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我要成為超級傭兵王 > 34.用不著
    如果和她同路的話,被認識她的守衛發覺,這就是天大的麻煩了,這也克格不想和她順路的主要原因。

    但蜜拉貝兒那個蠢妞竟然透露了兩人去布雷爾的想法,更讓克格郁悶的是還主動邀請起了對方,梅薇思在這種情況下根本不會拒絕,估計正求之不得呢吧?當然立刻就答應下來了,蜜拉貝兒到是很興奮,根本沒有意識到隨著梅薇思的加入所帶來的危險。

    克格雖然對蜜拉貝兒的自作主張很生氣,但面對她也提不起任何怒火來,更沒有辦法去制止她!這讓他很是思考了一會,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會和蜜拉貝兒這個仇敵糾纏到一起的,估計也只有更深的仇恨才會讓兩人忘了原來的恩仇吧!但自己怎么會能容忍下她來呢?哎!這真是在考驗自己的毅力呀!

    三個人簡單收拾后匆匆忙忙的向北行去,雖然不知道所處的具體位置,但布雷爾就在正北的方向,一直向北沒錯的!而蒼藍河也不會讓他們迷失了方向。

    蒼藍河沿岸的肥沃原野是整個聯邦的糧食產地,在這里的居民生活相對的富裕一些,加上與魔獸山脈毗鄰,聚集在這里的冒險者眾多,就滋生了許多的盜賊組織,使這邊的路上一直不太安全。

    在第二天中午的時間,克格三人終于發現了離河不算太遠的驛道,但他對驛路的安全很不放心,只是把驛路做前行的參考,而且還想辦法離驛路遠一點行走。在黑梟傭兵團的時候,山炮海勒就給他講過布雷爾境內應該注意的地方,現在在人員如此單薄的情況下就要更加小心了。

    蜜拉貝兒在路途選擇的事上完全聽他的,自己也沒有什么主見,梅薇思好象對這邊的情況也有所了解,對這個選擇更沒有什么意見。

    實際上自從加入了梅薇思之后,在行路的時候提高了不少的效率,這是克格沒有想到的。梅薇思只是一名魔法學徒,連一級的魔法火球術都不會召喚,但卻可以使用一些輔助的法術,正是這些輔助的法術發揮了作用。

    比如她會一種零級的魔法——行走加速,這個魔法耗費魔力不多,但卻能利用風元素讓三人減少與空氣的摩擦,避免了更多的勞累,這自然就增加了行路的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就多走了不少。

    克格從來沒有接觸過魔法,原來也沒這個機會,但現在見到梅薇思施法后不由的對魔法有了一點點的興趣,但也僅限于興趣,因為他已經修煉出了斗氣。

    西維亞大陸上的職業者有一個永遠打不破的定律,如果一名武士修煉出了斗氣,那么他就再也沒有機會去學習魔法了,因為斗氣的凝練會和魔法核心產生嚴重的沖突,造成體內能量爆發,危及到修煉者的性命。反之同樣的道理,魔法師在修煉出魔法核心之后也沒有辦法再去學習任何武技了。

    但是有一個例外,職業者達到黃金的級別的時候,就有學會相反職業的功法的可能,當然這僅限于最基礎的東西,想要精通那是不可能的了!

    在梅薇思不斷的施法下,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在視線的遠方出現了一個比較大的村鎮,這讓三個人有一些躊躇,昨晚走的太匆忙了,身上的并沒有多少物品,蜜拉貝兒找到的食物也不夠堅持下面的行程,而現在所處的位置也需要進行確認,沒辦法之下大家決定到村鎮里面去解決這些困難。

    在臨近村鎮的時候,沿路的行人越來越多,目光不停的在克格三人身上打量,讓克格充滿了疑惑,不知道是為什么?但當他在一名年青的冒險者眼中看到了掩飾不住的愛戀時,終于明白了過來!原來他們都是在看自己身邊的兩位美女呀!

    這讓克格不由的妒火中燒——我這么英俊瀟灑怎么就成了陪襯的綠葉了呢?

    克格并不是對蜜拉貝兒和梅薇思搶了他的風頭感到難受,畢竟年青的男人身邊有兩個出類拔萃的少女,會大家不由自主的羨慕和嫉妒!他當然也喜歡讓別人這樣的誤會,但在這個時候以這樣醒目的方式到鎮子里面去,就有點不大適當了,所以還是稍微偽裝一下比較好。

    既然考慮到了這一點,克格就把自己的意思和兩個人一說,梅薇思沒什么太大的反應,蜜拉多兒卻就有點不高興了,把小嘴都撅了起來,沖著克格喃喃的說道:“以你這么講,長的漂亮還成了罪過了哩!”

    克格沒敢接她的話,只是扭頭撇了她一眼,但在心里卻回聲應道:“罪過到是不至于,但長的這么的禍國殃民,根本就是個惹事的根源!”

    本來想稍微偽裝一下再進鎮子去,但手頭并沒有什么可以裝扮的東西,蜜拉貝兒想讓克格自己進鎮子去打聽消息,但他心里對剩下的兩個人有點不放心,一是怕遇到什么危險,二是在他心里隱隱對梅薇思有一些戒備,這是從對方忽閃的眼光上感覺到的,所以他以現在危險不適合分開為由,把這個辦法給否定了。

    不過克格也是有一些壞心眼的,心中早就有了計較,原來他在逃亡的時候躲避和偽裝那是太平常的事了。隨時隨地都能找到裝扮的東西,只不過這些東西自己用起來沒問題,但這兩個女孩子敢不敢用就難說了。

    所以這事只能做了再說!不能說了再做!

    悄悄的打好了主意,正琢磨著怎么和兩個人說,這一琢磨的功夫沒想到竟讓蜜拉貝兒看出了蹊蹺,沒等到他說話蜜拉貝就發難了:“克格!你眼珠亂轉又想什么壞主意呢?”

    “沒有,我哪里敢打你的什么主意呀?我是在想辦法呢!你不要動不動就冤枉人好不好?”克格被說中了心事,連忙辨解道。

    “哼!”大概是想起兩人最近的經歷來,蜜拉貝兒難得的沒有繼續逼問他。實際上自從相遇開始,她就被騙了個實實在在,所以對這個小子的壞心眼深有戒心,對方神色不對她就立刻發覺了。

    梅薇思也沒有什么辦法,她只是個魔法學徒,連魔法師都不是,更不可能會變形術這樣聽聞于傳說之中的終極魔法,所以只在是邊上冷冷的看著兩個人斗嘴,已經擺明了對兩人的決定不會有什么意見。

    克格現在最糾結的是怎么讓兩個人聽從他的安排,雖然大家都是江湖兒女,但這兩個女孩子對自己的容貌還是相當看重的,別看蜜拉貝兒平時大大咧咧的,但真讓她往嬌嫩的臉蛋上抹一層亂七八糟的東西,估計難度不小呀!

    “實際上你們不用著急,我知道有一種在路邊很常見的植物汁液就能改善皮膚的顏色,你們要是沒什么意見的話,我在周圍找找看?”克格先撿著不重要的地方說,估計她們難以接受的地方就遮蓋了起來。

    沒想到說這個也不行,蜜拉貝兒直接就不樂意了:“克格!你怎么竟出這么壞的主意呀!讓我往臉上抹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為什么不抹呀?”

    “我不是沒你漂亮嗎?”還好克格在語言上算是跟的上,立刻借機捧了她一下,沒想到立刻見了效果,聽到這話的蜜拉貝兒雖然板著臉,但嘴角都彎了上去。

    見蜜拉貝兒還在陶醉之中,克格連忙趁熱打鐵向梅薇思說道:“現在四處都是危險,實在是沒有辦法,你也理解一下吧!”

    “我……沒什么意見!”梅薇思頓了一下回答道。

    兩個女孩子不同的性格克格就不同的對待,產生的效果還真的很不錯,這讓他不禁暗暗得意,但想到化妝的原料,心里不由的打了忽!要是被她們倆知道了,自己怕是就很危險了。

    克格本質上也不是什么大公無私的人,本人來說也是比較自私的,不想因為安全出了問題,才想出了這個辦法!本來這些事應該由蜜拉貝兒拿主意,因為她年紀大而且武技也最高,但現在來說什么事都要克格來操心,這讓他感覺蜜拉貝兒才是自己的妹妹,忍不住心中發酸,現在完全反過來了——自己才是那個應該被照顧的呀!

    既然兩個人都已經同意了,克格就在驛道周圍的荒地上找了起來,實際上他找的是一種非常普通的植物,叫黃絨草,這種草本身富含汁液,汁液乳白色而且非常粘綢,直接抹在人身上并不能起什么效果,不過加上一種東西就完全不一樣了!

    那就是人的尿液!

    這種方法是跟拉貢地區的小偷們學來的,而且他自己也經過實踐證明了,效果的確不錯,一開始他怕這個地方沒有黃絨草,但略微看一下,發現在這里這種植物比拉貢地區更多,所以壞主意就不由自言的冒了出來!

    離開了兩人的視線后,克格隨手扯了一把黃絨草,想找個地方弄碎它,但轉了一圈也沒有合適的地方,只找到了幾片大的灌木葉子,于是把黃絨草扔到嘴里嚼碎了放到葉子上,看了看沒人注意,一泡尿就撒了上去……

    結果自己的水量太大,沒辦法只好又加了點黃絨草,反正是弄的稠稠的,拿起來就想弄回去,但一股撲鼻的騷.味直奔鼻腔而來,醺的他難受!看樣子是這幾天上火了呀!哎!克格忍不住的想到,但這樣也不行呀!只能又又找了點黃色的三色堇花朵扔了進去,用花的香味隱隱遮住了異味,總之是弄得味道怪怪的。

    拿回來蜜拉貝兒一看,就叫了起來:“這是什么呀?怎么這個味?”

    “黃絨草加三色堇汁,這個能讓皮膚變的略微發黃發烏!”克格面無表情的回答。

    他不會想到,在過了這件事之后,他總結出在他的一生里,此時此刻才是他一生當中最危險的時候,隨時都有可能被暴走的蜜拉貝兒一腳踹到天上去。

    “這個顏色容易去入掉嗎?”梅薇思也比較好奇,在旁邊問道。果然!在這個時候女人都是不可理喻,她們關心的問題往往出人意料。

    “沒問題!這東西連洗都不用,不到兩天的時間就會慢慢消失。”克格拍著胸脯說道。

    “你可不要騙我,要是出了問題,我可決不會饒了你呀!”蜜拉貝兒雖然見克格說的斬釘截鐵,但總是感覺心中隱隱不安,就威脅著嚇唬他。

    “你這么漂亮我能下得去手嗎?這東西要真的對你們有所損傷,我就跳到蒼藍河里淹死!”這個時候口氣可千萬不能放松,要不就前功盡棄了。

    “哼!你做了那么多壞事,上回蒼藍河怎么沒淹死你呀?再說……”蜜拉貝兒斜了他一眼,大概是想到自己也是被他救上來的,沒有再說下去。

    克格解釋了半天,但兩人還是有些遲疑,這讓他的后背都急出汗水,忍不住催促到:“你們要是再不抹,天都快黑了!”

    蜜拉貝兒扭頭問梅薇思:“怎么辦?相信他不?”

    梅薇思心思纖細,感覺蜜拉貝兒這話自己不好回答!你們倆個相處的時間長,你都不清楚,我又怎么知道呢?但從和蜜拉貝兒的接觸來看,明顯對方并沒有別的意思,所以也只能輕輕的點了點頭。

    剩下的事就好說了,兩個人都強忍著異味,在自己裸露的皮膚上涂上了薄薄的一層黃絨草的草漿,然后在太陽下靜靜的等草漿干透后,輕輕的撫去了上面的草屑,黃絨草的功效也顯現出來了。

    現在站在克格面前的兩個人面色臘黃,好象長時間營養不足的顏色,有些地方還因為粘稠的汁液干透后緊縮了皮膚,使有的皮膚上面起了一點細細的皺紋,雖然模樣一樣,但好象直接老了有二三十歲,讓人根本不能想象蜜拉貝兒和梅薇思原來風華絕代的模樣。

    克格見還有些破綻,又用了一點黃絨草汁把兩人的衣服弄的臟惜惜的,頭發也弄的亂蓬蓬的,經過這么簡單的一弄,還真的沒有了原來的樣子了,雖然兩個人還在撫摸著臉,擔心黃絨草的汁液能不能洗下來,但看上去卻和風塵仆仆旅人沒什么區別了。但還是有一點應該會吸引不少路人的眼珠,那就是蜜拉貝兒高聳的胸脯了!

    把兩個人弄的差不多了,克格自己也略微裝扮了一下,但是卻沒有去用那個黃絨草汁,這讓蜜拉貝兒不停的用眼瞅著他,讓他感覺有點發毛,最后還是蜜拉貝兒忍不住問他:“克格,你為什么不用那個草汁呢?”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呀!

    但是并難不倒他!克格假裝看了看剩下的草漿,冷冷的說道:“不夠了!”

    “那你為什么不再去弄一點!”蜜拉貝兒緊問不舍。

    “我……用不著!”實在被逼的沒辦法,克格只能耍無賴。

    “你!”蜜拉貝兒被他的回答氣的夠嗆,也感覺到有點不妥了,跟在他的后面向驛道走去,盯著他的后腦勺真想狠狠的給他一下,但考慮到自己現在臉上的樣子還是咬咬牙忍住了。

    </br>

    </br>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