒,隨即沖孟亮說道:“你給我整把菜刀去……”

    “好!”孟亮轉身就往廚房走去,不一會拎著一把菜刀遞給了我。

    “二彪,你不地道啊,看我們幾個小就想糊弄是不是?”我拎著菜刀看著二彪說到。

    “沒……沒……”

    我一把扯過二彪的右手,直接將他的手按在桌子上,隨即一刀直接釘在右手旁邊,刀鋒歇刮著手臂,當場劃出小口,泛出鮮血。然后我看著二彪,惡狠狠的說到:“我還告訴你了,我是不會用,但是菜刀我用的很明白!”

    “小兄弟,我真不知道力濤在哪!”二彪身體劇烈顫抖,晃悠的桌子叮當直響。

    “草擬嗎,還不說實話……”說著我又舉起了菜刀。

    “大哥,大哥,別整,別整……我求你了,我錯了,我不知道力濤在哪但是,我知道賬本在哪……!”小鐸拽著林軍的褲腳說道。

    “在哪?”我手中的刀沒有放下,接著問道。

    “在……就在順達賓館……”

    “草擬嗎,還耍我!”說完我干脆的喊了一聲:“3!”

    “大哥!我真沒有……賬本是力濤給我的……他讓我放在順達賓館1501的……我真沒騙你……真的……!”小鐸嗷嗷乞求著。

    “2!”我再次喊了一句,直接就要剁下去。

    “賬本真的就在1501的床底下,我真沒撒謊……!”二彪接著喊道。

    我看了一眼二彪,隨后放下手中的菜刀,然后繼續問道:“為啥放在1501?”

    “我跟于祥的人約在了1501房間,時間是10點,力濤告訴我賣給他們……”二彪腿肚子直哆嗦的應道。

    “嘭!”劉瑞上去就是一腳,隨即罵道:“為啥賣給他們?”

    “大哥……我也不知道啊……這都是力濤讓我干的……”二彪聲音顫抖的說道。

    “救你的那個人是不是力濤?”

    “我不知道……我根本沒見過他……”

    “那你們怎么聯系?”我接著問道。

    “都是他給我打電話……”

    “錢呢,我們的錢你放在哪了?”

    “我放在外面的茅房里了……”二彪想了想說到。

    “你倆去找找……”我扭頭對著孟亮還有元元說到。

    不一會,孟亮跟元元拎著個錢袋子回來了。

    “少了兩萬……”孟亮走到我身邊低聲說道。

    我一大腳直接悶在了二彪的腦袋上問道:“草擬嗎,那兩萬呢?”

    “我給她了……”二彪顫顫巍巍的指著地上的寡婦說到。

    “你艸的是金b啊,一晚上花兩萬……”楊松瞬間無語,然后走向了寡婦問道:“金b,錢呢?”

    “在柜子了……”寡婦指了指大衣柜。

    “唰!”

    楊松翻開了找到了兩萬塊錢,然后扔給了我,我接過錢后轉身就準備走。

    “艸你媽的!你知不知道,因為你我在苞米地睡了一晚上?”第一個動手的是楊松。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