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修真小說 > 醫路坦途 > 正文卷 642 還是胭脂好聞
    而當盧老和張凡,剛打開腹腔的時候,一股子撲面的熱氣噴了出來。

    手術中,腹腔的打開必須是按照一層一層有規有律的打開,皮膚是皮膚,肌肉是肌肉。

    所以當打開肌肉露出腹膜,然后用剪刀剪開腹膜一個小口的時候,熱氣直接噴了出來,大壓力,小破口,氣體散發著熱量的其他直接噴射了出來。

    就如破了口子的氣球一樣,破損的邊緣顫抖著噴灑出了熱氣,或者就如一個月子娃娃吃飽以后,抖動著嘴唇,噗嗤、噗嗤,吐口水玩一樣。

    這股子熱氣帶著點滴的液體,噴到張凡臉上的時候,因為口罩的緣故,味道還未被鼻腔接觸到的時候,眼睛首先就受不了了。

    澀、酸澀,想流淚。就在眼睛抗議的時候,這股子味道終于進入了張凡的鼻腔。

    說實話,聞過這種味道的人,這輩子都忘不掉,強烈刺激性還帶著體溫的氣體,直接掛在了鼻腔的粘膜上,甩都甩不掉。

    酸中帶著臭,臭里面還帶著一股子脂肪和肌肉腐爛的味道,直接就是沾著臭豆腐的壞雞蛋一樣。

    什么熏魚、什么毛雞蛋,什么臭豆腐,這些東西在這個面前,都是弟弟。

    硫化物、氰化物,脂肪**、蛋白**,幾乎所有的刺激性味道都摻雜在了一起。

    而且這股子氣體還是潮濕的,帶著溫度的,就如一個萬年汪汪汪一樣,終于談了一個對象。

    終于走到了接吻的地步,結果對方嘴一張,一股吃了臭豆腐帶著爛牙的臭氣,夾雜著紅腐乳味道的舌頭伸了過來。

    可怕的是,你還不得不含著這個可怕的舌頭去吮吸。

    等激情過后,剩下的就是惡心和后悔,能把指頭塞進嗓子眼去嘔吐的惡心,能把自己的臉扇腫的后悔。

    張凡現在就是這個情況。惡心的味道如同爛舌頭一樣,賴死賴活的要死命的鉆進張凡的鼻腔。

    而且溫熱的液體粘在張凡的臉上,直接能微微感覺到一種蟄痛感。

    “快,擦拭一下!眼睛都熏瞎了。”張凡第一次在手術中如此的狼狽,真的恨不得趕緊有自己的手去擦拭臉上的難奈!

    這個時候別說張凡了,就連巡回護士,特別是麻醉醫生,都差點吐出來。因為在開腹腔的時候,麻醉醫生特意伸頭看了過來。

    他哪里是張凡和盧老這種各種氣味鍛煉過的人啊。撲面的氣味,麻醉醫生直接如同咽了什么不可描述的東西一樣,想掏不能掏,想吐不能吐,臉都被這種難受給弄的變了型狀。

    如同看門老狗一樣,壓著嗓子低沉的發出一股股威脅聲,呃!呃!呃!估計他的舌頭都在嗓子眼里面打了結。

    當巡回護士給張凡擦拭的時候,張凡都恨不得把頭塞進人家的懷里,這個時候,張凡終于體會到脂粉味還是能讓人接受的。

    護士打開空氣凈化機,消毒味道終于占了上風后,盧老和張凡繼續開腹。

    打開整個腹腔,單老頭的胃腸就展現在了他們的眼前,盧老盯著單老頭的胃腸道,眉頭都皺了起來。

    金、木、水、火、土,華醫把人體的各大器官歸屬成為一種形象的代表。

    有的人說,這玩意不單指一個器官,也有人說著是臆想。其實不然,華國醫療界的老祖先們在這個領域,說實話非常的厲害。

    在身體膚發不可損的年代,其實就有醫生偷偷的做著人體解刨的事情。不然,古代的皇帝怎么一個一個都知道護腎呢?

    這說明,當年他們不光解剖成年人,還曾解刨過孕婦和胎兒。

    西醫直到幾百年后,電鏡發明了以后,組胚學建立后才發現,喲!腎臟原來和睪(a)丸是孿生的兄弟。

    而胃腸,在人體中其實是非常漂亮的。五谷雜糧納入其中,在胃腸中吸其精華,舍其糟粕,功能強大,而且胃腸的顏值在人體中也是很漂亮的。

    真的就如現代的小鮮肉,脫衣有肉,穿衣有型。脫了衣服滿身的肌肉疙瘩,穿上衣服滿臉的膠原蛋白。

    只要是健康鮮活的胃腸道,都是粉粉嫩嫩的,慢慢的非常有節奏的蠕動著,一波一波。

    外層掛著如同絲紗一樣的外衣,健康紅潤的膚色。

    如同古代夏天的貴婦一樣,穿著絲紗緩緩的扇動著手里的檀木香扇,覺對會讓人忍不住的去親昵一下。

    健康的胃腸道異味其實幾乎是沒有的,因為這個玩意從口腔到肛門,人家是全封閉式的,有也是一種好聞的油脂味道。

    一般人都認為胃腸臟、臭,其實一般的人也只有在餐桌上見到這些胃腸道,臭、臟是因為收拾這些東西的廚子沒上心。

    慘白的組織中參雜著米黃色或者屎黃色,然后撲鼻的一股大糞味道,這絕對是廚子沒上心。

    后廚中常規的清洗,一般都是放點玉米面粉增加摩擦力的,如果你曾今吃過帶著米黃色的下水,那么這玩意絕對是因為沒洗干凈。

    好些人愛吃肥腸,其實說實話,味蕾,特別是人類的味蕾很是奇葩的。

    單純的香味是無法讓味蕾興奮的,只有復合型的味道才能讓味蕾興奮且把這個味道傳送給大腦,讓大腦記憶。

    所以,大腸做的好的,是不是混雜著糞便的味道呢?這個事情有待考證。

    單老頭的腹腔打開后,不說盧老皺著眉頭,就連張凡都快成了三角眼了。

    原本應該是粉嫩的腸道和胃體,直接就不能讓人直視。

    粉色雖然還是占了主體,可這個粉色就如水筆缺了水一樣,顏色極淡,都快成了脫色的水彩畫。

    而且還有大片大片的灰黑色。就像患了皮膚病的老男人的頭部,頭皮上長者癩瘢,癩瘢上面長者白黑摻雜的毛發,隨著頭皮的抖動,這個黑灰的毛發如同要進入人的眼睛一樣。

    而且,這個癩瘢還隨著胃腸的蠕動不停的流著灰色的膿液冒著氣泡。

    直接就如夏日的化糞池一樣,糞渣子伴隨著未消化或者是肉肉的蛔蟲一樣,在胃體表面翻騰著沸騰著。

    超級膈應,能膈應到讓觀察者恨不得上手趕緊把這個癩瘢給他撓破一樣。

    “外膜破損了沒有,外膜破損了沒有?”當看到這個情景的時候,盧老皺著眉頭緊張的問道。

    “沒有,沒有!”張凡也顧不得難受了,雙手,輕輕的塞入這個讓人毛骨悚然的胃部去探查。

    癌癥,單純性的癌癥不可怕,早期發現,早期切除,其實問題不大。

    可這個玩意可怕的是,早期不能輕易被發現,等發現的時候幾乎都是晚期。

    而且,特別是腹腔中的癌癥,一旦發現有腹水,怎么樣打開的腹腔,只有怎么樣把腹腔閉合,至于癌組織,醫生動都不敢動。

    因為這個時候,動人家,就是讓患者加速死亡!

    癌癥可怕的就是這個玩意會傳播,能從血液中傳播,還能如同蒲公英一樣,從上位器官把種子撒在下位器官上。

    而胃體的外膜一旦破損,癌因子絕對會隨著分泌出來的液體傳染到整個消化道。

    所以,當張凡小心的探查后,告知未觸及破損的時候,盧老冷汗都下來了。如果一旦破損,神仙下來都沒辦法了。
日赚800只用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