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我要成為超級傭兵王 > 正文卷 301
    但是,異變驟然發生!

    “雷森,你知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嗎?”

    克格難以置信地看著對面,那具傀儡的身形竟然在嘶吼當中擴大,霎時間,本來與克格身形相仿的傀儡,竟然變成了一座大樓一般大!

    “砰!”

    “噗,好快!”

    克格心中怒吼,沒有想到在最后關頭,傀儡能夠爆發出來這么強大的力量,這一點左丘晉鵬和淳于達兩人都沒有和他說過,其實兩人沒說也是正常,畢竟打斗需要克格親自歷練,若是兩人先說了,只會讓克格無法成長。

    “我就不相信,你的身軀能夠堅硬過我!”

    克格滿懷著希望,直接與那傀儡揉上,雙方就好像兩只野獸一樣,直接用肉體相撞激戰,但是克格最終還是敗下陣來,原因很簡單,克格的身軀雖然可以媲美傀儡,甚至還可以超越,但這并不全面,五臟六腑還是比較脆弱的!

    “可惡,這么下去,我的內臟遲早會被震成肉醬!沒有辦法了,只要與傀儡拉開距離進行游斗了。”

    克格依仗著戰斗經驗躲開了傀儡的進攻,隨后飄雪過池短暫爆發,瞬間與傀儡拉開了距離,本來克格也想要用如影隨形的,但是傀儡的破綻較少,而克格也還不熟練,因此只能夠作罷。

    “威壓對傀儡沒有用,因為傀儡并沒有靈魂意志,并且如此高強的防御,只能夠用那幾招了。”

    克格一邊沉吟一邊閃躲,最終找到機會便開始使出了元罡三十六劍,連綿不斷的劍勢,自從克格領悟了罡劍天元之后,就愈發首尾相連,讓人找不出破綻。

    “噼里啪啦……”

    一陣雷鳴聲響起,克格有些緊張,以為傀儡又發生了什么異變,但是讓克格呼出一口氣的是,傀儡只是用了招式襲擊過來,但是并沒有發生實力增強的變化。

    “一劍西來!”

    克格身上雖然中了雷擊,但是沒有用,克格只是隨隨便便用劍一揮,便將那些雷電之力揮散出去,當元罡三十六劍的勢頭積累到了極致后,克格便開始發動雷霆一擊。

    一劍西來就好像金剛鉆一樣,鉆進了那傀儡的身體里面,不過讓克格臉色發生變化的是,那傀儡竟然沒有被洞穿而過,這讓克格心中一緊,因為有一絲不妙的感覺閃過。

    果然,那傀儡龍行虎步,倏忽間便將克格雙手滑過,克格的手腕一疼,手中的無劍便只能夠脫手而出,目光閃爍,克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吼吼吼……”

    果然,和克格預料當中的一樣,哪怕傀儡身上嵌入了無劍,那傀儡也不會將無劍據為己有,甚至連使用都不會,當然,若是傀儡真的敢將無劍據為己有,克格絕對會偷笑,因為那樣子的話,傀儡反而會被無劍所害。

    “絲華!”

    克格立刻弄出了力場,在力場當中,傀儡的速度減慢了許多,克格配合飄雪過池和風中柳葉,很快就再次與傀儡拉開了距離,這一次,克格的臉色更加凝重,因為他覺得,傀儡似乎又有什么變化了。

    第十層,殿堂當中。

    “淳于達,你說克格能否挨過傀儡的最后一擊呢?”

    “你問我,我問誰?對于他,你算是最清楚的,這個問題你應該問問自己才對。”

    左丘晉鵬聽到了淳于達的話,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說什么,事實上,在左丘晉鵬的認知當中,克格是能夠通過考驗的,只不過可能會將克格弄得捉襟見肘罷了。

    此時回到蟲洞當中,四周圍非常黑暗,克格并不知道這里是哪里,但若是克格知道后,勢必會被嚇一跳,因為這里便是塔界投影的第十一層,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滄皇盟的高層都知道,罪龍一族的先祖,事實上能夠將投影全部投射而來。

    “小子,這傀儡已經到了最后關頭,你若是能夠堅持的話,那么它就只能敗了,但若是你不能夠挨過去,那就輪到你敗了。”

    雷森的話語在克格腦海當中回蕩,克格知道這是關鍵時刻,否則的話,雷森不會親自出聲提醒他,心中一個激靈,似乎被冰塊刺激到了一樣,克格竟然有些擔憂。

    “這是什么,為什么我會如此心悸?”

    “這是侵靈之風,你小心一點,這是傀儡身上最好的陣法了,不過若是你能夠挨過去的話,煉神絕對能夠變得更加穩固。”

    克格聽到這話上,就知道雷森已經盡力了,呼出一口氣,克格開始冷靜面對,陣法的攻擊終于襲來了,傀儡也消失不見,運轉煉神,克格覺得有些頭暈。

    忽然,銀色光輝閃爍,所有的侵靈之風竟然都消失了,這讓克格更加吃驚,他什么時候有這種能力瞬間化解呢?

    “不好,怎么會有這么渾厚的靈魂能量?”

    克格感受到腦海當中的靈魂能量,心中一動便想要去吸收,但是當他的靈魂開始蠢蠢欲動的時候,卻發現銀色光輝已經汲取了八成靈魂能量,這讓克格幾乎郁悶得吐血。

    “克格,我要加入他們的爭奪當中,接下來若是有什么意外,恐怕是幫不了你了,還有,你就不要攙和進來了,這些能量雖然都是純粹的靈魂能量,但是對于你來說,你吸收了有害無益!”

    克格聽到雷森這么說,心中仍然有些疑惑,不過想到之前的侵靈之風,一來是被銀色光輝擋下,二來侵靈之風的確有些詭異,克格也只能悻悻然放棄。

    但是魔劍意志和雷森卻是不怕,對于他們來說,銀色光輝能夠吸收的東西他們怎么不能吸收?

    深呼吸一口氣,克格緩緩站了起來,與此同時,眼前忽然有一道光影,克格想要去詢問一下雷森這是什么東西,但是才忽然想到雷森不能夠被打擾,無奈之下,克格也只能去看一看那光影是什么。

    “咦,沒有想到竟然會是一件防具,唔,原來是一件頂級帥兵?”

    克格有些驚奇,他沒有想到,瞌睡的時候竟然有人送來了枕頭,不過克格卻是不知道,事實上這并不是一個巧合,而是第十層當中的恐怖存在,依據克格的戰斗,從而得知克格的弱點,進而獎賞可以彌補克格弱點的工具下來而已。

    當然,這些事情克格是不知道的,激活了帥兵上面的陣法,克格立馬在在上面留下了靈魂印記,同時元力印記也留在上面,若是有人想要搶奪克格這件裝備,卻是有些困難了。

    “很好,不過不知道左丘他們的獎賞又會是什么?算了,這都不關我的事情了,我還是趕緊離開這里先吧!總覺得這里有點陰森……”

    在克格一步邁出,躋身進入了那蟲洞當中后,原本漆黑無比的環境當中,竟然明亮了不少,仔細一看,在第十一層當中竟然還有十數道身影,但是這些身影都看不太真切,可能都是一些化身罷了,并非是真身。

    當然,這并不是說沒有真身存在,若要說有,最左邊的那個便是真身在此,倘若克格還在這里,一定能夠認出來,此人便是那安霄任!

    “有了帥兵的防備,我應該能夠無視一些攻擊了,但還是需要小心,畢竟帥兵只是一些普通元臨境修者使用的,真正的天才,一般都用上了更好的武器。”

    克格得到了一件異寶之后,心中并沒有一點自滿,有的只是滿心的歡喜,對于他開說,再好的異寶也只能增加保命能力,更重要的還是自己實力以及境界。

    “戰斗,果然讓我進步神速,但更多還是煉神和天座十二的功勞,才沒有過去多久,我元臨境初期的桎梏竟然開始蠢蠢欲動了?”

    克格得到了好處,也來到了殿堂當中,看著周圍那些修者不可置信的面容,想來也是,三人在同一天就通過了測試,而且還是第一次就通過,的確讓有些人關注。

    “我們走吧?”

    “嗯!”

    左丘晉鵬的提議,得到了克格和淳于達的贊同,三人便尾隨著百廷離開了殿堂,只見得來到了一處類似后院的地方,虛空之中出現了蟲洞,伴隨著一道道類似閃電在竄動的白線,那些白線克格三人并不知道是什么,哪怕連百廷,也是不清不楚。

    “好了,你們只要通過這個蟲洞,便可以回到天中島的中心城鎮了。”

    “天中島的中心城鎮?”

    克格忽然一愣,他與公西改等人早就約好了,不管最終有沒有通過塔界,都要在塔界外面匯合,但是現在一聽,似乎要被傳送到那中心城鎮去?

    “不錯,怎么,你們有什么問題嗎?”

    克格被百廷這么一問,便與左丘晉鵬兩人相視一望,現在倒是有些難辦了,不過好在天中島的中心城鎮,與塔界之間的距離也不是太遠,因此就算克格三人出去了,還是能夠趕得及過來的。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那你們就去吧!”

    百廷一陣發力后,克格三人竟然感覺到一股微風吹來,化作了三個防護圈罩在三人身上,三人心中雖然驚奇,但是都明白,這是必須弄的,否則以三人的境界,若是直接進入這種蟲洞,勢必會被撕毀。

    “聽說這里面有元皇境強者布下的警戒,為了就是防止有不法之徒強行闖入塔界投影,如果沒有了身上這個光圈,恐怕會被警戒當成是侵入者滅殺吧?”

    三人跨過了蟲洞,隨即都感到強而有力的力量迎面而來,別的不說,若是元丹境修者在此的話,立馬都會被四分五裂,所幸能夠來到第十層的人,都是一些驚才艷艷之輩,對于這些看似危險的威脅,實際上并沒有多少傷害力。

    “看一看,瞧一瞧咯……天中島最新出場的系列異寶,能夠在緊要關頭救你一命嘞!”

    “客官,客官,這是嫂子吧?真是美若天仙啊,不過出門在外總得小心一些,您看看需不需要買點裝備保護保護?別的不說,買了我們的東西,那元師境強者出手都需要好好掂量掂量啊!”

    “……”

    克格聽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吆喝聲,實在沒有辦法與腦海當中的想象對比,要知道在克格的心中,對于家鄉總有一些看重,又或者是覺得自己的家鄉應該會與眾不同,然而現在看來,天中島與天土也沒有多大的差別啊!

    “咦,奇怪了,前面好像發生了什么事情?”

    正當克格三人想要找機會與公西改等人匯聚,但是忽然,他們竟然在大街上看到了奇怪的事情,只見得一個奇奇怪怪的人,竟然盤腿坐在地上,而周圍有一些人不斷拳打腳踢。

    “的確,這人的裝扮聞所未聞,竟然光頭,光頭也就算了,身上穿的那是什么?”

    淳于達也是有些不了解,但是如果有其他界的人在此,勢必能夠認出男子身穿的是便是袈裟,克格瞇著眼睛看了許久,始終都看不清楚男子在做什么。

    “請問一下,你知道發生什么事情嗎?”

    一名路人被左丘晉鵬攔下了,不過當左丘晉鵬微笑著詢問后,那名路人竟然很是憤怒,隱隱約約將自己的氣勢爆發出來,想要讓克格等人知難而退。

    不過當一邊的淳于達冷哼一聲后,這名路人面露驚色,原來是淳于達用了一絲元力融入了聲音,使得那名路人知道眼前三人的恐怖。

    “其、其實是這樣的……那個自稱是僧人的家伙,平白無故便出現在了大街上,我們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來,但是他好死不死,竟然去管別人的閑事,所以現在正在被別人教訓呢!”

    聽到修者這么說,克格明顯有些猶疑,心中卻是不大相信,至少覺得路人話中隱藏了許多事情,果然,當克格三人相互商量的時候,別的路人卻是開口說話了。

    “哼,真是胡說八道!三位前輩,你們可不要聽信小人之言,其實是有人強搶民女,甚至做出橫行霸道的事情,這些作威作福,經常魚肉鄉里的修者,其實早就已經可以去死了,只不過畢竟是有名家族的人,尋常人招惹不起啊!”

    克格聽著別人的補充,終于明白了孰是孰非,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是如此,當然,要不是隨著兩名路人的爭吵,引來了更多人的指責,克格三人還真的不太敢相信呢!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