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玄幻小說 >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來著不善
    軒轅昰,想到了當初他和歷劫帶著沈衣雪的真魂進入修真界尋找她前世軀殼時候,最開始遇到的那些人,手中的武器就都是黃金珠玉制成!

    想明白這一點,軒轅昰終于可以確定,他會來的這個地方,絕對是那神秘少年有意為之。

    可是,對方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過現在實在不是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后面又有人涌了上來,舉著各式各樣的武器,朝著軒轅昰圍攻!

    軒轅昰頓時就陷入了混戰當中,搶過了武器就灌注內力,橫掃一片,沒有武器的時候就涌拳頭,將那一群人打得哭爹喊娘,鬼哭狼嚎!

    而這,還是軒轅昰不想傷人性命的后果。

    這些突然冒出來的,大多都是一些普通人,全仗著手中的武器,一旦失去武器,又沒有了陣法對于自身加持的優勢,在軒轅昰的面前頓時就變得不堪一擊!

    這個道理,還是軒轅昰后來才想明白的。

    現在的軒轅昰,從這群人當中一路沖過去,再折身返回來,三進三出之后,這條翠玉鋪就的街上,就是一片人仰馬翻。

    十字街口,另外三隊人的武器散發出各色光芒,將那一道七彩光芒壓制下去之后,也發現了這邊的異常,于是三隊人全都蜂涌而來,頓時將軒轅昰的四周圍了個水泄不通!

    “你究竟是什么人?”最先沖到軒轅昰面前的那人,尖嘴猴腮,瘦長如同一根竹竿,簡直可以用形銷骨立來形容,雖然難看了些,卻高昂著頭,如同一只驕傲的大公雞,儼然是這一群人的頭領,還問了軒轅昰一句:“你是何人?”

    當然他問歸問,軒轅昰卻是懶得回答他。回答他的,是軒轅昰的拳頭。

    軒轅昰一拳就朝那人砸了過去,那人早有防備,偏頭避過,手中的一根黑黝黝的狼牙棒就朝著軒轅昰掄了過來!

    那狼牙棒上彌漫這一層淡淡的黑氣,勁風呼嘯而來,軒轅昰身子朝后一仰避開,同時手中的腳就跟著踢了出去!

    那人被軒轅昰一腳踢中,倒退三步總算是穩住了身形,隨即朝著左邊的人吩咐道:“去查,去查他的接引人!再去請二長老來!”

    立刻有人應聲離去,剩下的全都朝著軒轅圍了上來。

    那人看著軒轅昰,手中的狼牙棒再次砸過來,同時口中又問道:“你究竟是什么來歷?接引人是誰?”

    二長老,也就是說,最少還有個大長老存在,只是不知道這個名為極樂間的地方,還有沒有三四五長老,一共有幾個長老。

    軒轅昰一邊見招拆招,一般急速思索著回答了對方一句:“我的接引人?你的意思,就是帶我前來的人?”

    那人問歸問,手中卻是不停。只是他方才吃了軒轅昰一拳,心中有種本能的畏懼,因此手中的狼牙棒施展起來,也是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少了氣勢。

    “廢話!”他楞了一下,提高了聲音道,“沒有接引人,你能進來?”

    “哦,你是說,帶來前來此地的人么?”軒轅昰略一沉吟,道,“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眉心還有一顆青色的珠子……”

    他將在無名之地遇到的神秘少年的模樣形容了出來,然后就死死盯著那人的神情變化,希望能夠看出一絲端倪來。

    既然那神秘少年能夠在六界輪回盤中推那一下,就將他推到這個叫做極樂間的地方,自然就與這個地方有著不為人知的關系。

    然而,那人卻聽得一臉茫然,倘若不是太會掩飾,就是從未見過軒轅昰所說的神秘少年。

    不過以軒轅昰的推測,后一種可能性更大一些。想必那神秘少年,即使與這極樂間有關,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不是這些小嘍啰說見就能見到的。

    那人楞了片刻,突然就惱羞成怒起來:“胡說,根本就沒有這樣一個人!”

    軒轅昰繼續胡說八道:“莫不是你記錯了?這極樂間每日里人來人往,你記不住一個半個的,也很正常。”

    不過這一次卻立刻穿幫:“簡直一派胡言!每日來到這里的人,都是在接引人引薦之后,又通過層層考驗,我怎么可能不記得?”

    說話的時候,那狼牙棒上竟陡然泛起一層淡淡的黑色光芒,如同黑色的霧氣一般,就連氣勢也跟著暴漲!

    軒轅昰心中一突,知道這套話算是失敗了。他倒也不怕,因為他本來就沒有打算善了。

    不過卻還是不死心地追問了一句:“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你豈不是要吃不了兜著走?”

    那人冷笑一聲,不肯再同軒轅昰廢話:“我看,吃不了兜著走的人,是你!”

    這里的街道雖然華麗奢侈,都到了以純金銀和玉石鋪地的程度,然而卻并不算寬闊,此刻這二三百人都擠做一團,看著來勢洶洶,然而實際上軒轅昰真正面對的,也就是四周的十幾個。

    其他的,都被擠在了外圍,想要擠進來都難。

    軒轅昰的武器搶一件用一件,用一件斷一件,斷一件扔一件,扔一件就再搶一件,不過一轉眼的工夫,四周除了一圈鼻青臉腫的人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就是無數的斷刀殘劍。

    “再來!”軒轅昰的目光一掃,就落在了早已多到人群中間的那個為首的瘦高竹竿,“說你呢!”

    那瘦高竹竿一個激靈,一時間竟是不知該不該從人群的層層保護當中走出去面對軒轅昰。

    軒轅昰的彪悍驍勇,方才他們可都是有目共睹的,這才多長時間,他們這一方,至少被打倒了七八十個!

    而再看軒轅昰,卻仍舊是面不改色,就連呼吸都一如之前的穩!

    打倒了這么多人,難道他就不累么?

    軒轅昰當然不累!

    倘若在正常的域界,一下打倒這么多人,肯定也是要消耗體力和內力的,然而這里是極樂間,在陣法的加持之下,軒轅昰根本就不覺得內力被消耗。

    他看著四周圍了一圈,卻沒有一個敢上前的人們:“若是沒有再上來的,那我可要走了!”

    說完這話,他就朝著十字街口的方向走了一步,圍著他的那些人,幾乎是下意識地,齊刷刷地退了一步。

    就這樣,一方前進,一方后退,小心翼翼,氣氛緊張間,軒轅昰硬是走到了這條翠玉街道的牌坊之下。

    四座牌坊仍舊散發著光芒,在半空當中交匯,變成了十分古怪的一團,讓人根本看不清楚上方的天空。

    這極樂間的上空,也不知道是否有天空。

    軒轅昰下意識地抬頭去看那一團錯雜交織的光芒之外的天空,然而看到的卻只有一片黑暗混沌。

    現在是晚上?還是這個極樂間的天空就是如此?軒轅昰無從判斷,也就不再去想。

    他頓住腳步,正要再奪武器,卻不料背后竟再次有聲音傳來:“站住!”

    軒轅昰聞聲回頭,只覺得眼前一道黃色的光芒一閃,緊跟著勁風撲面而來!

    他暴退兩步,手臂一伸,徑直將那躲在人群當中的瘦長竹竿抓了過來,當做盾牌就迎了上去。

    那瘦長竹竿根本就沒有想到,隔著兩個人軒轅昰竟然也能夠抓到他,本來因為來人出現而生出的喜悅還沒有完全綻開,就化作了極度的驚恐!

    “二長老,我我,是我,小算子!”人在半空,手舞足蹈,伴隨著一陣陣的干嚎。

    有人感覺到,半空中似乎落下了“雨滴”,帶著尿騷氣的雨滴,正落在他的鼻尖上!

    半空當中的瘦長竹竿小算子身下,頓時被人閃出一片空地來。

    小算子的之哇亂叫,終于是引起了來人的注意,黃色的光芒一頓,如同一條靈蛇般,瞬間將小算子攔腰卷起,朝后一帶。

    軒轅昰也趁機看清楚了來人的,五十左右的老者,三角眼,頜下一縷花白的山羊胡,人在半空當中,花白的須發根根向后飛揚,更顯得他整個人氣勢凌厲,卻又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陰森之意。

    老者手中,一根土黃色的長鞭泛著黃色的光芒,正將那瘦長竹竿放下,就與軒轅昰的目光在半空相撞!

    來者不善!

    這是軒轅昰的第一感覺,這個老者,比起周圍這些圍攻他的人,實力強悍的不是一點半點!

    他回頭看了一眼那四座牌坊的中央,卻再沒有熟悉的七彩光芒從地磚之下冒出來,一片平靜。

    倘若那一道七彩光芒當真是沈衣雪的七彩混沌之氣,怕也是遇到了某些麻煩,一時半刻不得脫身。

    這讓軒轅昰更加堅定了要速戰速決的想法。

    不過他也不敢大意,上前兩步,彎腰,將方才瘦長竹竿被他拋出去的時候掉下來的狼牙棒撿了起來。

    入手竟是沉甸甸的,有些分量,上面仍舊是神秘繁復的紋路,氤氳著淡淡的天地靈氣。

    此刻,那山羊胡老者,也正一邊打量著軒轅昰,一邊低聲朝那瘦長竹竿吩咐著什么。瘦長竹竿畢恭畢敬地聽完,似乎猶豫了一下,被老者警告般地瞪了一眼,就一溜煙地小跑著離開了。

    軒轅昰將那狼牙棒舉起,遙遙指向山羊胡老者,內力瞬間灌注其中,蓄勢待發。

    山羊胡老者微微瞇起了眼睛,不動聲色地握緊了手中土黃色的長鞭。

    兩個人的目光在半空當中交匯,碰撞,一瞬間濃郁而無形的**氣息彌漫開來,讓周圍的人同時心中一凜,齊齊退開,竟是騰出了一片空地來。

    山羊胡老者沒有開口的意思,軒轅昰自然也不會同對方廢話,手中的狼牙棒緩緩舉過頭頂。

    只是,還沒有等他這一棒掄出去,就感覺雙臂陡然一沉!

    而那山羊胡老者卻似早有預料,手中土黃色的長鞭趁著軒轅昰愣神的一瞬,猛地劈了過來!
日赚800只用10分钟