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正文卷 第568章 卷云幻月一劍傾天
    第568章卷云幻月一劍傾天

    “嘎嘎嘎!死到臨頭居然還能笑出來,你這卑微者,現在還拿什么和我斗,滅亡吧!”

    鐵羅王口中,噴射出的狂虐之音是另一種,似乎就是雙方對話的魔尊,那龐大身軀走出的每一步,都將地面下沉十幾丈,幾乎可以踏裂昆侖。

    他忽然感覺,這個人族有點憨乎乎的,總是神通驚為天人,但是三番五次笑個渣渣,幾乎還包含蔑視、猥瑣,只能給自己增添更多憤然,從而輸出更恐怖的威能。

    巨大魔爪化為血紅,一下凌空擊出,將經過虛空徹底碾碎,看似緩慢卻迅疾無比,帶著兇焰濤濤拍向陸寒。

    動用無上法則,打造出適合自己的領域,任何對手都是螻蟻,當一身被禁錮,抬手都必須耗費全身修為,那什么來斗?

    幾萬軍團非常亢奮,他們的鐵羅王竟然如此恐怖,以往只是敬慕威名而已,此刻才堪比大魔神般偉岸,忍不住很像狂呼,對面那個人類真的太渺小,直接可以忽略掉了。

    甚至可以預判,那人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在暴擊下徹底粉碎,或者會生不如死,被主帥用各種手段折磨,神魂顛倒不死不生。

    八千丈……五千丈……三千丈……那巨爪遮蔽星辰,連雷罰都屏蔽,帶著毀滅狠狠拍下,在那個人族仍舊笑呵呵的表情中,摧毀星辰直搗天庭。

    轟隆隆!

    紅芒驚天動地,一擊而碎滅百里,神仙大羅也要尸骨無存,鐵羅王渾身纏繞兇神惡煞,猙獰的面孔露出痛快無比的神情,似乎已經解恨報仇了。

    “破!”

    “啊?!”

    然而一個聲音,從自己頭頂豁然出現,徹底擊碎鐵羅王臆想,更導致他臉色狂變,瞬間感覺如墜寒淵,因為有一道更加恐怖的彌天巨掌,和自己出手同時拍下。

    血色和黑暗中,電光縱橫飛舞,但也無法和那道璀璨大手媲美,就在千丈規模的巨掌之上,一個身影仰天站立,倒背雙手恢弘自如。

    陸寒渾身纏繞電芒和銀紋,似乎才從古籍里走出,每逢拍下十丈,其氣息便增大一分,當下方鐵羅王驚駭欲絕,避無可避的時候,他的氣息和境界,早已遙不可及浩瀚難當。

    鐵羅王猛地轉身,他似乎已經伸出茫茫星辰,在這一擊落下時,自己瞬間渺小無比,有種茫然如塵沙之感,頭頂降下的更像是一輪圓月,給他自己指明方向。

    “我不信!”

    “這不可能?!

    兩個聲音狂呼中,情急應變只能硬抗,狂吼聲聲里就從身體內分出一個身影,這片世界已經群魔亂舞,到處充滿吞噬和暴躁,魔尊虛影現世。

    四個碩大頭顱左右擺動,頸部掛著一串骷髏項圈,三只利爪鋒芒畢露,那猙獰比起鐵羅王更加兇惡百倍,氣息渺渺而深沉,帶出殘暴霸滅的味道,兩大古尊同時仰頭怒叫。

    轟咔……嘣嘣!

    天劫也暴怒了,在下方的一個個身軀,早就該私欲雷霆里,為何此刻這般強悍,就連界面法則也無法摧毀?

    黑云積壓萬丈,每道電蛇都有大腿粗細,在旋渦中匯聚成通天雷柱,惡狠狠的接連三道,盡數向下方鎖定的生物轟擊而去,兩大一小都難纏逆天。

    雷柱犀利而不朽,炸開黑云炙熱壯烈,每一根都長達數里,電光閃耀可淬滅山岳,就那樣帶著暴怒,僅僅慢了銀紋巨掌半籌。

    鐵羅王仍然在駭絕,他這尊化身,已經被催動到極致,施展出的法則禁斷神通,出額度自己無人能解,那為何這個人族直接超脫?

    那似笑非笑……此刻他才豁然驚醒,原來這人族狂傲的背后,果真包含全部實力,一具碾碎中列將,四大列將繼而又遭暴殺,此刻的一掌,堪比天塌蒼穹落,他似乎瞬間失去了信心,若非有契約魔尊在此。

    陸寒也曾經執掌一方,大戰中屠滅修士千萬,為了生存無法留情,何況面前這些異類,動輒血跡數不清的生靈,或者毀滅一切,所過之處寸草不生,他豈能留情放過。

    面對轟擊的雷柱,厲芒中射出一股無情,所謂天道不分黑白,誰人還將其尊崇,只要神通在手,休想隨意放肆。

    只見他左手在頭頂一劃,頓時凝練出一片片無形銀花,朵朵盛開萬般純潔,從上到下接連疊加,更顯的萬法無窮妙術巔峰,接著就是寂滅之音汩汩回蕩,那大手卻已經拍下,無情無我碎斷古今。

    陸寒看見,無論魔尊虛影和鐵羅王,都在剎那間臉色狂變,似乎已經看出,自己這一擊里面,到底蘊含了多少玄妙神則,但是已經晚了。

    兩道雷柱也緊隨其后,轟隆隆砸在他們身之所在,之發現有鱗甲碎飛血霧噴射,不甘的悶吼在低空奔騰,百里疆域盡數崩滅,整塊大陸都差點沉淀。

    每次轟鳴聲,都能震碎一次耳膜,沒到炸崩都把青天裂掉,一道沖擊波,就可掀起千丈浪濤,只有時光和空間法則才能消磨掉殘威。

    幾萬大軍驚駭如斯,或許早就訓練有素,即便不知鐵輪王生死,大陣仍舊快速運轉,立即釋放出三層醇厚光幕,表面紫氣翻騰,似乎還很莊嚴,帶有幾分先天浩蕩的感覺。

    這軍陣法幕,就能阻擋蒼元境凌天猛擊,沖擊和震蕩都被隔絕在外,陣容完整無可撼動,異族的強悍果然非同尋常。

    咻!咻!

    正當陸寒凝視數萬軍團,爆裂余威中有微弱邪芒,分為兩團向不同方向飚射,眨眼間就竄出十里,再一閃更多達三十里,瞬移的速度讓諸神都能汗顏。

    “果然不死!給我鎮!”

    這一擊,堪比大尊后期,就是為了滅殺兩人,已經僭越界面法則兩重,看那雷柱直搗黃龍便可證明非凡,但鐵羅王和魔尊,果然還有其他秘法。

    只見那兩道邪光,一個是黑紫厲芒,拳頭大小的晶塊被裹在內部,雖然黯淡卻有生機。

    另一個是血色漫漫的紅球,僅有雞蛋大小,后面帶著長條狀的紅尾巴,逃竄中也不乏威嚴,似乎比晶塊狀態好些。

    前者正是鐵羅王,當異族的修為達到上玄,生命元核就會進階為‘元晶’,法則難以容納更龐大的法則真元,元晶的硬度,就算他一劍也難以斬開。

    后者更加不凡,竟然屬于魔尊元神,當境界達到一定程度,魔界強者就可在本源之外,另外打造一個附體,以備危險所需。

    但本體一旦有難,甚至神魂皆滅,這繼承七成記憶和修為的元神,就可繼續修行,同樣可達真魔界被印上烙記,此后神往無比。

    但,這并不能成為活命的理由!

    陸寒雙手一合,就見無比璀璨銀芒從中爆射出來,并且迅速延伸,可以跨越光陰和時空,直接到達百里外,所過之處盡數化為炫彩,內部凝結成爽,玄陰之力神奇無比。

    正在逃跑的兩道光芒,忽然發現速度滿了,頭頂銀輝閃動,似乎身處一片星辰之間,面前不知何時,一輪殘月攔在那里,縱然有些悅目,但卻堪比鋒刃,充滿無度危險。

    鐵羅王驚叫一聲,魔尊的紅球也上下竄動不已,但在無法向前,那種滅亡前的恐怖,只有經歷者才會知曉,刺耳叫囂聲直達荒天。

    “你不能殺我,本尊上祖是真魔界三十六尊王之一,若他的嫡系后裔有所損失,你休想在渡劫成功,心魔一關必然遭到他老人家本體降臨,不如……”

    嘣!

    只見不知從何處,忽然多出一道銀色天鏈,閃耀著燦燦流芒,毫無征兆狠狠打在紅球上,將魔尊元神咯嘣脆的轟碎,這元神可比不得元晶堅硬。

    那道銀鏈又一閃而逝,只留下無比莊嚴的神圣氣息,似乎漫天星華都是此物所賜,暗含無窮法則,可覆蓋一切至陰屬性。

    “我……我……!”

    鐵羅王憋屈幾聲,終究無法說出什么,那魔尊變成前車之鑒,廢話多死得更快,但是他同樣擁有最強后臺,本體所達天崩地裂,區區一具化身,并無太大損失,反而更激怒圣界橫掃八荒的意志。

    “告訴你,吾叫陸寒,任而本體如何猖獗,只要敢踏進這個界面,都會同樣下場,此地不容侵犯!”

    隨后,就有一只銀紋小手,驀然在鐵羅王元晶頭頂伸出,閃電般快速撈下,將其凌空捉住,縱使掙扎不甘,也終究只是落為笑柄,根本無法逃脫,因為頃刻間出現的法則,就連其本體都會忌憚如斯。

    “來吧,給我看看你們人族的神通巔峰,三息時間后本尊自我消亡,這個元晶能破了嗎?”

    夠雕,死到臨頭還呼呼拉風般的強橫,鐵羅王無法動彈,僅憑強大意念就能傳達消息,他也的確有這個實力和資本。

    “聒噪!”

    這兩個字,宛若炙熱中陡降冰晶,可以傳達萬度深寒,手掌反轉間已經霜寒如淵,一團凝練出的銀火,迅速覆蓋了元晶,又如同一團星華,開始徐徐綻放。

    滋啦啦……!

    “這是什么鬼東西?絕不可能有如此強的陰屬性?你到底是誰?你究竟來自哪里?你不是……啊!”

    十萬個為什么剛開始,就轉眼變成凄厲慘叫,僅僅一息時間剛過,陸寒眉宇間那只豎眼,打開并早生殘月,并射出一縷精芒,直接洞穿元晶,開始再次搜魂。

    那雙瞳里,似乎蘊藏著一對星空,無窮深遠和浩瀚,幾乎能吞噬任何東西,可上倉玄可達九幽,玄陰之妙無法無窮!

    “殺了他,開陣!”

    “發泄怒火吧,用最猛烈的方式報仇!!”

    “該死的好狠毒啊,為了諸位大王,我們戰死不退!”

    嘣嘣嗡!

    遠方,軍團怒嘯長空,目睹所有將帥盡數隕落,那種驚駭堪比星辰猛砸,但畢竟是幾萬人,氣勢絕非一尊戰將可比,幾經喧囂便扶搖直上,仇恨烈度幾乎空前。

    三層防御光幕的后方,一座座法陣快速開啟中,黑霧裊裊紅煙翻騰,黝亮的刀身,寒光的長槍,以及半圓形紅色鐮刀,都閃爍陰冷幽光和犀利,如山海飄飄匯聚著推進。

    進!

    進!

    攻!

    暴虐的海洋五顏六色,每一座法陣屬性不同,重重疊疊固若金湯,號角異常嘹亮,天鼓轟隆猛烈敲擊,這幾萬人的氣勢堪比十大正尊。

    “我只所見,比你們勇猛何其萬倍,比爾等壯哉何其千翻,那又如何呢?”

    陸寒臉色一冷,不計死活的狂撲,只是為減少資源消耗做貢獻罷了,更不可能問鼎大道,死則死矣萬事皆休,那就成全了這些蠻貨。

    那把玄陰之劍,在當空輕輕顫動,它的主人如臨四海,也向前大步走來,每走一步都斬出一劍,無盡鋒芒直逼萬陣。

    首先就有上百道劍氣,全部轟擊在第一層光幕上,沒有特殊光彩和氣勢,便已經切割出無數道切口,彼此摧殘中直接破掉。

    “合陣!擊!”

    龐大軍陣隨機應變,第二第三道詭異的合攏,后方又重疊出一層更厚實的仿佛大陣,集結萬人的法力,果真非同尋常,那些銀芒劍雨落在其上,竟然堪比雨落天湖,濺起銀星萬千就徹底消失。

    很好!

    轟!

    同時,一道道強光,如火炮怒叫般,在軍陣中傾力打出,那里面有長刀破空,也摻雜黑槍奪命,更包括百噸鐵石兇悍砸來,無所不用其極。

    密集陣巨炮?

    就連陸寒也突發興趣,要不要打造一支這般大軍,十萬鐵騎無比恢弘,一擊可破九穹。

    ‘給我爆!’

    一聲厲喝炸在當空,他其會吧劣等宵小的手段放在眼中,他是陸寒,一個實力被局限在身體上的道君,諸般彪悍都是過往煙云。

    若換了任何上玄境大尊,可同時對陣幾十上百個化神修士,但這個數量翻越幾十倍的話,可以把任何強者當場耗死,不跑才是傻子。

    但此刻的陸寒,身后已經凝聚出一尊法身,似乎可達天庭,那股絕塵般的意境,是這等下方任何修士都終生仰望的,硬抗純屬自取滅亡。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